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本月中旬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第十八届五次全会上提出党政干部要“遵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以来,“规矩”一词日益成为网络热词,各种探讨“规矩”的文章云涌于媒体。可以预见,不久将来,“讲规矩”就是中国政治生活的新常态。

“规矩”一词由来已久,是中国古汉语中经常用到的词。“规矩”本意是指校正圆形、方形的两种工具,后来引申为标准、法度。今天,中国官方要求党员与干部所遵守的政治规矩所指:党章是全党必须遵循的总章程,也是总规矩;国家法律是党员、干部必须遵守的规矩;党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优良传统和工作惯例也是重要的党内规矩;纪律是成文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纪律的规矩是不成文的纪律;纪律是刚性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纪律的规矩是自我约束的纪律。由此可见,今天中共党内所言“规矩”具有刚性和柔性两方面,其中党章、党纪、国法是刚性的、强制性的、硬约束的,触犯就有政治生命与自然生命危险的规矩;而优良传统、工作惯例等则是柔性的、约定俗成的、依靠人的自觉遵守的规矩。
尽管今天中国官方对规矩进行了诸多详细阐述,但是应该看到,中国数千年来规矩的内核就是“人间正道”。可以说一切国家的法度、伦理、纲常,本质上都是对人间正道的一种反映,是一定时期人们对自然与社会正道的认识结晶。至于传统、惯例等就更是经验层面的对正道的认识。说实在的,不管现代汉语有多丰富的表述,假以党章、国法、纪律、制度等等,都无法脱离开正道的主宰,都必须受制于正道。一切党纪、国法要想有生命力,就必须得反映人间正道,体现正道,否则早晚必将被淘汰。就此而言,正道是规矩的生命,是规矩得以延续与具有不得不为人遵守的强制性的主导力。

人们之所以不得不遵守规矩,皆因规矩之内核的正道能使任何违背者受到惩罚。半个多世纪来,中国许多时候行走在背离规矩的道上,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此我们且不说那些违背自然规律的大炼钢铁、亩产十几万斤粮等等的大跃进的完全无视规矩,就是文革破四旧、打烂孔家店等等对文化礼仪道德规矩的摧毁,使民族至今仍因价值崩溃而深受其害。还应该反省的是,半个多世纪来中国政治生活的规矩没有得到遵守,先出现1976年前的无法无天,打烂公检法,推倒一切规矩闹革命,到76年后,一群退休老人,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在家庭中开个生活会居然就将总书记胡耀邦罢免排挤,之后又将总书记赵紫阳以分裂党为名软禁致死。这种完全不顾党纪国法的行径,给中共政治生活带来严重的损害,使党内规矩荡然无存,为官正道横遭践踏,歪门邪道肆意横行。

正是基于这种权力破坏规矩的劣习,随后中国又上演了退休普遍党员在国事活动场合公然凌驾于总书记之上,并且长期居于众常委之前,导致国家法度失序,规矩废弃。进而出现退休者长期干预朝政,弄权玩法,广布党羽,掣肘继任,促使一批官吏竞相追随而抛弃正道,罔顾规矩,无视法制,将党的权力效忠于个人,导致国事混乱衰微,党纪法度废弛。由于这种罔顾法纪,践踏规矩的行径,严重毒化了官僚队伍,形成了拉帮结派、营私舞弊、门第投靠、帮派传承、利益输送,导致官场正气不彰、腐败泛滥、危机四伏。

这种完全拐离人间正道,无视党纪国法,以潜规则破坏代替明规矩的行径,已经将中国推向了灾难的深渊。面对这种状况,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王岐山为代表的一批体制内反腐势力,明确亮出要立规矩,明法度,以彰明党纪国法,恢复人间正道,来铲除官僚队伍中腐化堕落的毒瘤。然而,二十几年来养成的一批顽固贪腐反动势力,他们无视人间正道,践踏社会规矩,违背党纪国法,对反腐先是消极抵制,后负隅顽抗,再伺机反扑与东山再起。可以说,中国目前反腐力量强调立规矩,遵规矩,就是想克制那些破坏规矩、无视规矩的贪腐势力,让中国政治生活出离混乱而步入正道。

中国当下如何才能尽快让党政干部遵守规矩呢?首先,就应该充分解放那些多年深受破坏规矩者迫害的人,平反昭雪那些因遵守规矩而受到不公对待的人,调动社会遵从人间正道的积极性,切实加强维护正道的力量;其次,要严惩那些破坏规矩、践踏正道者,使社会看到罪恶应得的报应,从而警戒后人,除恶扬善;再者,立定一切规矩的核心是人间正道,将一切不符正道的党纪国法坚决修改废止,使党纪国法真正拥有正道的生命力,从而使人们发自内心敬畏遵从规矩。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