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受法国《查理周刊》事件的影响,不少网友都开始讨论言论自由有没有边界、边界在哪里的问题。本文也来谈谈权利的边界的问题。

不久之前我写了篇文章——《“社会控制”批判》。文中说道,社会中的法律、道德等等规范,是在人们的长期的交往和博弈中逐渐形成的自然秩序;社会规则演化的方向是使矛盾和冲突最小化。这篇文章后面有人回应说:

“一人一个房间 大家都不交流那就没矛盾没冲突了。”

对此我回应说:

“权利规则大致就是每个人有个自己的空间,在这空间里干什么都行,只要不影响别人。完全没有交流,那就不成个社会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权利本身就是界限的意思——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他人无权干涉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之内,你可以自由采取行动,并且为自己的行动承担责任。另一方面,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别人不能干涉你的自由,你也不能干涉别人的自由,尤其不能用暴力来强制别人。这是关于权利边界的最简单的原则。

说社会规则是自然演进的产物,意思是说社会规则既不是人为的,因此政府想怎么规定就怎么规定;也不是先天如此,因此绝对不能改变。就拿在马路上开车来说,其实左侧通行和右侧通行都是可以的,并没有一条先天的规则说必须左侧通行或者必须右侧通行。至于一个社会究竟是采用左侧通行还是右侧通行,则是历史造成的,并不是今天谁想改就能随便改的。这就好像是物理学中所说的“对称性破缺”一样。

那么,为什么会有权利这回事,而不是凡事只从结果出发,只允许人们做能够带来好结果的事,不许做会带来坏结果的事呢?比如说,为什么要有言论自由,而不是只允许人们说对的话、好的话,不许说错的话、坏的话呢?这是因为我们的理性是有限的,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会带来好结果还是坏结果,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是对是错。因此我们必须允许每个人在一定范围内自行尝试并承担后果。可以说,只要有权利这回事,就必然会有滥用权利造成某些不良后果的风险。但是如果禁止做一切可能会带来坏结果的事,我们也会错过很多美好的东西。

权利规则的演化方向在于使社会矛盾和冲突最小化。我在《“社会控制”批判》一文中说道:

“比如说,各个文明社会通常都会有尊重他人的生命和财产的规则,不可杀人、不可偷窃是各文明社会普遍的道德法则。显然,如果允许杀人和偷窃,你杀我,我也可以杀你,你偷我的东西,我也可以偷你的东西,人们之间的矛盾就会层出不穷。

“再比如,在小型的同质化社会中,压制思想和言论、要求大家保持一致,或许是一种有效的减少矛盾的做法,但是在大型的异质化社会中,要求人们在思想和言论上保持一致就会变得十分困难,这样做就不如要求人们尊重彼此的思想和言论自由更加有效了。”

为了实现减少社会矛盾和冲突的目标,权利规则必须是抽象的。还拿在马路上开车来说,交通规则只能规定所有车辆都要靠左行驶或者靠右行驶,不能规定张三靠左行驶,李四靠右行驶……后一种规则显然会造成大量的麻烦。

再拿言论自由来说,《查理周刊》事件之后,有一种论调是我们应该反思言论自由的界限,比如应该禁止嘲讽伊斯兰教。可是任何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都不可能把某种具体的宗教或者意识形态写入法律。像我国把马克思主义写入宪法,就是有问题的。法律不可能仅仅禁止嘲讽伊斯兰教,要想立法禁止嘲讽伊斯兰教,就必须立法禁止嘲讽所有的宗教。如果说伊斯兰教不能嘲讽,但是基督教和佛教可以嘲讽,这就不符合“权利规则必须是抽象的”这一原则。另一方面,从“抽象规则”的原则出发,如果你认为恐怖分子暗杀《查理周刊》漫画家的行为是合理的,你就必须认为美国派间谍来暗杀经常嘲讽美国的胡锡进和司马南也是合理的。正义女神是蒙眼的,她看不到行为者的面貌和身份。

除了必须是抽象的之外,权利规则还必须是稳定、可预期的。还就交通规则来说,虽然理论上说左侧通行和右侧通行都同样是可行的,但是如果朝令夕改,今天左侧通行,明天右侧通行,或者这条路左侧通行,那条路右侧通行,显然也会造成大量的麻烦。因此,只要一发生什么不幸事件就修改现有的权利规则,显然是不行的。权利规则是长期历史经验的积累,不能根据一时的需要随意修改。如果像我国宪法一样,每次换届都要修改一次,是不可取的。减少矛盾冲突也要根据长期后果来评估,屈服于暴力或许能够换得一时安宁,但从长期来看只会鼓励更多的暴力。

最后,权利的边界总是存在一定的模糊性,就像自然语言总是存在模糊性一样。这是因为权利规则不是天赋的,而是演化的产物。演化总是不完美的。在普通法国家,权利的边界是在司法判例中不断清晰化的。有人说,权利和权利之间不会发生矛盾。这或许是权利规则的最终目标。然而在现实世界中,权利的边界总是在不同主体的权利主张发生矛盾时才通过司法判例得以清晰化的。总是可能会出现以前没有出现过的新情况,使本来模糊的权利边界需要变得更加清晰。因此,权利规则也并非不能改变,不过这种改变多是小修小补,而不是推倒重来。还拿法国来说,如果立法禁止嘲讽宗教,就等于推翻了法国一百多年来所坚持的言论自由和政教分离原则,这恐怕是法国人民无法接受的。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