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谁会是2016美国总统?

Share on Google+

明年奥巴马一定下台(已两届),因2016年美国四年一度大选,要有新的总统。美国两大政党(共和党,民主党)的雄心者,当然都跃跃欲试,因为这是机会!

但这次两党有很大不同,共和党是人才济济,参选者多到可选40年以上的总统,因有十多人要出来竞争。

而民主党方面,除了希拉里,目前找不到第二人选。好像这位前国务卿如出点“意外”,共和党就会因没有对手而自然当选似的。一般来说,总统卸任,多是副总统来选,可是奥巴马的副手拜登,一说话就出错,人气差到如参选会被当笑话的地步。现国务卿克里(凯瑞),曾选过总统(2004),一败涂地。

麻萨诸塞州民主党联邦女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有意要出来,那个比希拉里、甚至比奥巴马更左,差一点就是共产党、而且有点三八的老太太,只有满脑子社会主义浆糊的文化人们崇拜,所以只能在知识分子成堆的麻州赢,在全美国,大概还得等到多数人学历都达到哈佛水平后才有希望。

共和党方面竞争者众多,当然是因为看到这次是“难得”时机。因为美国政治常态是一个政党在白宫呆两届八年后基本上就得换。自五十年代迄今的美国政党选举,只有一次例外,就是共和党籍的里根总统做得太成功,连任时获压倒性胜利(赢了50州中的49个),创造了政治传奇。由于美国人太喜欢里根,爱屋及乌,所以再次选择了共和党,里根的副手(副总统)老布什当选总统。除共和党这三连任,过去半个多世纪,都没有一党连续执政三届。

所以,民主党的希拉里当上总统的可能性不大,除非左派又用“创造第一个黑人总统”那种政治正确的方式煽动选民“创造第一个女性总统”来把希拉里哄抬上去。

正由于这种背景,共和党方面可能会有12-13位出来参选。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4位现任和前联邦参议员:

德州的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已宣布参选);
肯塔基州的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
佛罗里达州的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
宾夕法尼亚州的前参议员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

第二类是7位现任和前州长:

俄亥俄州长卡西奇(John Kasich);
路易斯安娜州长金达尔(Bobby Jindal);
新泽西州长克里斯汀(Chris Christie);
威斯康辛州长沃尔克(Scott Walker);
前佛州州长杰布.布什(Jeb Bush);
前阿肯色州州长赫卡比(Mike Huckabee);
前得克萨斯州州长佩里(Rick Perry)。

第三类是公司总裁和医生:

前惠普(Hewlett-Packard)女执行长费奥莉娜Carly Fiorina);
神经外科医生卡尔森(Ben Carson)。

十多人争夺共和党总统提名人,可谓群雄逐鹿,竞争将是非常激烈。但这十多人中,有非常认真想选的,也有的只是客串一下,增加全国名气。用“排除法”的话,就可把很多位“淘汰”:

首先从第三类开始,两位政治圈外的,都没有希望。卡尔森是美国第一个成功地给大脑连体婴做了分割手术的知名神经外科医生。但使他出名的,是他在2013年美国“国家祈祷早餐会”上演讲,当面批评奥巴马的政策,轰动一时。我曾写文章介绍(“面对总统说真话的医生一夜爆红”)。当时有不少保守派人士呼吁卡尔森出来选总统。他的理念基本上属共和党主流派,但他没有从政资历,又缺乏竞选资金,再加上他虽然那次演讲很成功,但他说话太柔,让人感觉缺乏男子汉魅力,所以希望不大。但如卡尔森参选,有个优势,因他是黑人,可以口无遮拦批评同是黑人的奥巴马,而不触犯“政治正确”之忌。就如上届参加共和党总统初选的黑人企业家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那样。卡尔森认为奥巴马医改制度是奴隶制度以来最差的制度。因为它剥夺人民选择医生的权利,政府控制一切。左派媒体恐惧卡尔森参选,只因有消息说他会参选,全美媒体托拉斯(Creators Syndicate)就取消了他的专栏。

费奥莉娜也没有希望。她虽有女强人称号,曾担任美国电脑大公司惠普的执行长,但也是缺乏从政经历。2010年她作为共和党候选人竞选加州的联邦参议员,结果败给(44%比50%)连任三届的老牌民主党女参议员鲍克瑟(Babara Boxer)。今年75岁的鲍克瑟是美国最左的参议员之一,还有一位是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内华达州的瑞德(Harry Reid),两人都是刚刚宣布下届不再参选。所以明年美国政坛会少了三个“左疯”(这两位+奥巴马)。

