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站起来,你怎么了?”我睁开眼睛,母亲在眼前看着我。感谢上帝,我还活着,我摸了摸双腿,完好无损。

母亲说:“你在做恶梦。” “我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我拥抱着母亲,把梦中所见都告诉了她。

“孩子,你梦见了我们后代的命运。人类在逐渐地挤进,我们所生存的空间。想把我们从自古以来就生存的领土上赶出去。他们想夺取我们的领土。让我们的后代变质。想让我们变的,连自己的同类都不认得的低能愚儿。也许在不远的将来,这里会盖起高楼大厦,和许多工厂。那时,不需要的工业产品掺杂著浓浓的工业黑烟,将会把我们这美丽环境污染。遗留在城市的河流中,不会流著像现在这样的清甜泔水,而会流著污水。人类的侵略是非常可怕的。我的孩子,你现在还是不会擦觉。现在这样一个纯净的环境,我们的后代是见不到的。它们一出世会觉得这世界原来就是这样。无可奈何地会落进人们的虎钳。人们在日益地排挤我们。而且已离我们很近了。现在,我们不去另找出路是不行了。如果我们自己不拯救自己;任何人是拯救不了我们的。走,我们出去,现在是讲述你父亲事迹的时间已到。”

母亲带着我,走了出去。我们的周围,完全被野花绿草覆盖着,没有任何的路,也没有足迹,是一望无际的广阔草原。这里是河边的一块悬崖。在这里几千只鸽子垒窝繁殖后代。在悬崖下面流过的清清河水,给我们演奏著亲切的摇篮曲。在我看来,这是世界上最美丽,又是最安全的领土。如果没有人类,我们将永远生活在这个幸福的地方。哎,人类,你们简直是…

“这就是你的领土。这也是你的先辈生活的地方。你爷爷和父亲更加美化了这块土地。它们曾是这群鸽子的首领。所以我们在鸽群当中的威信很高。我们肩上的责任也很重。希望你能够成为,父亲般的勇敢之士。我每天早起,带你到几百里之外,训练飞行。教你的翅膀练的更强,肌肉更硬,有智多谋,随时警觉。你现在的体质已经成熟。你更需要在智慧上的成熟。随时惕防人类。不要想,人们只是在地上行走,是不会伤害我们的。他们用枪,可以把你从几千米的高空打下。你知道父亲是怎么逝世的吗?”

“不,您曾说不是时候,而没有告诉我。”

“现在是时候了。前几天,我看到几个人在这里窥探。也就是说,他们的眼睛盯上了我们。所以在他们到来之前,我们应该找到更加安全的地方。你父亲也正是在这些人手中丧生的。”

“母亲,请告诉我,父亲是怎么样落入他们手中的呢?”我母亲在沉思。我想,她是在伤心。

“那天,你父亲是领着一群鸽子为我们去寻食。平时,鸽子们常常选择又安全,又有许多食物的地方去打食。因为你父亲是领鸽,这重任很自然落到了它的肩上。你父亲那一出去,几天没有回来。我是那样的为它担心。平时,如果需要到半天多的地方去,我们就会挪窝。你父亲到远处去寻食,是不可能的。我的心察觉到,它可能是遇到了意外。那时候,你和你的第妹刚刚出卵。所以我不能够丢下你们,去寻找你的父亲。过了几个月,跟你父亲同去的一个鸽子回来了。那时我觉得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我得知你父亲落到了人们所设下的鸽套。后来它生存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回来了。但是,你父亲那一出去,就没有再回来。”

我在想母亲会哭出来。然而从母亲的眼里闪烁著勇敢的光芒。

“我父亲为什么没有能够回来呢?”我著急的问。

“你父亲是鸽王,应具有王族的精神。如果它不能够保护自己,怎么能够保护鸽群呢?一个王,落入别人的奴役之下,又怎么能够再回来成为领鸽。它唯一的出路,是绝不屈服于他人的奴役。人们把你的父亲抓住,关进鸽笼之后,根据我们野鸽子皇家家族的风俗,它咬断了舌头。它认为在鸽笼里多关一秒钟都是不合适的。鸽笼被它的鲜血染红了。你父亲没有吃喝人们所赐给的水和食物,生存了整整一个星期。最后,你父亲在他们的手中英勇地牺牲了。这是真正的自由精神,我的孩子。希望你也和父亲一样,永远成为自由的保卫者。”

“妈妈,我父亲为什么不和别的鸽子一样,找机会逃回来呢?”

