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6月05日

在飞香港的长途班机上,看了由华坚冯力士主演的2023年新出炉电影《拿破仑》,看后很失望,不管这位著名演艺派男演员演艺如何精湛,演得如何卖力,我觉得这部电影和他刻画的拿破仑绝不是我们所认知的历史上的拿破仑。导演显然是出于自己个人的好恶和观念,罔顾历史事实有意贬低矮化,甚至于丑化这位历史巨人。这让我觉得有话要说,不吐不快。

首先我想起多年前游览拿破仑最后一战的滑铁卢古战场遗迹的往事。2002年夏天暑假期间我与两个女儿一起驾车游欧洲,由大女儿开车,从北到南横穿了整个比利时,此行特地去了滑铁卢。1815年6月15日,抗法联军在此打败了东山再起的法国皇帝拿破仑,最后将他永久流放到大西洋的圣海伦娜岛终老。

古战场上有一座45米高的金字塔形人造高岗,顶上有一座重28吨的狮子雕像。这就是纪念滑铁卢一役的狮子岗。狮子岗下有个战况展示馆,以360度的环状展示当年的激烈战况。原来这个金字塔形的纪念碑是为参加抗法联军的荷兰奥兰治亲王(后继任为荷兰国王威廉二世,当时比利时还是荷兰的一部分)而建。狮子岗正是是奥兰治亲王落马之处。狮子岗是滑铁卢之战的战胜者纪念碑。隔壁就是打败拿破仑的联军统帅威灵顿将军开战前夜住宿的客栈,现为威灵顿博物馆。

蔡咏梅(左)2002年在滑铁卢古战场狮子岗下。(蔡咏梅拍摄)

但在狮子岗下的滑铁卢礼品店中,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礼品都是纪念滑铁卢的战败者拿破仑,打败拿破仑的威灵顿将军完全被忽视了,更不用提在这场战役中作用微不足道的奥兰治亲王。战胜者的纪念碑成了战败者的荣耀,这在全世界也怕是独一无二的了。

因为在人们眼中,拿破仑不是一个loser(失败者),曾经几乎百战百胜的战神虽然最终一战确实战败了,但从历史进步意义来说,他并不是输家。他征战的一生改变了历史,他留下的政治遗产或多或少是推动了历史的进步,他是一位历史功大于过的世界伟人,也是人类历史最后一位史诗级的悲剧英雄。

拿破伦出生于法国启蒙运动时代,崛起于法国大革命,他在1797年的里沃利战役首次展示了他傲视群雄的军事天才,率领法兰西共和国的军队打败了神圣罗马帝国率领的反法联军,捍卫了法国革命。自此以后,他南征北战,为法兰西而战,打遍欧陆,罕有敌手,是公认的军事天才。但他的历史地位还不仅止于此。

2017年5月,我在巴尔干国家斯洛文尼亚的首都卢布尔雅那,在国会广场上的卢布尔雅那大学附近,看到斯洛文尼亚人建的一座拿破仑纪念碑。斯洛文尼亚的笔会会友告诉我,斯洛文尼亚在拿破仑时代曾是法兰西帝国的一部分,在斯洛文尼亚人眼中,拿破仑从神圣罗马帝国统治下解放他们,使得斯洛文尼亚可以使用自己的语言,保存自己的文化传统,拿破仑是他们的救星。

斯洛文尼亚人在首都卢布尔雅那的国会广场上建的拿破仑纪念碑。斯洛文尼亚人视拿破仑是解放者。(蔡咏梅拍摄)

而被拿破仑解放的,或者自认为是被拿破仑解放的,不仅有斯洛文尼亚人,历史学家也公认,当时拿破仑大军所到之处,打破自中世纪以来的千年封建专制制度,把法国大革命的平等自由观念带到那里,解放了许多被神圣罗马帝国压迫的民族,不光是斯洛文尼亚人,也有波兰人、意大利人⋯⋯最显著的是在欧洲受到千年歧视,被圈禁在隔都的犹太人,是拿破仑解放了他们。

