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华盛顿犹太人纪念馆,首先撞入眼帘的是堆积如山的鞋,这些沉默了超过六十年已经黯淡无光褪色变形的鞋,令参观者想起它们不幸的主人,周身冰凉,灵魂战栗。

面对这些各不相同的鞋,我们想像得出六十年前,它们曾经的漂亮丶时髦丶神气活现;想像得出男女老少穿着它们上车下车东奔西走鲜活的生命;想像得出人们穿着鞋跳戴维舞丶弥赛亚舞丶土风舞,敬拜神灵欢度节日的热烈场面;想像得出这些承载生命喜怒哀乐的鞋,在最後一刻,眼望自己主人成群结队走向焚尸炉的情景。

鞋,为它的主人们发出响彻云霄的呐喊!

历史学家王晶垚,在他妻子──北京师范大学附中副校长卞仲耘——被红卫兵打死的当天,就去买了一生中第一次拥有的照相机,他从不同角度拍下了卞校长尸首各个部位的照片,还拍摄了红卫兵此前此後在他家里涂鸦的革命标语,王教授并且收藏了妻子死时穿的血衣丶大小便失禁的内裤等等。有了这些确凿的证据,独立制片人胡杰才可能制作出《我虽死去》这样具有说服力丶震撼力的记录片,也使我们身临其境,目睹了红卫兵的罪恶,目睹了文革的罪恶,坚信那些制造罪恶的祸首,无处遁逃,坚信那群施行罪恶的走狗也无处遁逃。王晶垚是学历史的,他最清楚证据的力量,他知道证据是历史的指纹,不保留指纹,就没有证据,就没有历史。

照片和衣物,为万劫不复的文革定罪,立下一功!

1999年9月,劳改基金会负责人吴弘达在华盛顿美利坚大学举办了劳改研讨会,与中共政权五十周年大庆分庭抗礼。参加会议的除了近百位中国劳改幸存者丶民运人士丶海外流亡人士,还有前美国总统甘乃迪的侄女凯丽·甘乃迪,和国会议员南希·波罗西,以及好莱坞着名影星李察·吉尔等贵宾。甘乃迪女士在发言时说:“不需要懂中文,我们就完全明白刘欣虎先生想说些什麽了!”刘欣虎不是坐在桌子後面对着麦克风讲话,旁边有个翻译,而是跳到主席台桌子上,双手举起一件证物声嘶力竭地哭喊。刘欣虎与父亲一起被捕时才十三丶四岁,当他再次与父亲相聚时,见到的是一具尸体,父亲自杀身亡,刘欣虎悲痛欲绝,当场从尸体上脱下父亲这件触目惊心千疮百孔的破棉袄,他刻意保存,几经周折飘洋过海把它带到美国,现陈列在华盛顿劳改纪念馆里。我们由此看到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和一个冤屈悲惨的人生。

千疮百孔的破棉袄指证了中国六十年一贯制的劳改监狱体系,为非作歹的罪恶!

可是,仅有实物证据是不够的,还得有证人证词,证人证词往往更加生动具体!

华盛顿犹太人纪念馆的一大堆鞋只是序幕。参观者往里走,工作人员将发给你一张卡片,上面是某个被杀犹太人的个案资料,相当详尽,名字丶性别丶年龄丶住址丶职业特长以及业馀爱好等等,有的还有照片。此时此刻起,你这个参观者就是这位被毁生命的载体,他(她)的灵肉充满了你,借助你复现——我现在是个男工程师,三十七岁,喜欢滑雪——知道现在的你已经死去,心情顿时沉重,走进了展馆。各个展厅中央一个接一个玻璃橱柜,四周一堵墙接一堵墙,墙与墙之间一个转角又一个转角,它们共同挑起重担,把不可胜数的丶来自四面八方的一批批证据证词陈列展示:写在纸上的,记录在录音带丶录像带上的,原件实物图纸照片,受害者丶见证人的现场参与,死者生前的零碎讲话,幸存家人诉说的不幸故事,胆战心惊东躲西藏的惨状,犹太人和非犹太人舍己救人的感人事迹,证人一句一顿的血泪证词,希特勒下达的剿灭犹太人的法令法规,焚尸炉和焚尸炉里飞扬而出的骨灰,覆盖周围的大地丶树木和房舍,毛骨耸然的希特勒的冷血演讲,忠实鹰犬盖世太保威严阴森的游行,科学家和医生研究出如何通过人的头发丶眼珠颜色,以及脸形特徵鉴别犹太人,杀人灭种证据之充足丰富,材料之准确翔实,使德国法西斯的滔天大罪昭然若揭。

