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自由民主世界的媒体称赞台湾当局,好评如潮,繁花似锦。这里提出一项严厉的批评,批评台湾当局对大陆异议流亡人士的政策,给台湾当局一帖清醒剂。自从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台湾社会民主转型以来,台湾对待中国大陆的流亡异议人士的态度,越来越暧昧,越来越不合人道,非常违背民主国家起码的政治道德。把这些好容易逃出虎狼之国,踏上自由之路的人们胡乱遣返。台湾当局对待他们非常冷血严酷,假作痴聋,敏捷地没收他们的手机,切断他们与外界,尤其是新闻界的联络,然后一手遮天,冷漠处理,甚至不顾大陆可能的酷刑和极刑而遣返回中国大陆。台湾当局的行为受到了民主自由社会的谴责。在崇尚民主自由的现代社会里,存在着一道非常严肃的政治道德律令:凡是已经获得了自由民主的国家和人民,有义务关注和协助与他们同一民族、统一文化的国家和人民争取解放的事业。例如今天的韩国对朝鲜,冷战时期的西德对东德。(与此平行的是:凡是前殖民地宗主国的政府和人民有义务关注和协助前殖民地的人民争取解放的事业。例如法国对阿尔及利亚,英国对香港。)台湾与中国大陆同族同文,已经获得了民主自由,台湾社会肩负着关注和协助大陆人民争取自由解放的义务。

历史的鲜明对比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不要因为现在台湾当局受到国际上广泛的赞许,就看不见台湾当局漠视大陆流亡异议人士的冷血行径。历史是人民书写的。中国人民不会忘记,在1959-1961年大饥荒的年代,香港市民自发地送衣送食,乃至阻拦警车,救援偷渡到港的大陆难民。1979年数以万计的越南(华侨)难民木船在公海上被拒绝登岸,是德国人民和政府伸出了援手,接纳了这些躲避共产灾难的男女老幼。这些悲天悯人的人道英雄故事不仅众口皆碑,而且也早已刻石成碑,昭告后人。

中国大陆的流亡异议人士并非愚钝,并没有分食台湾社会福利的非分之想,确认台湾地狭人稠,人口密度超高;只是因为台湾近在咫尺,语文方便,不过是借取方便之道,投奔自由而已。从地理现实和政治处境考量,台湾当局不可能完全回避大陆流亡异议人士的问题;应该冷静切实地处理。

“台湾没有难民法”仅是托词而已

所谓“台湾没有难民法,不易解决难民问题云云,仅是官方的托词而已,实际上是不愿意面对现实。不为难民事务立法,是朝野故意所为,却推脱说没有相关法律,不能依法行事。德国是欧洲接纳难民最多的国家。柏林墙倒塌以前是冷战双方对峙的最前线。除了从东德冒死偷渡到达的东德难民,立刻给与西德公民护照之外;每年还要接纳数以万计的土耳其、中东以及其它亚非国家难民。德国在1993年以前也没有难民法。只有基本法(宪法)的第十六条的难民条款。历年提出修正案,以适应德国社会的需要。冷战时代过去,本世纪的德国在2015年再次接纳大批中东战争难民,俄乌战争爆发以来,数以百万计的乌克兰妇女儿童大部分进入了德国。德国承担了收容安置的巨额支出(住宅、救济、儿童入学、医疗),难民的涌入造成一系列社会问题:房荒、治安恶化、教育资源匮乏、物价上扬……必然影响到公众的舆论,乃至政坛左右各方的动荡。德国出现了极端右派的选项党AfD。德国的领土略大于波兰,略小于法国,(约相当于山东和河南两省之和),八千三百万人口,是欧盟人口最多的国家,却长期接受了投奔欧洲的难民之大部,为自由民主世界承担了重大的民族牺牲。

责无旁贷

台湾地处东海一隅,与中国大陆隔海相望,也是反抗中共专制政权的最前哨。香港已全遭中共国安法的阴影笼罩。既然台湾在民选总统、言论自由诸方面完成向民主社会全面转型,台湾的知识界也应该主导舆论向政府当局提出正确对待大陆流亡异议人士的问题。替天行道,合理处置大陆人士的问题,责无旁贷,也是打击中共专制,彰显台湾民主的标志性事务。台湾城乡已经教育普及,渐入人文和谐的书香社会。替天行道,就要有一点侠肝义胆,勇于担当,不可装聋作哑,面对大陆异议人士流亡过境,笑脸迎入,礼貌送出,好来好散,皆大欢喜。岂不是昭告全世界,台湾虽然不是联合国成员国,可是在处理中国大陆难民问题上,识理大度,高风亮节,绝不稍逊于联合国成员?

