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ll

柏林墙的和平倒塌,决定性的因素是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这位伟大的领导人顺应历史潮流,把一个分裂的欧洲带进了和平统一。同时,东德领导人最后的良知和理性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11月9日,德国隆重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当天,德国首都柏林举行各种活动进行纪念,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内的多国政要出席。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如潮的人流从东柏林涌向西柏林、从东德其他地区冲进西德境内。横亘在东西方之间的铁幕被拉开,一个旧时代宣告终结。

在柏林墙倒塌25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德国总理默克尔这样说道:“这一事件向全世界昭示,梦想是可以实现的。柏林墙的倒塌向那些基本人权受到威胁的国家传递出这样一个信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柏林墙毫无疑问是一个邪恶的象征,甚至可以说柏林墙的修建简直是一个笑话。虽然它的名字“反法西斯墙”起得很美妙,但掩盖不了用来残酷对付本国人民的事实。在二十余年时间里,柏林墙边上演了一幕又一幕逃亡的悲喜剧。有的人成功逃脱获得自由,但多数人为了冲过柏林墙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对苦盼统一的德国人而言,柏林墙的倒塌,有人认为是意想不到的惊喜,也有人认为是水到渠成、顺应了历史的大势。不管是意外惊喜还是水到渠成,不可否认的是,柏林墙的倒塌没有流血。德国总理默克尔意味深长地安慰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听起来似乎很轻松,但事实上围绕东西德的统一,背后还是进行了艰苦的较量。

1989年10月9日,东德第二大城市莱比锡爆发了“我们是人民”的抗议活动。对此,东德媒体多数保持沉默,似乎什么事情都从未发生过一样。只有官方宣传部门表态:“西方媒体在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闹事”,“西方阴谋颠覆国家政权”,并呼吁群众“保持街道安静和社会稳定”。但官方的公信力已经丧失,多数民众不再相信官方的宣传。10月15日,东德首都东柏林呼应莱比锡,举办了反暴力音乐会;10月16日,参加莱比锡抗议活动的人数达到12万人,而这是一个当时不到50万人口的城市。第二天,在东德统一社会工人党政治局会议上,宣布昂纳克下台,新领导人埃贡·克伦茨承认,民主德国(东德)的局势到了“转折点”。23日,莱比锡抗议者达到30万人,其他城市的示威活动也此起彼伏。10月31日,民主德国经济专家建议放弃柏林墙。11月3日,民主德国打开了与捷克斯洛伐克之间的边境。11月4日东柏林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11月8日东德统一社会工人党政治局集体辞职。9日,柏林墙倒塌。

从10月9日莱比锡的抗议活动到11月9日柏林墙的倒塌,正好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东德统一社会主义工人党内部进行了激烈的较量。角力的焦点是:统一党领导人昂纳克是否下台、对抗议民众是否使用武力?

对垒双方的代表分别是持强硬态度的昂纳克和温和派的政治局委员埃贡·克伦茨。昂纳克希望保住权力,甚至在规划的1991年第12次党代表大会上继续保留总书记职务,为此,不惜以武力对付抗议者。而埃贡·克伦茨则要求昂纳克下台并采取温和策略对付民众。莱比锡抗议活动爆发的第二天,统一社会工人党政治局召开了两天的会议。围绕当前的局势进行了激烈的辩论和政治较量:

10月10日,10:00,统一社会工人党在中央党部召开政治局会议。政治局委员克伦茨和柏林市委书记萨博夫斯基(Schabowski)提出了一份议案:“为了保卫社会主义成果,必须采取一切手段。为此,党的最高领导人不改变是没有可能的。”该议案事先和国安部领导人米尔克、总理斯托夫及一些政治局成员商量过。昂纳克得知此议案后大发雷霆、企图阻止讨论该议案并威胁终结克伦茨的政治生命。但列席政治局会议的德累斯顿市委书记莫德洛夫建议对该议案进行讨论,因为他希望得到一份讨论后的局势声明,而且通过讨论让领导层明白局势的严重性。同时,国安部部长米尔克向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提交了一份关于最新局势详细的材料。在此情况下,昂纳克不得不同意进行讨论。

