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家人养了一条狗,有一天狗出车祸被撞死了。他们家人听说狗肉很好吃,就把狗做了吃了。

一个男人从超市买了只活鸡回家,跟鸡发生了性关系,然后把鸡做了吃了。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其他人看到,没有伤害任何人。

一个女人家里有面很旧的国旗,她不想要了可是也不想浪费,就把国旗撕成了条,在家里当抹布用,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你认为这些事情是不道德的吗?为什么?这些行为显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为什么很多人还是会“本能地”认为这些行为是不道德的?因为这些行为会令人们感到“恶心”。

美国纽约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认为,人们心中内置的道德模块绝不仅是西方知识分子所认为的“只有伤害他人和造成不公才是不道德”。人们心中内置的道德模块至少有六个:关爱/伤害、公平/作弊、忠诚/背叛、权威/服从、圣洁/堕落(就是前面提到的那种“恶心”的感觉)以及自由/压迫。有关内容在乔纳森·海特所著的《正义之心》一书中可以读到。

乔纳森·海特认为,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源于每个人对六大道德模块反应不同,例如美国的保守派对六大道德模块都同样重视,而自由派(也就是左翼的进步主义者)偏重于关爱/伤害、自由/压迫以及公平/作弊,自由至上主义者则只关注自由/压迫和公平/作弊。

作为自由至上主义者,笔者对此的不同意见是:我们并不是对某些本能的道德模块没有反应(我们同样会对与鸡发生性行为或者双方自愿的食人行为感到恶心),我们只是不认为应该把本能的感觉当作正义而已。乔纳森·海特采访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学生也说,有关行为虽然恶心,但是他们可以忽略掉这种恶心的感觉,不让这种感觉影响自己的道德判断。乔纳森·海特把这些人叫做“怪异”(WEIRD:西方的、受过教育的、工业化的、富裕的和民主的)人群。

这就像我经常说的:我们并不是没有感情,我们只是不认为感情就是正义而已。

为什么不应该把本能的感觉或感情当作正义?因为我们的本能基本上是在石器时代的小部落中进化出来的,并不完全适应今天的工业化世界。人类进入工业文明的历史只有区区几百年而已,如此之短的时间不足以让人类改变石器时代进化出来的本能。打个比方:石器时代的本能让我们嗜吃甜食,但是在食物过剩的今天,完全服从自己的本能,见到甜食就大吃特吃,并不是件好事。
拿圣洁/堕落来说,如果“让人感到恶心”就代表不道德,那就给反对移民和同性恋等主张提供了根据。

再拿忠诚/背叛和权威/服从这两个道德模块来说,这些道德在小团体中或许很有价值,但是在大社会中有时就会变得可疑。例如,一个人是否应该揭发同事的贪污腐败行为?如果上级要求你把犹太人送进毒气室,你是否应该服从?能够增加小团体凝聚力的道德同样也可能在大社会中制造分裂。战争和种族清洗就是这些道德所造成的极端恶果。

即使是关爱/伤害也有同样的危险。自由至上主义者坚决反对伤害他人,但是为什么会被认为缺乏关爱呢?这是因为自由至上主义是一种政治主张,关心的主要是国家和政府层面的问题而不是个人美德方面的问题。然而在国家层面上,对某一个群体的“关爱”往往就意味着对其他群体的不公平。中国的老子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意思就是说大自然对世间万物都一视同仁,统治者也应该对所有百姓一视同仁,而不应有所偏爱。仁(即关爱)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美德(自由至上主义者绝不会反对一个人去关心帮助他人),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的统治者特别关爱某个小群体(往往是与自己有特殊关系的群体),就会陷入裙带关系的泥潭。(关爱也是在小团体中进化出来的美德,我们关爱自己的亲朋好友,但是在与陌生人打交道时,更重要的原则就是公正而不是关爱。)

总之,自由至上主义者并不是没有感情,也不是要否定上述道德模块,我们只是认为在把道德本能运用于政治议题时应该多加反思。未经反思的道德本能是危险的。

除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怪异”人群之外,乔纳森·海特也研究了巴西和印度等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们。乔纳森·海特不仅发现与“怪异”人群相比,第三世界国家的人们更加集体主义,认为属于道德范畴的事物也更多(更倾向于把社会风俗当作道德),他还发现在同一个国家中(研究是在巴西做的),受教育较少的低社会阶层者比高社会阶层者更集体主义和泛道德化。

这或许可以说明一个问题:个人主义是现代化的结果。在前现代社会,人们生活在农村,周围只有自己熟悉的人们,过着符合集体主义本能的生活。然而在现代化之后,人们搬到了城市,不得不与大量陌生人打交道,这时人们就会发现,自己村庄中的风俗习惯并不就是普世道德,自己原本习惯的和熟人打交道的方式并不适合与陌生人打交道。这时人们就会需要新的、个人主义的道德。这种新道德更加看重公正和尊重他人的自由和权利。因此,越现代化、越复杂的社会往往就越个人主义,被认为属于道德范畴的事物也越少。个人主义不是人类的本能(短短几百年时间不足以使人类进化出一种新本能),然而它是我们与大量陌生人打交道时必不可少的规则。道德不仅存在于本能之中,也存在于文化之中,而且后者的进化速度远超前者。要适应现代社会,有时我们不得不克制自己的道德本能。受过较多教育的人往往比较有能力克制自己的道德本能和对其进行反思。这就是“怪异”人群如此怪异的原因。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