毕竟海峡两岸海空阻隔,再加上中共军警的围追堵截,大陆流亡人士不大可能大批穿越台湾出走。台湾朝野以人道为襟怀,化关隘为坦途,海外中国民主运动当然会心存感激,大陆人民绝不会忘记台湾人民高抬贵手的救危之恩。

(匈牙利是欧盟成员国,负有《都柏林公约》的义务,但是匈政府拒绝欧盟的难民摊派,现在欧盟要求匈至少应该承担财政支出)。

来源:作者提供

2024年5月8日

作者 editor

《彭小明:严厉批评台湾当局对大陆异议流亡人士的政策》有2条评论
  1. 歡迎國際和平友人
    2024-02-21 中國時報 徐宗懋/資深媒體人

    由前台大校長管中閔先生所創辦的「亞太千里論壇」,繼去年9月舉辦前新加坡外長楊榮文先生的兩岸和平講座造成轟動後,今年3月5日將舉行第2場的講座。這次更直接切入台灣當前的戰略局勢,主講者為前日本防衛廳官房長、前內閣官房副長官補、現任日本國際地政學研究所所長柳澤協二,講題是「從日本看台灣海峽有事」。
    毫無疑問,就台灣生存環境來說,美國和日本是最具戰略意義的國家,兩國立場一致、也有些微的差距。畢竟美國遠在太平洋東岸,日本卻是中國近鄰。近代史上,日本曾侵略中國,又曾經殖民台灣50年。大陸、台灣和日本三者之間存在複雜的情結,也很容易牽動敏感的神經。
    近年,台灣掀起「迷戀日本殖民」的扭曲心理:不少人對日本有超過現實的期待,希望日本能在危局中「救台灣」;因此特別凸顯日本右派分子的反中言論,充滿對抗與叫戰的氣氛,以致於不少人以為那就是日本政府的基本政策。對日本技術官僚和學界如何冷靜看待兩岸關係及日本的自處之道,知之甚少。
    柳澤協二先生的講座就是提供日本理性的和平聲音,其要點:在日本,「台灣有事等於日本有事」的看法被廣泛流傳,不過這中間有兩個環節並沒有說清楚:一、「台灣有事」具體指什麼?二、如何避免台灣有事?柳澤協二希望和台灣人一起思考:「為了避免戰爭,應該做些什麼?」簡單地說,這是日本有志之士期待各方共同努力維持區域穩定和平的見解,也是日本社會主流期待。
    這種國際友人的聲音正是目前台灣所缺乏的,也是台灣日陷窘境的根本原因之一;事實上,不僅是缺乏,蔡政府更是反其道而行。蔡總統會面的外國政治人物或國會議員,要不是歐洲的邊緣小國有求於我,就是別有用心的政客;為了收取演講費,或替軍火商或財團當說客,他們願意講出任何蔡政府最想聽的話。
    最明顯的就是英國最短命的首相特拉斯,去年5月拿了外交部豐厚的酬勞,來台講了一堆抗中的強硬話,不過最近被揭露:事隔3個月,她又曾向英國商業暨貿易大臣表示,希望加速遊說英國政府向大陸出售軍備。她後來的解釋是「選民託付」,意思就是兩面做人,都拿好處。外交部還替她辯護說「一碼歸一碼」,還感謝她「對台灣民主的支持」;等於是承認,這是赤裸裸的金錢交易,連「支持民主」的場面話也是用錢買來的。
    其實,這也是蔡總統立下的工作準則。過去一段時間,其實有一些非常著名的國際學者訪台。他們在國際學術界都有相當的地位,有著獨立的思考及對兩岸和平明確的主張。但蔡英文不見他們,當然更沒有興趣聽他們的見解;她寧願去跟一些有詐騙爭議的網紅拉感情。
    亞太千里論壇代表國際社會有關促進兩岸和平的主張和見解,開始有系統地被引進台灣,逐漸扭轉被蔡政府弱化的民智,讓台灣民眾更接近國際社會真正的聲音,而不是被國際政客賺錢詐騙術所蒙蔽。在台灣新政局中,這是民間智慧的重新啟動和建立的重要一步。

