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地方的基层政府将网络技术用于地方政治,尤其是用来打击报复对领导干部的监督,对一些监督的言语以及帖子进行删除,以及封堵监督者的IP地址,甚至动用警力去抓捕监督者,我国网络反腐的难点就在于此。

对于网络监督来说,我想对其发展产生威胁最大的莫过于当权者手中的政治暴力。政治暴力来源于当权者“权力不用过期作废”的官僚思想,以及我国古代“家天下”思想的残余和对个人私利的保护。它具体表现为轻度暴力和重度暴力,对于我们的老百姓而言,不论是经济,政治还是社会方面来看,都不会带来好的影响。

一、政治暴力的产生

“权力不用过期作废”的腐朽文化。说它腐朽,因为当权者并不是用其手中的权力为老百姓谋福祉,而是为了攫取个人的利益,搜刮民脂民膏。他们认为,自己十年寒窗,熬过了苦日子,好不容易有点权利了,如果不为自己捞点好处,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即使一开始,他们的志向,是为了忠君爱国,为了黎民百姓,但是在腐朽的官场文化的熏陶下,也会向金钱和权力而丢弃尊严。现在的这些官员通过哪些项目来谋取私利呢?我想集中在工程建设和人事调动这两个方面。首先,他作为当权者掌握着土地资源以及工程招标最核心的信息,通过这些资源的交换来谋利,如果辖区内没有这些资源可用的时候,他们就会想起人事调动,通过提拔下级,调动岗位来贪污腐败。“要想富,动干部”早已是他们掘金的游戏规则。当年的巢湖市市委书记周光全,在任期内先后收受了想提拔的20多个下级官员的贿赂,在用钱,用人等方面,那是完全一个人说了算。这种“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思想在官场普遍存在,这些当权者根本就不想听到异己的声音,当然也就更不能听到民声。一旦一些人“吃了熊心豹子豹子胆”反对的话,他们就会采取打击报复的方式让你屈服。

我国经历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家天下”的思想就是在当下,仍然普遍存在民众的脑子里,甚至是血液里,当然在自由兴盛的现代社会,“家天下”的这种思想已然没有了存在的根基,但是他们仍然找到了滋生的沃土,在官场中挥之不去。曾经网上就有公务员吐槽,在领导面前喝酒说错话,被当场罚面壁思过,有的公务员来迟一些,被当场罚烈酒三杯,再每一个人敬一杯,一圈下来,当场喝死的也时有发生,丢了工作的跟丢了命的相比也就很幸运了,能这样离开官场也是一种解脱。我们是能够看得到的,这些家长,跟我们的法律一样,容不得半点侵犯。

官员对一己私利的保护。我们说网络监督,揭露一些官员的腐败事迹,这就是张华老师总结的“面子”的问题的话,那么断了他们的财路就是算是侵犯了他们的“里子”的问题了。我们总是看到,新闻上说官员被记大过,行政处罚了,被停职或者引咎辞职,实际上他们也不怎么担心,因为并没有伤及他们背后的利益链条,他们都是理性经济人,看中的是私利的最大化,外在的面子,只是为他们造就声望的工具罢了。他们不满足体制内的微薄收入,通过各种寻租,把实现公共利益当成输送腐败资金的通道,这些租金就是通过对市场的干预来实现的。我们从所有腐败的官员的落马阴影中都能看到他们都试图对来自外在的监督进行过抵抗或者是打击报复。

二、政治暴力的表现

一些地方的基层政府将网络技术用于地方政治,尤其是用来打击报复对领导干部的监督,对一些监督的言语以及帖子进行删除,以及封堵监督者的IP地址,甚至动用警力去抓捕监督者,我国网络反腐的难点就在于此,网络中的政治暴力俨然已经阻碍了民众监督官员腐败的一道屏风。

我们曾经都以为网络是一个谁也不认识谁的世界,在这里我们可以畅所欲言,因为在虚拟的世界里,没有知道你是一位老大爷还是一位十八岁的妙龄少女。政府之所以强化对网络的控制,也是因为网络中存在一些散布虚假信息,谣言,甚至是犯罪的行为,确实应该加强监督,但是这不能成为地方政府采取政治暴力保护腐败官员的理由。

