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7

左图:《韩疯》帮助读者了解韩流文化成功的原因,但亦破解韩国偶像背后的神话。右图:作者锺乐伟,曾任韩国学中央研究院访问学者,并担任韩国总统选举的驻韩记者。(照片由天窗出版提供)

近年,韩国热潮席卷亚洲,甚至全球,至今仍未竭止。由韩剧到K POP、韩国K Fashion、韩式化妆到整容,Samsung智能手机到部队锅,成为年青人追捧的时尚潮流。但哈韩背后,南韩文化崛起与国家渐趋民主化及政策配合有关,《韩疯》一书探讨南韩软实力征服世界的背后原因,亦道出政策不够完善潜伏的各种隐忧,令读者能够透过文化真正认识韩国。

不少香港人近10年一直在追捧韩国文化,由追看电视剧《大长今》到疯迷《来自星星的你》的外星人金秀贤,令韩剧掀起一浪接一浪的高潮,韩剧带来的效应十分全面,包括服装、化妆及韩国菜,港人无不视为潮流指标,魔力一时无两。其实,大陆、台湾,以及亚洲其他地区,亦陷入这股“韩潮”。惟“韩潮”背后,亦会很多人问,来自韩国的文化为何如斯令亚洲人著迷,背后有什么魔法,阅读《韩疯》这本书,很多答案迎刃而解。正如此书的介绍说:“《韩疯》透视韩国高速发展背后的矛盾,给读者分析当下韩”疯“现象背后原因,并道出韩流以外的社会危机。”

韩国影视及K POP几成为亚洲潮流文化的ICON,表面看似很成功,韩剧更为韩国经济带来八成利润,但背后也有很多挫败及潜伏危机。《韩疯》剖析韩剧成功,因为韩国电视巿场反垄断,近20年间不断开放,政府为建立公平的电视巿场机制,发牌及审批比例,令公营、有线、卫星与最新的电视数码频道之间取得平衡,电视巿场在民主机制下迅速成长,电视经营在政府的政策配合底下日渐熟,韩剧逐渐风靡亚洲。

作者在“电视风云”一章,亦开宗明义说出民主机制对创作的重要。“一个愈自由的城巿,电视台数量理应比专制社会多,因为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是当下社会最宝贵与珍而重之的权利”。

不过,韩剧不如外界想像那么风光,其实也有隐忧。自2千年后,超过九成外判,近年独立制作公司1200多间,但竞争激烈,割喉式争标,为节省成本,准备时间不足,还边拍边播,曾经有导演受不住压力自杀。

书中这样形容,“但我们更应反思韩剧这种拍摄模式(外判制度下,要求低成本,但要给予明星大部分片酬;同时,为紧贴网民反应,追赶死线拍摄到最后一刻),其他剧组人员的薪酬愈来愈低,最终获益只有电视台。这种模式能否维持下去,是韩剧未来发展的关键”。

另一股席卷亚洲的韩流K-POP,原来自九十年代末期已兴起。2012年,PSY的一曲Gangnam Style,令K-POP风靡全球。K-POP以迈向国际为目标,创作富本土色彩的音乐,并配合向全球推广的营运模式,但作者强调K-POP的成功模式,除了营运模式之外,其训练体制也是重要因素。K-POP的歌手从中学生开始训练,每每一签便大约10年的奴隶合约,而且要经历残酷淘汰,成功的歌手也是为娱乐企业赚大钱,自己要忍受低薪酬,这种制度不无隠忧,乐迷疯狂追捧偶像歌星,不知其背后辛酸,阅读“韩疯”,可以破解韩国偶像的神话。

不过,K-POP在亚洲仍然具有影响力,甚至成为新文化现象,其成功因素,也跟韩国政商大力支持有关。正如书中形容“K-POP背后,是一种软实力外输工程,经过政府与商界有意识的、精密的部署、计算、安排与包装。当中,每一位歌手的冒起,都是小心翼翼地透过独具韩国特色的音乐、舞蹈、编制、拍摄、推广与宣传技巧,合力成就”。

本书作者锺乐伟可算是韩国通,他曾经是韩国中央研究院的访问学者及韩国庆南大学研究员。被问到曾经兴盛的香港影视行业如何向韩国借镜,锺乐伟表示,八十年代的香港文化有一定吸引力,其后逐渐式微,九十年代末期起,韩国文化成为亚洲最有影响力的国家文化,10多年来仍然炽热,相比香港不无唏嘘,这也是他写这本书的重要原因之一,希望透过深入了解韩流文化背后成功原因,从而寻找香港文化的出路。

锺乐伟说:唏嘘感觉很大,为何我们变成这样,所以激发我觉得应该可以深入理解这个文化背后,为何他们这么成功,从中汲取经验,让香港人思考一下。当然,我们没法拒絶消费韩国文化,但问题是我们除了很肤浅地买他们的唱片,去看他们的剧集之外,究竟能否当中认识当地文化,从而得到一些启示,尝试帮助我们找到文化出路。

《韩疯》还涉猎韩国的饮食文化如泡菜、午餐肉、咖啡等背后的故事、集体主义的饮酒文化,以至南北韩的食物外交等,令读者更深入了解为何韩国人对这些食品的情意结。当然,提及韩流,不能不谈韩国的整容行业,书中透过剖析当地的审美观及文化底蕴,解读韩国的整容文化。喜欢韩流的人,此书应该能令你不再停留在盲目追星的层次。

值得一提,这本书内容简单易读,作者深入浅出分析韩国文化现象,每一章用简短文字,配上插图及创意标题,令人在阅读时有畅快感觉,颇适合节奏急速的城巿人。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