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fu
中国今日官僚贪腐最根本特点在“制度性腐败向腐败性制度的蓄意推进”。

近日中外媒体探讨赦免中国当下贪腐官员的文章激增,呼吁对贪腐官员赦免的声调日高,这反映出中外有一批势力急于为中止中国反贪进程提供舆论支持。在世界历史上,赦免贪腐官僚确实并不鲜见,中国封建时期就常有新皇登基而大赦天下的通例。但是,中国今日对贪腐官僚真可以重演过往历史赦免的旧剧吗?

要认识中国当下能否赦免贪腐官吏,首先需要弄清中国今日贪腐官吏与中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其他国家可赦免的贪腐官吏有些甚么异同。通常而言,贪腐当然就是指利用手上的权力获取了属于自己职份应得之外的东西(财物、美色、资源、机会等等),即非“能有其有”,而是“贪人所有”。人类古今中外的贪腐皆有这种性质。中国今日泛滥的贪腐在此方面也不例外。如若中国今日贪腐也仅只类同于世界他国的贪腐情况,那么仿照他国赦免就不足为怪,然而,中国今日的官僚贪腐真的就是占有了非份之物那么简单吗?

从中共十八大后所查出的贪腐案例来看,中国今日贪腐用皇甫欣平先生所归纳的为:“一是贪腐的数目之大,令人瞠目结舌;一是贪腐手段之多样化,令人叹为观止;一是贪腐分子分布之广、团伙规模之大,令人冷汗直下。”这种数额大、手段多、集团化,的确是中国当下官僚贪腐的特点,但不是中国今日官僚贪腐特点的全部,也不是最根本的特点。

中国今日官僚贪腐最根本的特点在“制度性腐败向腐败性制度的蓄意推进”。考察人类历史,制度性腐败源自社会发展中在一定时期制度设置的不完善性,而为使权者提供起了可钻的空子,就此而言,世界任何的制度应该都是存在或多或少这样那样的可供人钻的空子的,都是需要不断完善的。因此,制度性腐败事实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性。但是,现代文明法治的社会,对出现的这种制度性腐败的空子会及时发现、补救、填堵,使制度空子与日俱减,使贪腐空间日益狭小,使社会政治日益清明,即现代法治社会具有及时发现修补制度性腐败空子的能力。然而,在中国当下泛滥的腐败中,会发现官僚在制度性空子中获取利益后,制度并没有提供起及时的补救,却让贪腐官僚努力将这种空子撑大,并且通过手中的权力将这种空子逐步变成稳定性的法规与制度,使其合法化与持久化,即权力努力将制度性腐败转化成腐败性制度,以期千秋万代合法享有腐败特权。可以说,中国过往多年来最根本的腐败问题正是这种权贵集团蓄意推进腐败的制度化问题。

腐败的制度化具有几方面的表现:其一、在经济领域,贪腐集团制造了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先生所讲的“转型陷阱”,即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由于既得利益者的阻碍,经济社会发展会停滞下来,形成有利于部分既得利益体的状态,从而丧失进一步改革的动力,对社会造成巨大危害;其二、在政策法制领域,权贵贪腐集团将最有利于自己的那些制度空子以政策、法规固化下来,以实现权力利己的合法化,进而达成利益最大化与持久化。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贪腐集团通过立法、政策制定、甚至人为操控的听证等等,来使权力特殊化、部门化以及私有化;其三、意识形态领域,淡化拒斥“权为民赋”下的“协商民主”观念,坚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下的“阶级专政不输理”,顽固划定制造敌对势力,坚持维稳名义下的维护贪腐、打击维权。将贪腐特权当成意识形态的坚守,视同精神领域的正当,变成社会价值层面的理所当然;其四、政治传承上,抛开一切中共自身制订的民主规则,采取朋党制,利用犯罪“投名状”,广泛培植贪腐利益死党,从中央到地方,从国级到科员,逐层梯级建立团队,形成庞大、广泛、深入和老中青结合的各级权力梯队,通过这种交际血缘、门生、同学、朋友的复杂关系,贯穿利益输送与罪恶捆绑的关系网,来实现对国家从自然资源到社会资源,再到政治资源的全方位掌控,以期达到持久控制、享有、传承特权之目的。正是在这种模式下,中国陷入了几个贪腐集团相互认同呼应,默契配合,左右中国国策大局发展命脉的困局。这种贪腐集团将腐败制度化的努力,是1989年之后中国政治运行的主轴,也是导致中国今日深重危机的症结。这才是中国贪腐集团有别于世界任何国家与人类历史上任何时代的贪腐的根本特色。

了解了中国今日贪腐官僚的根本特色,再来审察中外历史上赦免贪腐的情况,会发现人类过往官僚贪腐基本限于钱财,并没有控制权柄政本的意图,更没有形成贪腐制度化,进而左右国运民命。过往历史上的贪腐多限于一时一地所得财物,即时间上囿于过去与当下,没有着手长久坐拥传承贪腐特权,而今日中国贪腐集团不仅获取了过去与当下利益,而且着眼世代特权延续。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今日反贪别说清算其贪腐,就是让贪腐集团停止贪腐都不可能做到。对今日中国贪腐集团来说,他们不仅要保全已经到手的利益,而且要扩大、延续将来的利益,他们不允许反贪触及他们的既有利益,更不答应中止他们未来利益,否则,贪腐集团就将与反腐势力鱼死网破、同船共沉。在这种情况下,赦免何以谈起?如果真要赦免,那就是让贪腐集团不仅维护既有贪腐利益,而且延续扩大未来贪腐利益。倘若这样,全国人民谁会答应?这个国家如何承担得起?

再者,从中国当下权力体制内反腐与腐败的势力对比来看,由于人性的恶与制度的罪的交互作用,反腐在力量上远远不及腐败,即反腐是弱势,腐败却是强势,反腐与腐败从人数与力量对比是百分之二三对百分之九十七八。在如此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居然有人提出赦免贪腐官僚,这岂不是无知或无耻的笑话吗?我甚至都怀疑,今天中国真正需要赦免的不是贪腐势力,而是反腐力量,因为弱势的反腐力量随时面临被贪腐势力倒算清剿的命运。所以,最后我恳求贪腐集团看在天理与正义的份上,饶恕反腐力量对他们的“冒犯”!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