尽管费奥莉娜在党内初选几乎没有胜算可能,但她参选,对共和党阵营也相当有益处,因她是女性,可以利用她的女性身份痛斥希拉里。男性参选人当然就没有这个优势。而且她资金雄厚,当年离开惠普的离职金就是2100万美元,她丈夫又是美国大公司AT&T的副总裁。

第二类里面的7位现任和前州长中,至少有四位也是毫无希望:

前阿肯色州长赫卡比(哈克比)以前参选过,大幅落后。虽然后来他担任福克斯电视的节目主持人,仍保持名气,但这次仍会败选。他口才虽然还可以,但在社会议题上过于保守,又魅力不足。

前得克萨斯州长佩里(裴利)上届参选过,在跟罗姆尼等初选电视辩论时,有点气急败坏,让观众大倒胃口。这次他即使表现好,也难以改变上次的败笔印象。况且他也是缺乏政治魅力。

现任新泽西州长克瑞斯汀几年前曾被认为是热门人选,但他出了“大桥门”事件,他的下属人为地关闭曼哈顿的大桥,造成严重车塞。他虽然强调不知情,但很多人不相信。再加上他还有两个“弊端”:一是在上届共和党最重要的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上,安排他介绍罗姆尼,但他却用很多时间夸赞自己的成绩,明显喧宾夺主,太自我中心,结果大丢分。而且他还有政治投机,在奥巴马跟罗姆尼竞选的关键时刻,同意安排奥巴马去新泽西视察风灾,等于变相帮了奥巴马,让很多保守派支持者恼怒。这次如果他出来参选,就凭这点,也会遭保守派选民惩罚。所以他也是基本没戏。

现任路易斯安娜州长金达尔和南卡州的女州长黑莉(Nikki Haley)一样,都是印度裔,都是连任州长。理念也属共和党主流,但他也显得政治魅力不足,口才和个人形象比较一般,所以也难“出线”。

在第一类的4位参议员中,宾夕法尼亚州的前参议员桑托勒姆上届选过,虽得票率仅排在罗姆尼之后(第二),但他已败选过,又是前参议员,重量不够,也基本没希望。

这样筛选之后,只剩三位参议员,三位州长:佛罗里达州的参议员卢比奥,肯塔基州的参议员保罗,德州的参议员克鲁兹,前佛州州长杰布布什,俄亥俄州长卡西奇(凯西克);威斯康辛州长沃尔克。

这六位可谓旗鼓相当,但我预测,有三位会在辩论中败下阵来:

佛罗里达的参议员卢比奥虽然很坚持保守派理念,但跟其他几位相比,显得资历不足(太嫩),太年轻(才43岁);

肯塔基的参议员兰德.保罗现在呼声很高,民调也较领先。他父亲是知名的前众议员,也曾几度参选总统。他们父子都是强烈的“自由意识论者”(Libertarian),在国内经济政策上很受共和党主流欢迎,但在对外政策上主张美国不要“对外干预”,左派比较喜欢。在目前奥巴马的全球妥协后退政策遭到保守派强烈批评的情况下,兰德.保罗的这个政见会影响他的选情。所以他可能在初选辩论后民调下跌而出局。

杰布.布什由于父亲和哥哥都当过总统而在十多位候选人中知名度最高,人脉资金也相当雄厚(现已筹到一亿美元),从政资历也丰富(当过两届州长)。但恰恰因为他父亲和弟弟都曾当过总统,一般选民会厌倦甚至厌恶:怎么总统都是你家的,难道美国没人了吗?这绝对是个包袱。

另外,如党内开始初选辩论,他的声望会下跌,因他口才一般,说话慢声细语,保守派理念也有点温吞,给人印象比较“乏味”(boring)。连相当推崇他的权威的政治评论家、《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克瑞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也说他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缺乏“激情”(lacks in passion)。所以虽然杰布.布什有钱有名,现在媒体也热炒看好,但我觉得党内初选时他会被淘汰。有评论家预测他跟希拉里对阵如何,但他很可能走不到那一步。

这样再次筛选后,最后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就在剩下的这三位中产生:俄亥俄州长卡西奇,威斯康辛州长沃尔克,德州的参议员克鲁兹。

卡西奇的保守派理念清晰,口才也相当好。当选俄亥俄州长之前,他曾是福克斯电视评论员,辩才无疑,而且他的政绩突出。在民主党主政时,俄亥俄州负债累累,失业率高攀。但卡西奇当州长后,俄亥俄由负债转到盈余,就业率增高;同时他还大幅减税,等于创造了奇迹。

沃尔克在当州长期间,敢于跟左翼工会做斗争,遭民主党左翼组织的弹劾(重选),结果他高票再次当选。2013又连任,等于四年之内赢了三次。他被认为有guts(勇气)。

但他的弱势是口才不像卡西奇和克鲁兹那样精彩,个人形象也不是那么亮丽吸引人。另外更致命的是,他的中东等国际知识不足,曾把伊斯兰国(ISIS)比作是曾弹劾他的民主党抗议者。2016美国大选,外交政策会是相当重要的主题,而这方面沃尔克明显有欠缺。