“你父亲不愿意让它的孩子成为奴隶。他们抓住你父亲,想让你父亲与别的鸽子相配传代。但是,你父亲决不会让它的后裔生存在带有耻辱性的生活环境中。那是它的良心所不能接受的。你梦见的那些鸽子正是那些把自己的后裔变成奴隶,而讨得一生的鸽子之后代。孩子,它们的灵魂受到了奴役,至今仍生活在人们的手中。死亡会比这种苟活著好几千倍。你是那个勇敢鸽子之子;永远不要忘记那种精神。”

母亲的话,久久地震撼著我的灵魂。我作为勇敢鸽子之子,而感到无限的欣慰。顿时,我感觉到一种非常自豪而幸福的精神从我的内心升起。我心里存满了力量和自豪。我以心中所有的爱紧紧地拥抱着我母亲。

“去吧,孩子,我把你献给了祖国和鸽群。不要让群鸽无首。最近以来,人们用各种方法把我们抓去。你去为我们寻找更加安全的地方,再见,我的孩子。”

我的翅膀被母亲的眼泪能湿了。我明白了,我的梦,就是出征的暗示。我在暗思,我是决不会落入人们所设下的套索。我飞的很远。开始,我是沿著河流而飞。后来,我飞入一个居民区。这不是我梦中所见的居民区。也并不像,我梦见的那么可怕。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小心翼翼,在高高地飞翔。我的翅膀有着足够的力量。我耳边响起的,不是人们的喧嚷,而是飕飕刮风声。在飞行中,我是不能远离自己的目标。如果飞的太远,将会影响我们的迁移。说实话,我是不太同意母亲的迁移计划。我们的领地是坐落在非常高的悬崖峭壁上。这里不要说是人,就连飞禽也难落。我们在这里代代相传,安居乐业,如今预想变迁。我想,人类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强盛。这不,我现在正在人们的领空上飞行。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也许我母亲变的过分敏感。

天色渐渐的变黑,周围的一切消失在一片漆黑之中。飞了一整天,有一点儿累。我并没有想落在有人的地方。黑夜里为了不迷失方向,不休息是不行的。我已洞擦了西边,北边,及南边。在这土地上,还没有遇到,我们可以生存的一个好地方。也许我飞得有点儿太高。我心想,明天去东边,飞低一点。夜色,星星在我的上空闪烁。我心想,在这存满美丽的世界上,如此恐惧的活着,是多么的愚蠢。我渐渐地下降,落到了一棵树上。明天,我将在什么样的风景中惊醒,是未知的。我过分的警惕,飞得太高,我还没有遇到,一个使我满意的地方。所以,明天我想改变方法,飞低一些。

一个优美的声音,把我从甜蜜的睡梦中惊醒。因为疲劳,我睡的那么的甜蜜。一群鸽子在我的周围飞翔。从它们的翅膀下传来了动听的声音。我非常吃惊,那些鸽子和我长的一模一样。一瞧,它们和我所梦见的鸽子也有点相似;再一瞧,又不太像。昨天飞了一整天,没有吃东西,我的肚子非常饿。我想问一问他们,这里是否有一个安全寻食的地方。他们突然改变了方向,开始朝著居民区之外的方向飞去。我也尾随著他们。

“你们到哪里去?”我问一个落伍的鸽子。

“到磨房去”

“你们到那里干吗?”

“去寻鸽食”

“去寻你们所吃的东西吗?”

它好像是遇到一个怪物似的狠狠地盯了一眼。

“原来你是野鸽子呀?”

“是的,我是从草莓滩来。”

我尾随著鸽子们飞到了磨房。这里还真有许多被覆盖着的小麦,味道还真甜。我心想,这个地方还可以。连人的影子都见不到。我看到别的鸽子们安然无忌的模样。我也开始放心大胆地填起我的肚子。外边的世界,决不是像我母亲所说的那样存满了危险。我放心地向我面前,一颗大粒麦子伸出脖子。突然,凶猛而来的一股力量掐住了我的脖子。我像箭一般突起,想把我的身躯躲向一边;可是,未知的一股力量,以同样的速度把我坠下来。我向四处扑打。鸽子们‘哄’的一声起飞。最后我无力的倒下来。这和我梦见的那个景象,非常像似。我心想,是否是落到了人们的手中呢?可是,在这近处看不见任何人。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两个人出现在我旁边。哎,我是落到了人们的手中,我自言自语。然后,他们把套在我脖子上的夹子放松。

“是野鸽子……”其中一个年轻一点的说。

“抓紧,不要让它飞了,把它的翅膀绑上。”他们一块把我的翅膀绑上,然后抓着我的脖子,开始查看我的眼睛。

“喂,好品种,真是好福气。”长者把我拿到手里,看了又看。 “这鸽子对我们丝毫没有用,放了它吧。看,它已经把舌头咬断了。 遇到这种鸽子,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把它放了。一般来说,只有领鸽才这样。”

“至少让它卵一窝。”

“它是不会吃食,也不会喝水的,一直到死去,将与你对抗。”

年轻人说:“不能眼看着就把它放了?”

“随你的便,不过多久,你会相信我的话。我也曾经抓住过这样的鸽子。最初,我是舍不得把它放了。过了一个礼拜,它便死去了。”

“我一定会把它驯服。” 他自信地说。

我心想,我决不会被你驯服,想办法一定会逃回去。我对没有牢记母亲的话落到此地,而感到非常的羞愧。我从他手中挣力解脱出来,起飞,但是没有飞多远,犹如一块石头,‘扑通’一声掉下来。

“鬼东西,还好我把它的翅膀绑了,否则也不知,它会飞向哪里?”