12:00,昂纳克宣布讨论正式开始。针对目前的局势,昂纳克强调,多数农民、工人和知识分子是一如既往拥护党的方针政策、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只是少数人受到苏联的负面影响,尤其是教会受戈尔巴乔夫“公开性”的影响最为严重。但是,多数人民是支持党和国家领导人的。

13:30,克伦茨发表讲话,认为昂纳克应该对目前的局势负责。克伦茨以匈牙利于89年8月19日开放边界、让600个东德公民逃往奥地利为口实攻击昂纳克。他表示,尽管匈牙利通报了东德,但东德继续让更多人逃亡。克伦茨建议,应该和东欧兄弟党讨论,给予他们更多的自主权;改革人民代表的构成、改善选举制度;像南斯拉夫那样给予公民签证自由,但应继续限制东德公民前往西德;给媒体更多自由度。总之,要让国家政权具有更大合法性并强化权威性。

15:30,政治局负责意识形态的领导人库尔特·哈格尔赞扬克伦茨做了“深刻的分析”。他说,国内局势自8月份以来,党内产生了很大的忧虑,这种忧虑说明“我们还有很大的潜能。”问题是,如何保持党的生存?哈格尔的问题一出,政治局立刻无语。哈格尔建议,尽快以政治局或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发表一份声明,同时允许议会就此进行讨论。

17:00,总理斯托夫讲话,他明显支持克伦茨,但同时严厉批评西德总理科尔和匈牙利政府,放任东德难民逃跑。因此,必须采取措施制止这一事态。他说,东德缺少食品,经济形势恶化,这是补贴过多造成的,必须减少住房补贴。

18:00,看到多数政治局成员站在克伦茨一边,昂纳克也同意发表一份声明,但只能间接性地批评领导层。昂纳克希望在12大上留任,但克伦茨反对。国家计委主任舒勒发表书面声明:统一的经济和社会政策加重了民主德国的经济负担,甚至无法偿还外债。舒勒要求经济部长米塔克对此负责。攻击米塔克等于间接攻击昂纳克,因为米塔克是昂纳克的亲信。副总理诺依曼也赞同舒勒的意见。

20:00,对经济部长米塔克的指责,多数成员表示赞同。最后,国防部长凯斯勒表示,目前的局势意见动摇了工农政权,把过去的成就批得一塌糊涂也是不对的。他不同意解除米塔克的职务,更不同意让昂纳克辞职。因此,希望对克伦茨的草案做出修改。于是,政治局通过了一份“被注水”了的克伦茨方案。

第二天,政治局继续讨论。在面对是否需要武力解决的问题上,即使强硬的总书记昂纳克和国防部长尽管支持动武,但同时也表示犹豫,主要原因是,万一使用武力,一旦得不到苏联的支持,后果不堪设想。

随后,政治局公布了克伦茨方案,这份不疼不痒的声明激起了民众更大的反感。民众意识到,领导层无改革的真诚意愿。于是,形势急转直下,抗议活动更为猛烈。最终,东德领导层唯一能做的事情是换掉昂纳克。但是晚了,东德人民不再给当权者机会。人们继续涌向柏林墙边和其他边境,柏林墙倒塌已经是早晚的事情。

柏林墙的和平倒塌,决定性的因素是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这位伟大的领导人顺应历史潮流,把一个分裂的欧洲带进了和平统一。同时,东德领导人最后的良知和理性也发挥了关键作用。如果没有这样的良知和理性,负隅顽抗将会造成无数人的流血,最终的局势亦无法想象。由于这样的良知,统一后的东德领导人并没有被大面积清算,即使最大的责任人昂纳克也没有落入萨达姆和卡扎菲那样的悲惨下场。

回顾历史,令人唏嘘。

来源:凤凰评论原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