苏晓康: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

Share on Google+

【按:郑也夫好文,最独家的是这一句:“中国当下的统治集团遇到了一个人类历史上罕见的问题,就是特权阶层中高比例的子孙坐江山的欲望弱化,取而代之是移居海外的愿望。”这让我想起一个古人,南唐李后主,以及他的亡国之音,于是就用他最悱恻的一句做题,梳理一下盛世跌坠的剪影。】

壹、两个婆婆

老佛爷垂帘听政酿出京师屠城大祸,这厢另一个“婆婆”陈云,细思恐极,深觉江山有废倾之虞,定调“还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接班比较放心”,开启太子党权力来源。

但是这班八旗子弟要接这江山社稷,又谈何容易,一上来便生兄弟阋墙故事,薄熙来不是骂习近平是“汉献帝”吗?这个典故他用得太妙了,江泽民恰好是那个董卓,于是徐才厚(李傕)周永康(郭汜)二人也正好配对,一个军委副主席,一个政法委书记,左右夹持胡锦涛,如此董卓这厮才能从1989年一口气足足干了二十五年,一句“闷声发大财”,让党和国家皆彻底腐败、烂掉,这个政权才走出“六四”屠杀合法性危机。

贰、薄二哥

2012年薄熙来没有“革”成谁的命,他自己反而被“革命”,其政治效应,跟1971年的“温都尔汗”坠机,大有异趣。林彪“叛逃苏修”,薄不仅“腐败”还“谋杀洋人”,两案在民族主义话语中的紧张,皆颇可玩味。锁国时代“副统帅”投敌,有惊天烈地的宣传效果,俘虏民心不在话下,却连同杀伤政权合法性,也赔上了毛泽东神话“天纵英明”;而这次中南海回避薄自诩毛传人,置以“杀外国人”的重罪,赔上的恰好是太子党集团名誉,那是下一拨接班人,其合法性严重跌损,民众视之跟当年的林彪一样,是“黑心狼”。与此同时,中国基尼系数接近0.5、人均4000多美元,在国际上意味着一个动荡期的来临,中国出来两句话:

全世界已经到了29和33
中国已经到了89

1929年美国股市大崩盘,引发世界经济危机,其后果包括1933年希特勒在德国上台——这个历史,在2012年的中国,意味着什么?

2012年中国正在崛起,难道是比拟纳粹的崛起吗?

89则是对中共很不祥的数字,自然直指它的执政危机。

但是有人分析:

——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出希特勒,眼下到处都腐败,就更不可能,出了也让老百姓把他赶下去;
——中国出现的专制,肯定是土的,水平低的,是中国专制主义加一点现代化;
——这个土的,不会是“Hi,希特勒”,也不会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

显然,有看走眼的成分,也有惊人的准确。

叁、狗崽子

按照前文的梳理,“我们自己的子弟”里最后轮到习近平,他虽并非薄二哥骂的“汉献帝”,却是一个心理上戟伤颇重的主儿,落了心病的人当皇帝,实非民族之幸。坊间都知道他的父亲,是个蒙冤很重的陕北老汉,习仲勋被打倒16年,耳朵被打聋,话说1976年夏天在河南洛阳,一个年轻朋友陪老汉喝酒,老汉一杯酒下肚,想起两个生死不明的儿子,悲从中来,两只大手捂住脸哭,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一个老人这样哭,一个像我爷爷般年纪的老男人在哭。没有声音,只有泪水,嘴唇在颤抖。这场景,如今想起来,我都浑身战栗!我当时被惊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老爷子,竟然不知道给他拿毛巾擦脸。’

原来老汉的儿子习近平,十岁时就成了狗崽子;后来文革爆发时他13岁,说了几句牢骚话,就成了现行反革命,被关押,又挨斗,戴铁制的高帽子,他妈妈齐心就台下坐在着;后来他逃了又被抓进“少管所”劳动改造,老汉又为此痛哭不止……这都是那个毛泽东作的孽,今天中国人已经忘记他了,可是他们想不到,有一个忘不了毛泽东的人今天来统治他们了,毛泽东住在此人心里头,而且他从小受毛的罪却偏偏也要当毛泽东,这就是他落下的病。

肆、红二代

2013年建国日,北京有一个太子党聚会,毛泽东前秘书胡乔木之女胡木英昭告众人,她与习近平谈了一小时,其言可视作一篇《红二代宣言》:

1、江泽民对于腐败极力纵容,甚至怂恿;胡锦涛对腐败闭目塞听,默许放纵。以致今天腐败已经发展到万民怨恨的程度。如果没有力挽狂澜的措施,“亡党、亡国”就不仅仅是一个警告,而会变成现实;
2、我们的父辈,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经历千难万苦,才创建了红色政权。有人把我们叫作“太子党”,我坚决反对;有人把我们叫作“红二代”,我觉得恰如其分。我们“红二代”对红色政权的感情才最真挚,最深刻;我们“红二代”才是红色政权的继承人;
3、那些被叫作“官二代”的傢伙,多得像蝗虫,拼命啃食我们的“红色政权”,就是他们不负政治责任的腐败搞得民怨沸腾。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退一步,就是前苏联命运那样的万丈深渊,甚至比前苏联还惨。“红二代”必须形成一个共识,即要高举反腐败的大旗,进行清党,对败家子官员要大开杀戒。只有这样才能舒缓民怨,才能避免“亡党亡国”。