只有,有了充分的证物和证人证词,才能让人信服六十年前确实发生了令人发指的屠杀六百万犹太人的恐怖罪行;只有铁证如山,才能把罪犯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只有铁证如山,才能有根有据地伸张正义;只有铁证如山,真实的历史才能驻进世道人心。如此,那个德国作家,写了一本书,声称奥斯威辛犹太人集中营和焚尸炉根本是“子虚乌有”,於是他被判刑五年;如此,当墨尔本几个花儿匠在市中心大礼堂门前,用盆花摆出希特勒国旗的图案时,第二天报纸便一片哗然群情激愤:民主国家宣传法西斯?!第三天图案撤掉花盆重摆,花儿匠们解释此举纯属无意,并向公众致歉。

可是,比杀人魔王希特勒有过之无不及的毛泽东,却在墨尔本享受优待,出尽风头。2006年前後,唐人街有个叫“毛氏餐厅”的门坊上,刷了一幅“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文革图画,戴着红五星绿军帽和红卫兵袖套的毛泽东,在唐人街向来来去去的生灵挥舞巨手。墨市着名杂文作家老戴维写过一篇〈砸烂全世界的唐人街〉,无人领会其中深意。年复一年,进进出出不计其数的中国人,和许多来此享受美味中餐的西人,不少人无动於衷,视若无睹,有的人心生不快沉默不语,直到毛氏幽灵不能使老板财源滚滚,这幅令人噩梦再起的图画才与餐馆一起消亡。不久,唐人街又冒出六四时宣称“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血案制造者命名的“小平餐馆”,而它直至今天仍然营业。

为什麽西人也不出声,不像他们举报花儿匠那样举报这些毛左呢?

为什麽?

因为世界不知道,或者说知之太少!

为什麽世界不知道,或者知之太少呢?

事实上在中国,罄竹难书的反人类罪行,六十多年来从未间断过。没有一个犯罪者不清楚,物质证据和证人证词是定罪的关键,消灭罪证是掩盖罪行的不二法门,他们利用手中大权绞尽脑汁不惜代价,掩盖罪行丶消灭罪证,他们编造假证据歪曲历史,不遗馀力企图把累累罪行从人们的记忆里抹去——设置禁区丶敏感词,禁止提及灾难的历史。他们双管齐下,除了抹去记忆,还有就是拖延时日,消耗人们有限的岁月,把当事人从年轻拖到老,从老拖到死,历史的真凭实据就烂在坟墓里,或者在火葬场里烧成了灰烬。就这样,真相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难辨,越来越空洞,越来越不存在了。於是,歪曲的历史看起来比真事还真,诸如“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全面抗日,躲在峨眉山上的蒋介石下山摘桃子”丶“我们热爱和平,抗美援朝,打倒美国侵略者”丶“自然灾害没有饿死一个人”丶“天安门没有开一枪”丶“周扒皮半夜鸡叫”,“刘文彩收租院水牢”……谎言工厂批发生产的谎言变成了正史,变成中国人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以致有位澳洲朋友回国探亲,父亲命令她别回去——如果再宣传蒋介石国民党领导中国抗日的话。

中国历史被歪曲得面目全非,中国人在恢复历史真相上任重道远,可是付出的努力远远不够,当然,中国人遇到的困难也非同寻常。

还有,中国人缺乏保留证据的意识,缺乏像王晶垚教授和小小年纪的刘欣虎,在保留证物上的机智周全;因为中国人的责任感丶使命感薄弱,常常喜欢让别人去出力卖命,自己藏在一旁歇气;因为中国人在正义感上短斤少两,连自己遇到的不公正都懒得过问,遑论为他人伸张正义;因为中国人健忘,强盗抢劫了你的皮袄,还你了一件棉线背心,便感激涕零;中国人喜欢故作大量,慷他人苦难之慨,“哎呀,你就是纠缠於私仇,念念不忘他过去对不起你,何必一定要他认错呢?给人路走就是给自己路走,中国现在很好了”;中国人喜欢逆向总结,“唉,吃一堑长一智,惹不起躲得起,我嘴里时时含口水不说话,就不会祸从口出了”;还有,这里,我专指一些海外华人,特别喜欢脚踏两只船,用脚跑了出来,拿尽民主福利社会的好处,同时高举双手向自己已经放弃国籍的共产中国表忠心。