克鲁兹可谓一匹“黑马”,他有两大优势:

第一,口才极好!他在学生时拿过两次辩论冠军。任何收看了他在自由大学宣布参选的演讲,都会对他的口才印象深刻。在几十分钟的演讲中,他不像奥巴马那样有“字幕机”(读稿子),甚至手里连一张卡片都没有,就楞是全场走动演讲至终。无论节奏、语调,还是手势气势,都无懈可击。连支持民主党的人都夸赞克鲁兹的演说能力全美国数一数二,是“共和党的奥巴马”。

第二,克鲁兹的保守主义理念非常清晰坚定,是所有台面上的共和党可能参选者中最强硬的。在内政上,他特别强调要恢复美国宪法精神(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不仅要“废除奥巴马健保法案的每一个字”;甚至提出废除国税局(IRS),实行单一税率(Flat Rate)。在共和党候选人中,只有上届参选的黑人候选人凯恩(Herman Cain)提出过9-9-9的税率。除此之外,只有独立总统候选人、《富比士》杂志创办人富比士提出过单一税率。这种税率在党内初选时会被认为太激进,难以得到所谓中间选民或温和派的选票。在西方政治家中,也只有英国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曾这样提出过,她也因此被党内密谋而失去了保守党领袖地位(由此丢掉了首相)。从这一点就可看出克鲁兹的勇气。

另外有一点对比也可看出克鲁兹跟兰德.保罗参议员的不同:克鲁兹曾在国会“冗长发言”(filibuster)阻止奥巴马健保法案;而保罗也曾13小时冗长发言,但却是“反对无人飞机”(anti-drone)。而无人飞机主要用于在海外打击恐怖分子。两个“冗长发言”反映的是两种政治理念:克鲁兹力争政府在国内经济事务范围降低干预;保罗则力争美国降低在国际事务范围的干预,当然,在国内事务上他和克鲁兹几乎同样理念。

在对外政策上,克鲁兹强调恢复美国的自由世界旗手的领导地位,而痛批奥巴马的全球妥协和绥靖政策。另外克鲁兹的保守主义立场赢得了很多基督徒、茶党主张者的强力支持。他在美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基督教大学“自由大学”的参选演讲,有一万多学生聆听,几乎每一句都赢得掌声,最后是欢声雷动。即使左翼媒体也说他的参选演讲获得巨大成功。

当然克鲁兹也有几个弱点:一是缺乏经费,他在宣布参选前,只筹到1800万美元(一般选总统,即使初选,起码要有5000万美金做宣传广告和组织工作等经费);二是他刚当选联邦参议员两年多,被视为资历浅。再一个由于他保守派理念鲜明坚定,他成为左派(媒体等)的最激烈攻击(丑化)对象。他宣布参选后,左翼媒体上,基本都是对他的挑剔和批评,包括他出生在加拿大(卡尔加里)也成为口实。克鲁兹的父亲是美国公民,按美国宪法,无论他出生在哪里,都自然成为美国公民,享受和美国本土出生的人同样待遇。

克鲁兹宣布参选之后,本来希望一周内捐到100万美元。但才24小时,网络上各种捐款就涌入100万(三天捐到200万)。据统计,96%是小额捐款(少于250美元),可见普通的共和党支持者听到克鲁兹那样坚定清晰的保守派理念(加超级口才)的振奋。克鲁兹随后上福克斯的汉尼迪(Sean Hannity)的节目,在一小时节目期间,据报道,就有3900人给克鲁兹捐款。

所以如果开始初选辩论,克鲁兹的口才和理念被电视直播、被更多选民了解,他的支持率会大幅上升。所以也不排除克鲁兹成为黑马而胜出。

我本人的顺位喜欢和支持的候选人是:第一,克鲁兹;第二,卡西奇;第三沃尔克,第四,卢比奥。

如果克鲁兹成为总统提名人,选择卢比奥做副手,我觉得他俩会打败任何一对民主党候选人。44岁、口才极佳、形象潇洒、理念清晰坚定的克鲁兹,加上43岁、这几方面同样出色的卢比奥,而且两个人又都是古巴后裔(将极大地增加西裔选票),令人想到九十年代同样四十多岁的克林顿和戈尔搭档,以朝气蓬勃的革新形象,像他俩击败老布什那样,击败老祖母希拉里。那将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历史场面。而这样一次改变,才将是走回美国宪法的改变,走回传统的——建立在“保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的价值之上的美国!

2015年3月30日于美国

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2,1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