伍、中国梦

坊间还流传另一个版本的《太子党纲领》:

——“绝不做亡国之君”,必须“重整山河”,整顿官僚队伍,重新确立党的优良传统,恢复马列毛信仰,挽狂澜于即倒;
——要记取苏联亡党亡国的历史教训,绝不做戈尔巴乔夫,致使在历史转折关头,竟无一人是男儿,无人救党救国;
——停止继续批毛,否则会天下大乱;
——坚决反击普世价值和宪政道路,夺回意识形态阵地的领导权主导权;
——我们手中的这个政权,是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控制了巨大的财富,即两个一百万亿(100万亿国有资产和100万亿现金),国家主义主导的“中国模式”已经成功,下一步要开疆拓土、资本输出、万方来朝,完成一系列战略举措;
——到2021是两个一百年:建党一百周年、从毛到习一百年,实现GDP人均从6000美元达到12000美元、经济总量从五十万亿人民币翻到七八十万亿,接近美国,坐稳世界老二的位置,国力军力超过当年苏联,成为东半球老大,并正式开始G2格局下的中美共治,这就是中国梦。

陆、十种思潮

然而中国乱哄哄的,不是别的,而是思潮,据说有十种之多:

1、最左翼的,以乌有之乡为代表,主张回到文革的、用毛的阶级斗争思想重新解释今天的,说毛当年发动文革,说的资产阶级,就是刘邓,没有说错嘛,证明文革是合理的,这是极左;
2、标准的左派,主张斯大林式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被改革开放30年扔掉了,至今仍然非常有市场,想卷土重来。社科院的马列主义研究院副院长程恩富为代表,他们的试验田,就是重庆,也包括政治学所房宁,以及崔之元等一批从美国回来的左翼;
3、左翼的第三支,可称中左,就是张木生提出的新民主主义,背后支持他的政治力量,是穿着三星上将服的刘源;
4、中左还有之二,就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代表如高超群关于温和的国家主义,不管主张什么主义,现在中国就是要工业化,然后可以慢慢解决两极分化;
5、一个特别中间化的思潮,以笑蜀代表,提出“四不”:不授人以柄、不冒犯官方意识形态、不挑战官方的政治正确、不挑战官方合法性;
6、中右,有两种,其一以《炎黄春秋》等为代表的党内民主派,如谢韬、杜导正、李慎之、李锐等,认为党要救,条件是变成一个民主主义的党,以党内民主开始实现国家的民主过程;
7、中右之二,是秋风为代表的儒家宪政;
8、标准的右派,就是宪政民主和普世价值,通过政改来实现,他们不主张革命,认为社会动荡不好;
9、第九和第十个,是两个极右派。第一个主张以革命实现宪政民主,认为中国已在革命前夜;
10、主张革命的还有另外一派,说革命的结果,不是宪政民主,而是回到民国,1947年的宪法。

举一个思潮的例子,《中国改革》杂志社长、自称“中右”的李伟东认为:

一、北京拼命向全世界在鼓吹“中国崛起”,纽约时代广场的大视频广告,兜售“中国模式”,然而实际上她已来到一个动荡期,革命前夜;
二、中国一夜之间达到“人均4千美元”,而西方往左走了二十年,搞福利主义、社会主义,走不下去了,开始往右转;
三、中国经济权贵化、资本化,政体僵化,天怨人怒;
四、新兴通讯手段,互联网迅速发展,民智大开,愚民政策走不下去了;
五、两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王朝周期见底,皇权专制也走不下去了;
六、转型四种可能:官方主动改革、左转、右转、拖着,第四种最坏。

柒、双百万亿

中国突然在全世界变得最有钱,是一个更直接的现实:

100万亿的固定资产,100万亿的现金储蓄,中国政府是一个双百万亿的政府;今年的GDP大概50万亿多一点,人均4500美元不到;
50万亿中,这年的财政收入,政府拿到超过25万亿以上;
这25万亿,包括13亿的税收,3万亿企业上缴利润,共16万亿;
再有接近3万亿的罚没收入、3万亿社保基金、2至3万亿的灰色收入、土地出让金2、3万亿;
中国政府变成全世界第一有钱,
它可以拿出7、8千亿去维稳,去强制弹压民间…。

捌、改革

还有改革开放吗?改革死了吗?