他把我装进了袋状物内,不知带向何处。把我的翅膀绑的更紧,然后把我关进了铁笼里。铁笼里的几个鸽子,一起挤向一个角落。

“看来,你是饿极了,不然,你是不会为了一颗麦粒,而在我的套夹里挣扎。”说着,他向铁笼里撒了一把鸽食,并放了水。鸽子们一拥而上,吃起食来。这时我的愤恨达到了极点。如果可能,我就想,一头撞死在铁笼里。然而,由于我的翅膀被绑的太紧,我一动也不能动。我勉强地抬起头,看着顶头的阳光。呵,离开家,还不到一天,我就落到了人们的手里。唉,如果我母亲见到这状况,会怎么想呢?我筋疲力尽地躺在地上。

我梦见了母亲。她站在那蔚蓝色的天空招唤着我。突然,我父亲也出现在她旁边。父亲的身躯是如此魁梧,使我肃然起敬。它们好像是在叫我。只少,我好像是听到了它们的呼唤。我朝着它们飞去。我越飞,它们离我越远。我停飞,它们也停下。不断地飞行,使我口干舌燥。‘妈妈,水,’我叫喊着,醒过来,那个人正在我面前说话。

“这个鸽子真固执,已经五天没有吃任何东西。”

“我不是说过,喂它没有用吗?”说话的是,那天那个长者。

“如果它继续这样下会死去。不如把它,给我的孩子熬汤。”

“这能熬多少汤,也许你现在吃了它,会生病的。最好把它放了。眼看着,让这么好种的鸽子死去,真可惜。”

“当然,如果你把它放了,对我们也没有任何好处。”

“反正,现在也没有好处。”

“一开始就应该把它熬成汤。”

他整了整我向下垂吊着的翅膀,然后把我放下。尉蓝色的空中,阳光照射著强烈的光芒。我凝聚著全身的力量,想朝着蓝天飞去。可是,鸽笼的铁丝网仍然阻挡着我的道路。几天以来,我已经感到,不可能用自己的躯体撞开铁笼。这时,我凝聚了一点力量,身体有点儿回复,便试着向铁笼扑去。我想撞开铁网,铁笼是制作的如此坚实。可以说,这工艺凝聚著人类最高的知慧结晶。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所有的自由。

可是获得自由,是绝对不可能。

鸽笼里面的空气和外面的空气一样,只是生活的形式不一样。制作铁笼的人们,简直是铁面黑心。我这小小生灵,为自由不懈而战的勇气丝毫也不能使他们感动。虽然他们非常清楚,我对他们一点用处也没有,他们却想奴役我的灵魂。他们想通过折磨一无所有的小小生命,而达到他们的目的。最卑鄙的是,他们把我逼到了,想死都死不了的地步。我从内心深处悲惨地呐喊:哎,自由的凶手,无情的人类,或让我去死,或给我自由!

突然,我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儿。我的躯体随时振奋起来,“妈妈…” 我在兴奋之余抬起了头。母亲的眼神里闪耀着紧张的光芒。它用一种悲愤地心理,望著我被拔掉的羽毛,垂下的嘴巴,以及柔的像烂毡子似的翅膀。

“母亲,请愿凉,我未能够承担你寄予的希望。我是决不配作你的儿子。”我像一个罪犯底低下了头。我羞愧而又懊悔地祈求到,为什么没有在母亲赶到之前,而死去呢。

“不,你做了,你能做到的一切。现在你应该把它结束。”

“可是母亲,我变成了囚犯。我微弱无力到了,想死都死不了的地步。”

“这一切是显而易见。我来,是为了让你得到自由。”

“我现在并不想得到自由。我现在这个情况,是决不配做你的孩子。”

“我会给你带来自由。你亦然是我勇敢的孩子。你决不该像奴隶一样生存,而应该勇敢的死去。”她说着,把腹中的鸽食拿出来。“这是有毒的草莓,你吃了,便会从他们的奴役中解脱出来。而又可以保护我们群体的威信。你必须牢记,自由永远是不可能祈求而得。为自由,必须要付出代价。过来,把你的嘴靠近一些。”

我最后一次盯著母亲坚定的目光。她是那么地放心,又是那么地勇敢。我把残存而又下垂的嘴巴向她伸去,这是我最有力的武器,它已变为自由之敌一一铁网的牺牲品。我的嘴是在啄着这无情之网时,残缺成这样。这有毒的草莓在我身上,变成自由的代言人。最后我为获得自由的死亡之机会,而感到欣慰。我的灵魂,开始在一种解脱之中熊熊燃烧着。天空是那么的晴朗,周围是那么的肃静,世界仍然是那么的美丽。聚集在角落里的一群鸽子,在惊讶的看着我。

公元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写于巴楚

(多鲁坤·阚白尔 译)

来源:RFA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