轻度暴力,主要指的是对网络反腐的网络封杀,网络提供商对曝光的帖子,视频或者博客等进行删除,灌水,封堵IP等举动。天津就有过一位领导,在回答记者采访“女教师陪酒”的问题时就嚎过:“新华网不就是一个文化单位嘛,我是主管文化的,你敢在新华网上曝光,我就让它关闭”。这些话听起来确实让人有点害怕,他能够挺直腰板说这话,也就说明他的权力不小,轻度的政治暴力连新华网都可以关掉,其他商业网站更就不用讲了。当然这位记者还是很勇敢的曝光了,说明了新华网不是吃素的。网络运营商目的是为了营利,这种情况下,如果得罪了公权力,肯定会遭到报复,顺从的话,自己不但能获得保护,还能获得报酬,他们勾结腐败分子的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当然也有那么几个网站或者媒体不吃那套,但是政治暴力的压力最终还是会让他们屈服,除非事件本身就很严重,或者事件经过曝光产生了极大的社会反应。

重度暴力,是指政府在封杀帖子等无果的情况下,使用杀鸡吓猴式的手段对有关监督者进行抓捕,已达到预期效果,按照其实施暴力的程度可分为警告、威胁、抓捕。什么意思呢?他们对于你举报或者监督行为,对你进行警告,不然就影响你的工作,影响你的年终奖等等;然后警告无果的情况下,有一种近似流氓性质的威胁,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你的孩子在哪所幼儿园上学,告诉你你的爱人在哪个单位上班,家里几口人,你还不得吓坏了;再无果的时候,动用警力对你进行抓捕拘留你;你不要一位他们会按照从轻到重的这种逻辑来实施重度暴力,这得看他们的心情,是不按照逻辑出牌的,也有可能他就忍者呢;这些都是不确定的,但是能确定的是这些腐败行为的产生使我们的监督机制的不到位,对我们的官员没有伤经动骨的监督效果。

三、政治暴力背后的“烂账”

我们大致清楚政治暴力一旦产生就会产生一定的破坏力,伤害到的不但是政府与人民的关系,也会浪费大量的社会资源,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算算政治暴力带来的烂账。

从经济的角度讲,政治暴力的产生,付出了极大的成本,因为公权力会利用我们的税金去执行政治暴力,这无疑增加了行政成本,警力的滥用更是浪费了社会资源。从表面上看公权力获得了胜利压制了刁民,但是实际上这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因为,政治暴力的实施,不仅花费极大的社会成本,伤害了老百姓的感情,更使得政府与人民的关系紧张,政府的公信力受损,要知道,去缓和这种关系,重建公信力,成本又是不可计的。

从政治的角度讲,这些政治暴力的实施貌似达到了当权者增加自己威严的目的,但是使得老百姓对公权力失去了信心,政治合法性也在一定程度上遭遇危机,那些遭到政治暴力威胁的人,会逐渐失去参与政治的热情,试想,我们一直强调的民主政治将如何发展。政治暴力使得人们难以深度信任政府,政府的公信力面临挑战。

我们再从社会的角度看看政治暴力,可能讲的有点夸大,某些官员通过政治暴力来控制老百姓的口,但是“防民之口犹如防川”,社会上积压的不平之气,对那些贪官污吏的愤怒没有一个可以发泄的地方,憋在心里都少都会憋出点问题,社会的不稳定因素不断增加,一旦超过了社会的承压底线,就会爆发社会大问题。

还有一点就是使得我们的官场文化浑浊不堪,那些封建糟粕思想,在官场弥漫后,使得政府的服务意识减弱,老百姓那种“官不和民斗”的观念也会增强,斗也斗不过,那就不带你玩了,这种远离政治的文化生态一旦产生,制度也就开历史的倒车。这不但在老百姓中产生,也会在官场中产生“良劣币驱逐良币”的后果,使得我们的社会主义文明建设难以迈步。

在对待政治暴力的这个问题上,笔者的观点或者说有点过了,在我们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之下,这些腐败的寄生虫最终会被铲除,从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打倒的一个个大老虎,一大群一大群的小苍蝇,说明,我们的政治暴力实施的空间将越来越小,但是我们仍然不能放松警惕,我们需要用制度、法治将公权力关进笼子里,使得网络反腐的平台越来越大,越来越好,让公权力的使用越来越透明,切实做到公权力为人民服务。

参考文献:

(1)《2010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汝信、陆学艺、李培林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

(2)《当代中国公权力网络监督研究》,张华 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 2013年版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