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谈起美国,中国人之间就会发生激烈争论,每一件事,都有不同的评价。但唯一不存在分歧的是自然环境,不管是赞成三权分立还是坚持中国特色的人,都认为美国的环境确实优美丶健康。但是,这一点往往会成了中美之间的分歧:美国人一定要埋怨,说河里的水太脏了,鱼少了,天鹅把岸边的草地毁了,等等……中国人祗是笑笑,心想这算什麽?说你胖你就喘!从中国人的观点看来,美国所有的河流都是洁净的,树林一直长到水边,河水一年四季长流不息,随处可以钓鱼,野鸭丶大雁安安心心地筑巢孵卵。尽管如此,美国人为了河流的健康,为了鱼类的自由繁衍,还在不断拆除大坝,恢复河流的自然奔流。他们认为,这是开始承认曾经被丢弃的价值。开始,拆除大坝只是为了鱼类洄游产卵,但後来发现,不仅鱼多了,多到你站在水里,脚边就聚集起数不清的鱼,而且鹰和各种野生动物也多了,水自由奔流起来,也更清澈了。在美国,水坝的概念和规模与中国也大相径庭,形成历史也很不相同。美国大量水坝是100多年前为了磨坊和小工厂提供动力而兴建的,还有一部分是提供灌溉的水库。随着上世纪中叶环保运动的兴起,人们开始意识到水坝不仅危害了鱼类,也积蓄污染,於是,大规模拆除水坝已成大势所趋,至今方兴未艾。

中国的事情多半跟美国恰好相反。美国在大拆,中国在大建。简单地说,中国的大小河流早就被各种水坝碎尸万段了。我敢说,除了人迹罕至之处,中国现在没有一条自然流动的河流。换言之,也就没有一条不污染的河流。古人说,流水不腐,不流了,原本乾净的水也会腐败。以淮河为例,不仅是污染之河,而且是名副其实的一条“毒河”。怎麽治也治不了,前些年还不断宣称要限期使淮河变清,现在还说吗?毛泽东号召,“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结果治淮半世纪,建成大中小水库5千多座,大中小水闸4千多座。形象地说,淮河已被水库水闸碎尸万段。水灾虽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但一来大水,仍然要实行紧急分洪,从上游一气儿炸到入海口,全流域惨遭蹂躏。人们渐渐发现,生态平衡一旦被打破,灾难层出不穷:地表积水过多是涝灾,地下积水过多生渍灾,地下水位过高则成了硷灾,三灾并生,使大量耕地退化。本来修水库一是要防洪,二是要蓄水,不料过於密集的水库,不断造成淮河断流,致使全流域生态恶化。

灾难仍不止於此: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淮河摇身一变,又成了一条举世闻名的“毒河”。在近万座水库闸坝的控制下,河流的自然水文性质被改变,水体稀释自净能力急剧下降。枯水季节,整条淮河基本不流动,成了死水,不仅“五毒俱全”,而且浓度极高。丰水季节,尤其上中游泄洪时,高浓度污染团便顺流而下,形成令人难以置信的的恶性污染。

我们总是急功近利,总是企图以工程措施来解决生态问题,又总是造成新问题;然後,再以工程措施来解决工程措施造成的新问题。治理再治理,还要怎样“治理”下去呢?近二三十年来,新出现的情况是“跑马圈水”,权贵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势和金钱,侵占全民的土地丶河流,建起一座又一座超级大坝,破坏了环境,杀死了河流,灾难由百姓承担,巨额的发电收入和其他附加利益,全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习近平先生声言抓大老虎,我来提个建议:这些毁灭民族基本生存条件,肆意掠夺生态环境资源的水电老虎,是不是也可以抓几个呢?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