所幸,近一丶二十年来,不少良心知识份子丶作家记者编辑电影制片人,以及为数众多的普罗大众,在世界民主大潮的激励下觉醒,意识到自己的权利靠自己捍卫和争取,为打捞历史丶挖掘历史丶抢救历史建立了功勋。

不过,我仍然遗憾,与华盛顿犹太人纪念馆相比,我们手上的证据太少,连冰山一角都谈不上。如果我们搜集不到足够多的“鞋”,拿不出足够多的“血衣”丶“脏内裤”丶“千疮百孔破棉袄”,我们不仅无法把犯罪分子推上法庭,不仅堵不住他们百般狡辩的嘴,我们还无从阻止诸如毛泽东幽灵到西方唐人街频频挥手丶大陆红卫兵勇士跑到墨尔本悉尼丶坎培拉,制造红海洋为北京奥运造势,我们只能面对中宣部经营的孔子学院在伦敦书展上大肆洗脑宣传乾瞪眼。

中国人不应该受骗,世界人民也不应该受骗。恢复历史真实,不仅对中国至关重要,对世界也同样至关重要!

在中国,历史证据汩汩流失,过去流失,目前流失,继续流失,流失到了最危险的境地,我们已经没时间再等待,每个中国人有责任就自己记忆之所及,无论大事件小事件大故事小碎片,统统讲出来记录在案。如此,“中国人纪念馆”就不会比“犹太人纪念馆”逊色,中国历史的真面目就能展露天下,任何骗子都无可施其计,都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我多麽希望上世纪50年代初,那位在重庆朝天门跪在被枪毙父亲尸首旁,双手捧起掺和着血污的白色脑浆,吞进自己肚子里的十三岁少年,他本人和他的家人,站出来讲真相写真相;

我多麽希望我昔日的狱中难友们——四川省第二监狱自杀的姚品华丶刘德珍丶周惠君,病死的田素珍丶陈德芬,被斗死的牟光珍……她们的後人亲属朋友,把心中掩埋多年的苦难统统倒出来大白天下;

我多麽希望狱友姜书梅丶关押了二十年就疯了二十年的王大芹——如果她们已经辞世——她们的儿女丶侄儿丶侄女丶邻居乡里,请代她们发声;

我多麽希望那位被枪毙的极其善良的反革命熊兴珍,她那生不如死的丈夫,在大哭嚎啕的同时大声诉说熊兴珍和他自己的遭遇。

还有,男犯中队因越狱被枪毙的汪洋;第一个为文革祭刀被枪毙的省二监就业队砖瓦厂的残疾老人张占松;被枪毙的前中国人民志愿军丶“蜕化变质”的革命干部江开华,还有男中队数目庞大的被死去和被“敲了沙罐”的犯人们……请知情者都站出来,为这些永远无法还自己清白的死者发声。

还有,四川省第二监狱当年的监狱长夏钰钦,厂部干事王连辉,管教股陈股长,我们中队的女队长唐正芳丶张国玲丶周道珍丶左桂修丶邓明琴丶谭大淑等等上千个狱吏和警卫——包括王连辉丶唐正芳这类对犯人手下留情的良心狱卒,都是完全的知情人——是监狱里罪行的操刀者和见证人,他们几十年随意操控被囚者的档案丶毒打折磨被囚者丶与公检法配合枪毙杀害狱中男女,刑讯逼供编造丶包括编造全国最大的狱中冤案等等,等等。希望这些当事者幡然醒悟,立功赎罪,把监狱里不为人知的证据,实情内幕,秘密揭露出来,释放心灵重负,洗涤手上血迹,获得自赎机会。

如果你认为真实的历史对於中国人很重要,真实的历史对於子孙後代很重要,真实的历史对於整个世界也很重要,那就请你站出来,我们一起奉献,为恢复中国的历史原貌努力!

+++++++++++++++++

齐家贞,齐氏文化基金会创始人。在港台出版有长篇自传《自由神的眼泪──父女两代囚徒的真实故事》(再版时更名《黑墙里的幸存者》),和《红狗──一个被释女囚的真实故事》,另一部姊妹篇《蓝太阳——她重生了,在澳大利亚》将近完成。另着有散文丶短篇小说多种。2005年底加入独立中文笔会,2009年11月选为理事至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