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4-11-25 10:07 来自 文化课

北京师范大学“全国独家”的科幻文学研究方向,明年秋季将招收首个博士生,类型文学以独立研究方向在中文系教学中出现,已是难得,现在,这个方向招博士了,更是引发了不少关注。

自2003年起,“科幻文学”作为“全国独家”的专业方向在北京师范大学(以下简称北师大)文学院开设,曾获中国科协全国科普奖、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的科幻作家吴岩是这个研究方向的固定导师,历届学生所用教材也多是他组织翻译或编写的。2011年时曾有媒体报道,“该冷门专业开设8年一共招生15人,其中部分学生还是被调剂来的。”而今,这个专业方向的硕士生已增至20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北师大文学院官网上看到,该文学院下设11个研究所,其中“儿童文学与科幻文学”属于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所。在北师大研究生院网站的“文学院2015年博士生招生专业目录”中,吴岩是“中国现当代文学”项目下的“儿童文学”博士生导师之一,招生计划为1人。吴岩向澎湃新闻证实,“科幻文学”是挂靠在“儿童文学”专业下的三级学科,首次拥有1名博士的招生名额。不过,他表示教授科幻文学的导师并不只有他一人,儿童文学专业的四位老师都会参与授课。

zhaosheng在北京师范大学2015年博士招生目录上,儿童文学专业下新增了1个科幻文学博士的招生名额,该方向博士生导师为吴岩。

“我们专业(科幻文学)一直是默默存在的”,著有《一个末世的故事》、已拥有一批粉丝的青年科幻作家飞氘是北师大文学院科幻文学方向的2007级硕士研究生,他告诉澎湃新闻,他就读时,“儿童文学”专业的研究生总共只有7人,其中攻读科幻文学方向的是两名男生。“如果那时吴老师(吴岩)能带博士生,我可能会继续读博。”
“科幻文学”博士毕业,更多是去做研究者和教师

“不少人对于中文系有误解,以为中文系就是培养作家的。”现下正忙于清华大学中文系博士毕业论文的飞氘表示,研究人员和教师其实更是中文系毕业生的选择。他坦言,科幻文学研究与科幻写作并没有必然联系,但研究打开了他在文、史、哲各方面的认知,“看问题更加全面了。”

北师大科幻文学方向2013级硕士生罗丹(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也有继续攻读吴岩科幻文学博士的打算。“我们研究生阶段基本只有一年级有课,上下学期各有一门科幻相关课程。”在2013年秋季和2014年春季,罗丹各有一门“科幻文学研究”课和“中西科幻文学研究”课。她说,相比文学其他专业方向如现当代文学、古代文学等,科幻文学方向招收人数偏少,是一门小学科。“现在,现当代文学下的儿童文学和科幻文学方向硕士生共有4人。”之所以今后还想继续“冷门”的研究,罗丹表示这是自己兴趣所在,同时也想在日后成为一名高校老师,“进入高校是进行科幻文学研究很好的选择。”

吴岩向澎湃新闻表示,明年新招的博士依然以学术科研为重点。“我们不可能拿一个作品(指科幻小说)来毕业,要拿一个论文来毕业。”在他看来,科幻文学本身有很多理论问题需要解决,比如什么是科幻、科幻在中国应该是什么形态才受欢迎、科幻小说怎么向科幻电影转型、中国科幻电影怎么更好地走向世界等。飞氘也表示确实如此:“就比如,为什么科幻文学在建国后常挂在儿童文学之下,本身也是值得思考的。”

吴岩也坦言,教学的理想状态是学生的科研理论和实用写作并行,“你至少在这门课上会读到很多作品,会知道整个行当的发展脉络和前沿。”吴岩举例,有的作者以为自己的作品内容是特别新的东西,而理论研究可以说明什么内容已经过时了。也因此,吴岩特意把课程安排到周末或晚上,并允许科幻作者或爱好者来旁听。

刚获得“2014中国科幻银河奖”最佳中篇小说奖的新锐科幻作家张冉是理工出身,没上过文学类课程的他向澎湃新闻表示,科幻文学博士对中国科幻界非常重要。“虽然对创作不一定有帮助,不过我们需要有人做系统化的工作,健康的科幻生态圈需要研究者。”此外,他表示科幻文学课程确实可以为作者圈出一个适合的写作方向。

科幻作家,“中国科幻银河奖”两任得主韩松表示,学术严谨和作品创作不矛盾,研究科幻文学的人,不一定自己要写科幻作品,但可以为科幻作家提供启发和思路。韩送自己也旁听过吴岩的课,很受启发。他说,为什么科幻作品可以催生那么多发明创造?若有学术回答,作家可以因此更了解科幻写作的规律和逻辑。

科幻文学招博士,对理工科科幻爱好者有点难

科幻文学招收博士的消息一出,立即有人感慨为什么武侠、奇幻、言情、侦探这些“类型文学”还没有动静?吴岩向澎湃新闻表示,理论上各类文学都要发展,但现实是现在大学里针对“类型文学”的研究太少了。“科幻文学是类型文学,而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是主流文学。在历来文学领域里我们是‘强主流、轻类型’的。”他说,“直到上个世纪中叶后期,世界各地才把类型文学引进科研领域,而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做到。所以我们的这个研究方向才引起大家重视。”

韩松认为,现在,科技对人的影响越来越大,其中对人性的影响越来越大,而人性就是文学最根本的地方。传统学中文的学生对于科技了解不够,是有缺憾的。他认为,吴岩的科幻文学研究,对传统文学教育是一种突破,开辟了一个新的方向。

然而,就科幻文学研究方向的招生考试而言,吴岩表示:“文学院所有专业方向的考生都是一样的考核标准,不管是研究唐朝还是宋朝文学、研究古典还是现当代文学,考生都是同一份考卷。”直到笔试后的面试环节,吴岩才能着重考察学生对科幻行业的了解程度、思维表达能力和学习热情。“但其实最不容易过的是前面的笔试。”而这一门槛,把不少理工科科幻爱好者拒之门外了。

“最重要的是,教育部给的招生名额越来越少,根本不能达到这个行业所需人才的用量。”吴岩表示教育部放开名额并给予高校更多的自主权才是关键所在。他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科幻”这个行业会随着中国科幻电影、周边产品的发展越来越好。“会有很多企业介入其中,包括电子游戏、主题公园等。而研究这块内容的博士可以成为有更强思考力的管理者和策划者。”

null
北师大科幻文学研究专业导师吴岩

来源:澎湃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