自基督教兴起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后,坚持自己犹太教信仰的犹太人就被视为异端和反基督者,受到歧视和迫害,到中世纪,欧洲的犹太人更是沦为下等国民,只能生活在被隔离在基督教社会之外的犹太人区隔都(ghetto),被限制人身自由,离开隔都必须配戴供识别身份的侮辱性标志,直到拿破仑大军打破了隔都的城墙,将犹太人解放出来。拿破仑下令废除对犹太人的歧视法令,容许他们宗教自由,赋予他们与法国公民同等的公民权,犹太人因而非常感激拿破仑,当时很多犹太人父母将拿破仑的姓波拿巴作为自己新生犹太孩子的名字。

拿破仑曾到访过已被法军占领的德国城市杜斯多夫,生于这个城市的犹太诗人海涅幼年时见过拿破仑本人,他终身敬爱拿破仑到死。拿破仑称帝后,他曾在一篇文章中高呼“皇帝!皇帝!伟大的皇帝!”在海涅心中,拿破仑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他说,“拿破仑,他不是人们用来雕刻国王的那块木头,他是人们用来做神的大理石。”

拿破仑在滑铁卢战败被流放到大西洋的圣海伦娜岛后,回顾了自己的一生说,“吾一生四十余胜仗,并非吾真正的辉煌,滑铁卢一役将之归于一旦。唯有一事,即吾之《民法典》将永垂青史。”

这个《民法典》(Civil code)就是历史学家称的《拿破仑法典》,是最早体现了欧洲启蒙运动所主张的个人主义、自由平等和契约精神的一部成文民法。这部近代所有国家民法典的依据的范本或曰民法典之母,是拿破仑执政期间在他的命令下制定,并亲自参与讨论和审议。维基百科说作为政治家的拿破仑为这部《民法典》贡献了他在法律方面的智慧。后来台湾《民法典》和2020年中国首次公布的《民法典》皆以《拿破仑法典》为本。《拿破仑法典》就是拿破仑留给人类的宝贵财富。

显见这个具欧洲启蒙运动思想的政治家、横空出世的军事天才拿破仑绝非电影《拿破仑》所刻画的一个面目阴沉,只追求权力的个人野心家。所以电影上映后许多历史学家纷纷站出来指责导演悖离历史真相。

拿破仑有野心吗?有权力欲吗?当然有,贝多芬也一度很仰慕拿破仑,他著名的贝多芬第三交响曲原来是献给拿破仑的,但听到拿破仑称帝消息,失望之下改名英雄交响曲。但这只是这位历史人物的另一面,他有野心,有权力欲,但也有另一面,他有理想和抱负,他深受法国启蒙运动的影响,是法国大革命催生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也留下了称得上伟大的政治遗产。

导演为了抹黑拿破仑,不惜扭曲窜改历史。这里举两个例子。电影开始的土伦之战,指挥打赢此战的拿破仑尚是24岁青年军官,一位正是英姿焕发的青年英雄,但在电影中却是一个面容阴沉,声音暗哑的中年军人。与史实相差太远。而且华坚冯力士的演绎方法也无法令人对角色产生好感。

另外拿破仑远征埃及,电影出现拿破仑炮轰金字塔的虚假场景,以塑造拿破仑俾倪古埃及文明的独夫狂妄心态。其实历史事实恰恰与此相反。拿破仑远征埃及时,这位热爱科学,有很高人文素养的政治家还带了大批科学家和艺术家随行,他们的任务就是考察和研究古埃及文明,解开古埃及文字的罗塞塔石碑就是拿破仑这次远征带回来的,后来这批学者根据他们的考察和研究,写出了23卷有关埃及的巨著《埃及记述》,在欧洲掀起埃及热,从而产生了一门新人文学科“埃及学”。传闻说拿破仑士兵曾炮轰狮身人面像,历史学家学者已澄清这只是一个没有根据的传闻。拿破仑大军远征埃及之前的狮身人面像已经受损,有图为证。据历史记载,拿破仑对古老的埃及文明是充满敬畏和景仰的,当他的大军来到金字塔下时,他非常激动,向麾下高喊:士兵们,四千年的历史正在金字塔上俯视尔等!

历史人物有多面性,虽然拿破仑有野心,有权力欲,但他也有理想和热血,和那个时代最进步的思想。他是撬动历史进程的一只杠杆,他对世界的影响有好有坏,有功有过,但不可否认他留下的政治遗产正面的价值远高于负面,可以说是好大于坏,功大于过。如从这个角度来看,电影《拿破仑》可说是一部失败的电影。

来源:大纪元时报(香港)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