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及中国游客中的不文明现象,我们不应把所有的不文明行为视为“中国人不文明”。

中国乘客在泰国亚航的飞机上将热水泼到了一位空乘人员身上,随行的男乘客大骂“我连你飞机都炸掉”,导致飞机返航。这个新闻在日本也报道了。大陆的报纸指出中国游客中的不文明现象,例如在酒店的公共区域大声喧哗,影响他人休息等。在我的印象中,在日本的中国游客,特别是单人游客,他们总是很礼貌。但我经常看到在香港、东南亚、欧洲等中国游客形象不佳的新闻。

在中国国内也发生同样的事情。在北京的某个餐馆,我遇到从内陆地区来的一个旅行团,他们都是年岁比较高,都喝酒很厉害,大声喧哗,对服务员做些不礼貌的行为。然后店里一个年轻的客人指责他们:“这里是公共场所,不要太吵闹。”他们听到这些话,开始生气,把桌子上的杯子等餐具摔到地板上。

最近我在微信里看到几个年轻人批判乡下老人在旅途不文明行为的意见。他们谈到这些老人的文化水平和人格的问题。但我认为,这些不讲礼貌的乡下老人,也大都是平时不是那样,而是有礼貌的普通公民。对这些老人来说,去旅行好像过节一样在他们的人生上是很特别的活动,所以他们以为在旅途可以做任性的行为。在日本,1970到1980年代,农业协同组合等组织很多乡下人的旅游团,出国旅游。他们在国外做过很多不礼貌的行为,被外国人批判得很多。他们也是年岁较高的乡下人,大都是平时很老实的普通公民。对他们来说,海外旅游像参加喜筵一样是很特别的机会。

另外,在东京,我看到一个从中国乡下来的旅游团,他们都坐在人行道上,被很多步行者很奇异地注视。这也不是人格和文化水平的问题,而是他们没想到大城市生活的疲劳,跟我们城市人没想到农村生活上的辛苦一样。东京的街道、交通都是很系统化,这是很方便,但对不习惯人来说,容易疲劳的。小津安二郎导演的《东京物语》里有从乡下来到东京的老夫妇,去海边,但他们觉得太累,就坐在防波堤上的场面。他们平时没经验过这种的疲劳,也没想到去咖啡店等城市人的休息办法。我觉得这类的行为,不是“文明不文明,讲不讲礼貌”的问题,而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会慢慢减少的。

而泰国亚航的事情也不是“文明不文明”的问题,而是犯罪行为。世界各地都有犯罪者。我经常在报纸上看到,外国人乘客,包括日本人乘客,在飞机上做过犯罪行为的新闻。我不知道这种犯罪里中国人犯的多不多。言及中国游客中的不文明现象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把所有的不文明行为视为“中国人不文明”等单一的表现。

在公共区域大声喧哗等的不文明行为,要减少的话,必须增加批判和监视这些行为。1970到1980年代,日本旅游团的不文明行为,受到国内外的批判后,越来越少了。他们大都是本来是善人。我认为中国的这些事情也是同样的。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