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立:也谈希腊智慧和耶路撒冷智慧

Share on Google+

——《刘军宁:从希腊智慧到耶路撒冷智慧》读后

刘军宁先生这篇文章引起了很多争论。这些争论事实上可能没有对错,只要能启发我们思考就有足够的价值。

刘老师的文章中提到的希腊的智慧和耶路撒冷的智慧在人类文明的各个阶段都是有争议的主题。中国传统上有德和才的争论,康德哲学里有人的认知理性和实践理性,讲的都是类似的理论。

我们今天关注一个话题:为什么自由民主是好的?具有希腊智慧的人会证明自由民主如何基于人性构建了一个符合人类普遍幸福的政治制度。具有耶路撒冷智慧的人则会论证这符合上帝创造人的本意,是无需论证的。

社会科学不同于自然科学之处在于,它不是严密的科学,而是基于一种概率上的认知,而且对结果的好坏也标准不一。因此,当你论证自由民主有多么好的时候,反对者完全可以给出相反的理由证明专制独裁多么好。这正是目前许多五毛文人所竭力要做的事。当然,我们可以说基于人类越来越多的经验,反对自由民主的声音会越来越小,但我们无法象解释牛顿定律一样让13亿中国人普遍接受自由民主比一党专制就是好。

因此,那些对自由有信仰的民族,可能会首先建成一个宪政政体,并且本着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一步一步建设成自由与繁荣的国度。而过度相信人类理性能力的民族,则可能陷入知致命的自负,某种程度上的短期成功反而促进了国家暴力对普遍幸福的剥夺和压制。从英国传统和欧洲大陆传统的对比就可以看到这一点。

所以刘军宁老师站在保守英国自由传统的立场上,反对崇尚人类理性能力的杜威等学者。

但世界发展的诡异之处在于,崇尚耶路撒冷智慧的人谦卑的认为人类的智慧在上帝面前是渺小的,是难以找到绝对真理的。如果把这个理论应用于我们目前正在争论的两个智慧谁更重要,恰好推出,我们不能拍着胸脯说,耶路撒冷智慧一定要优越于希腊智慧。

实际上,上面推断耶路萨勒智慧高于希腊智慧的逻辑也是依靠我们的头脑进行分析,既然我们有了思考能力,那么人们就无法放弃这种能力。关键是人类的理性能力应用到何种程度才是合适的?

崇尚希腊智慧的人有个充分的理由,因为世界上的信仰是多元的,伊斯兰教也有超过10亿人信仰,耶路撒冷的智慧一定高于麦加的智慧吗?最崇拜信仰的国家往往是政教合一的国家,可是人类文明的进步不是恰恰表现为政教分离吗?如何让宗教信仰为人类的幸福谋利而不是用教条来禁锢人们的思想,这正是希腊智慧的崇拜者引以为豪的事情。

所以,我个人观点,希腊智慧和耶路撒冷智慧,各自有其闪光点,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谦卑的认识到我们人类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

2014年6月30日

阅读次数:8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