  2. 2019年6月,香港爆發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如何給予香港人人道援助,是否制定已延宕多年的《難民法》給予香港人政治避難資格,成為台灣朝野政治討論話題。蔡英文政府曾表示,若香港人遭政治壓迫、有政治庇護需求,政府會「個案處理」;但並未對細節進行說明。
    9月3日,香港政治領袖黃之鋒、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朱凱迪等赴台。黃之鋒與民主進步黨主席卓榮泰、民主進步黨秘書長羅文嘉及民主進步黨副秘書長林飛帆會面時,促請中華民國政府強化《港澳條例》等相關措施,以協助赴台港人。黃之鋒亦曾投書媒體,呼籲台灣完成《難民法》。9月4日,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出席「國際警察合作論壇」時,接受採訪表示「對於香港人民追求自由民主,是支持、而且非常支持」。針對黃之鋒呼籲台灣訂立《難民法》,蔡英文表示,現行法律已經足夠,可以在必要時提供香港人民協助。中華民國內政部指出,「接受難民是嚴肅的議題,需要考量人權、經濟、社會、文化及國家安全等因素,就如同世界上其他接受難民的國家一樣,必須凝聚全民共識。」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指,「多次高喊『撐香港』的台灣執政黨民進黨的回應,卻不如外界預期般積極,凸顯了蔡英文政府對香港問題的拿捏和顧忌」,引用分析指主因是避免主動挑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11月6日,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名譽教授兼一邊一國行動黨召集人楊其文批評,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定信發起的支持蔡英文連任總統之學術界連署聲明宣稱肯定蔡英文政府「堅持民主自由平等,與保障人權的成效」,事實上「除了誇大其詞,根本看不見成效」,《難民法》未立法就是一個例子。
    12月10日,香港自治運動主席陳云根表示,對於國際地位尚未被認證的中華民國而言,《難民法》恐怕會引發財政、司法等問題;如果台灣接受的難民母國並未承認中華民國主權,或是難民來自第三世界受到中共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一帶一路影響的國家,這些問題會讓台灣主權陷入雙重衝突;因此他不認為台灣應該制定《難民法》,「如果台灣夠勇敢也是可以做」,但必須好好評估風險。12月13日,長期力挺蔡英文的政治評論家林保華在新唐人亞太電視台政論節目公開支持蔡英文所稱「台灣不需要《難民法》」,稱《難民法》恐怕被中共政權利用衝擊國家安全。
    12月16日,前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在馬英九基金會新書《哪來的芒果乾?》發表會說,蔡英文將九二共識惡意扭曲為一國兩制,又利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宣稱「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催化台灣民眾的恐懼,藉此獲取政治利益;但香港民間團體要求台灣制定《難民法》保護香港抗爭者,蔡英文又說「不需要」。
    2020年1月5日,資深媒體人楊憲宏接受《呷新聞》採訪時爆料,在《難民法》一讀通過之後他聽到,中華民國總統府對此案有意見,才延宕至今;如今蔡英文改口稱台灣不需要《難民法》,讓他相當失望。5月27日,網路政論節目《童溫層》主持人童文薰抨擊,蔡英文任職行政院副院長時支持制定《難民法》,如今卻阻擋《難民法》立法。
    12月12日,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柳金財表示,民進黨執政後,衡估種種內外情勢變遷及國家安全需要,經由政治理性及政策可行性評估後,提出不制定《難民法》,反而是利於兩岸關係及國家安全,展現出自我高度克制,也避免中共當局批判《難民法》立法為實踐法理台獨之挑釁行徑。
    2021年8月26日,針對2021年塔利班攻勢衍生的阿富汗難民問題,中華民國外交部副發言人崔靜麟表示,「由於我國尚未完成制定《難民法》,因此政府將視實際狀況,配合國際社會以及理念相近國家的相關倡議,在能力範圍內提供可行的援助」。國民黨立委林思銘表示,民進黨在野時高調倡議制定《難民法》,執政後以各種理由推託立法,是說一套、做一套的雙標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