2018年岁尾中共煞有介事高调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一种“伪改革”还冠冕堂皇地活在主流话语中,企业家、知名党内外知识份子,仍在谈“改革经”,如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就不断提出重回“改革开放”年代,他甚至提出要保卫改革开放,他希望开明专制,不触动一党执政的基础;再如中国知名法学教授张千帆,在一篇《超越改革开放—中国法治40年进步与局限》一文,摆出不少当下问题,但在文末称“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都有实质性改善,唯独选举权四十年原地踏步”;另一位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也在《改革40年,中国社会需重聚共识》一文中,谈得跟张千帆大致一样。这在外面的人看来,几乎言不及义,离现实相去颇远,于是台北一家网络新媒体《上报》刊文说:

中国主流公共知识份子对于未来何去何从,对于改革开放一词的定义充满了乡愿心情。这个乡愿,说现实点跟体制是不谋而合。体制忽悠你说,坚持改革开放,然后这些主流公共知识份子说保卫改革开放、重回邓时代。笔者想问的是,这些公共知识份子难道都忘了邓时代的改革开放恰恰造成了今天中国社会的全方位扭曲吗?市场机制缺陷,法治不彰,这就是问题本身,为什么还要回到问题根源邓那里呢?这还不包括邓在1989年的巨大责任问题。

玖、五步控制世界

“太子党”出师不利,“走向海洋”,在南海造岛,被海牙法庭裁决败诉。中国新的“海洋战略”,背后是“政权保卫战”,因为网络上惊见公开信促习近平下台,列数其“集权而造成的前所未有危机”、“大搞个人崇拜,令文革回潮,知识分子寒心”、“港台政策进退失据,一国两制受阻”、“盲目出手刺激周遭国际环境,纵容北韩核试,导致美国成功重返亚洲”……

接下来的六年,是“少东家王朝”的试运行期,果然“全国山河一地鸡毛”:杭州G20峰会的超豪华接待,是万国来朝的迷梦,也是对习近平的造神运动;冰封房地产市场则是多标靶射击,既想维护金融稳定,又要为将来的房地产税征收运动关门杀猪;国税总局对地方税务政策出尔反尔的否定,对包括演艺界在内诛求无度的征敛;北京则对外来打工移民的打砸暴力驱逐;各地政府朝令夕改,强行拆除商家店铺的牌匾;外交上毫无理性地肆意撒币送钱,广交各种国际流氓,又因长期不遵守WTO而与西方交恶,应对美国贸易战则是幼稚园水平、色厉内荏;在所有领域全面恶化下,搞军改、造航母、闯公海,一幅张牙舞爪的国际牛二嘴脸,令海内外皆倒吸一口凉气,人们惊觉这就是当年的“重庆模式”,一个没有薄熙来的“红二代”政权,也是中共试图锁死中国的未来模式,大致是四步:

1、继续加强意识形态控制;
2、加大力度打击一切具有公民社会特征的组织性与非组织性力量;
3、进一步搜刮中高经济阶层,其中部分收益用以收买底层的安于奴役;
4、扩军备战,走军国主义道路,在政权面临严重危机时发动战争以解困。

2017年秋,习的十九大报告,长达三个半小时。电视里只有一个镜头:93岁的江泽民他坐在那里用放大镜阅读演讲稿,同时一直看着他的手表。

对于这个中共未来全球霸权统治的计划,西方根本没有人关注。习的计划有五个方面:

第一,2025计划,掌控全球10个产业,其中3个产业,芯片及硅片制造,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将使中国在21世纪里统治全球的制造业;
第二,一带一路,“一路”就是中国从丝绸之路开始扩张,把中亚那些重要的国家联系在一起,把伊斯兰教政治统一到一个市场中去,控制“世界岛”;“一带“,是在波斯湾、吉布提、南中国海,用海军、用港口控制世界岛屿,把沿途的主要港口都连接起来。
第三,5G网络;
第四,是金融技术;
第五,用人民币取代美元。

这个战略部署,是中国到2030或2035年,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

然而,西方看中国,是另一只眼:

毛时代积累起来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越来越少,
计划生育平均年龄越来越大,
大量烧煤炼钢的高污染增长模式走到尽头,
水和土地污染、雾霾的受害者是底层民众和中产阶级,
房地产泡沫因大量空置房而面临拐点,各级财务将断,
民众的相对被剥夺感高于任何时期,
体制的支持者越来越被掏空,
总之,廉价劳力和土地资源,这两项中国起飞的红利告罄,
当局曾非常依赖的物质资料不断增长的手段,正在消失,
美国各智库均提醒白宫:是应对中共崩溃的时候了。

拾、对决

2018年底加拿大扣押华为孟晚舟,标志西方开始阻击中国“工业2050”。

2020年5月白宫发布《美国对华战略》,全面遏制中国扩张。

然而,中国在春节前夕,已有一只黑天鹅降临,竟是“武汉肺炎”,并被习近平诡异操作,蔓延全球。

7月23日国务卿蓬佩奥发表讲话,终结尼克松“接触中国”的外交政策,称其为暴政,号召改变它。

至此,新冷战帷幕启动。

来源:作者脸书

阅读次数:4,5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