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一国两制”理论与现实的困境

Share on Google+

为香港、澳门而设定的“一国两制”实施至今,出现了困境。

在中国隆重纪念澳门回归15周年之际,联系到日前香港为争取普选而持续两个多月的“占中”抗争结局,世界将目光投向中国实施多年的“一国两制”,想从中窥探出中国政治风向。然而,中央继续高调宣讲的“一国两制”,在言词上相较于过往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台湾民众通过这次选举,用投票表达了他们对香港、澳门模式的担忧与提防。可见,中国时下实行的“一国两制”并不能说已经成功,而是仍然有待时间检验,有待人心评测的对象。

从人类发展历史来看,其实中国时下实行的“一国两制”并不是什么首创。我们在远古时期的部落兼并统治与漫长的封建割据融合的历史剧幕中,就经常看到大部落在吞并一些相对小的部落后,保持该部落的各项管理及生活习俗,只是要求他们对大部门臣服,就是到了封建时期,我们也经常看到大汉王朝对周边尤其是北方小数民族采取尊重其政制历轨,完全不作任何政治、经济、文化乃至社会改变,只要称臣岁朝即可。这种承认一个大汉王朝,而保持各自部落或小国各项原貌的管治方式,岂不是典型的“一国两制”,甚至是“一国多制”。

事实上,不仅中国历史上屡屡出现这种一国两制或多制的时期,就是欧洲历史也屡见不鲜,直至当代二战后的世界格局,也是个典型存在一国多制的时期。如美国至今不仅许多州有在美利坚合众国旗下的不同制度,而且还存在不少托管州,如离我们很近的塞班岛等,就是名义上隶属于美国,但实际上很不同于美国本土的管治制度的一个托管州。可见,世界历史与今天,均存在着多种一国两制与多制现象,因此“一国两制”既不是今天的首创,更不是某国的专属,而是人类历史发展中的一种普遍存在。

当揭开“一国两制”神秘或神圣的面纱时,我们再以平常心理来看待这个问题,就会更好理解今天中国“一国两制”的实质。

既然人类历史与现实广泛存在着一国两制甚至多制的情况,那么今天中国何以要如此强调这种所谓“一国两制”呢?皆因从马列理论中的历史机械一元决定论出发,人类演化只有一个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直线性轨迹,并且人类必需最终归属于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个理论模式中,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是截然对立的,是必需社会主义要埋葬资本主义,要成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既然这么个势不两立、形同水火的制度线性发展,怎么可能共存于同一国家的同一时期?所以,这就是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政策,是需要将现实与理论的这种不自治性作出特别的解释,于是特别的强调就成为一种不得不采取的形式。相对而言,在世界其他一些国家与历史上,对于此种情况大都平常视之,也就不足特别。

然而,正是中国这种特别,恰恰暴露出这种制度的存在与其信奉理论的背离,这就直接引出一个现实的问题:最终是现实依从于理论,还是理论将依从于现实?若现实依从理论,那么早晚“一国两制”就是暂时的权宜之计,终究是要变成一国一制的,社会主义终究是要消灭资本主义的。而如果相反,现实的实践证明出两制中另一非主流制,即香港、澳门制度,更适宜民众需要,更利于社会发展,那么理论能否修正于现实呢?说实在的,这一直是中国当局回避的问题,也是理论界不去涉足的问题,然而,这可能才是今日一国两制陷入困境的真问题。

人类社会制度设置原本是为了人的更好发展,是为了民众的福祉,而不是人们的生存与发展是为了印证或适应某个制度与某种理论,即理论与制度是为人设置的,而不是人为理论与制度而设置。如果能够认识到这点,那么一国两制或者一国多制就是历史发展的常态,就是人类摸索总结发展制度的尝试,人类不应该先天地设定某制度的优越与先进,进而必须消灭、代替另一制度,而是充分融合一切制度尝试努力后的成果,在这种尝试中集优去劣,形成最有利于人的发展的制度。

如果事先人为设定了某一制度的优越,那么另外的制度就成为要提防并消灭的对像。这种被设定的制度,势必千方百计要证明自身的优越,而将那些所谓落后的要消灭的制度置于被批判的、被淘汰的地位。在这种理论设定的优越制度下,主观上就不允许其它制度显示其优越。试想,如果那种理论上都设定要被消灭的制度有优越,甚至比理论设定优越制度更优越,那岂不是证明理论的错误,这就会客观上击毁建立于该理论的政权基础,动摇到统治集团的核心利益,自然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马列的历史观就决定了社会主义制度不会容忍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不会允许在一国之内最后实践证明香港、澳门比大陆更适宜人的发展与符合历史规律。在这个理论前提下,因香港、澳门而设定的“一国两制”就是为了回归而定的权宜之计,它是为了最终消灭香港、澳门制度的过度。在这个过度时期,当然不可能让其自由发展,进而彰显出优于大陆的制度优势。如果任由香港澳门发展而最终显示了其更优越,那就面临大陆港澳化还是港澳大陆化的选项困境,那将危及马列历史定论与现实权力基础,那当然是不被允许的。而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局面的发生,对港澳扼制其生机,消磨其优势,阻断其革新,压制其权利,使其不断显示制度劣于大陆,不断依赖追随于大陆,进而全面被大陆所控制,实现港澳大陆化,如此,才符合用实例证明社会主义优越于资本主义,最终消灭资本主义之历史定论。从多年的历史来看,这种以历史定论来框制现实已经严重阻碍了港澳的发展,是导致今天“占中”以及台湾投票变局的深刻根由,也揭示了“一国两制”泥足深陷。

要使“一国两制”突出困局,就应放下那种历史决定说的理论定势,跳出让现实制度服从于理论的窠臼,以平等竞优的心态来看待“两制”,切实“坚持以人为本的施政理念,察民情、知民需、解民忧、纾民困,妥善处理社会多元诉求,平衡好各方利益,积极营造更加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要让广大居民更好分享发展成果,改善生活质量,提高幸福指数。”使制度充分彰显各自的优势,通过“两制”互相集优补劣,最终形成超越两制局限,集成两制优势,适宜民众意愿,符合历史发展的新制度。若如此,今日中国“一国两制”困局方得最终走出困境,迎来新生。

来源:东网

阅读次数:1,6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