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多恩这首《无人是孤岛》(《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译本很多,通常来说,将现代诗翻译成格律体是个坏主意,会箍住原诗自由气息的挥洒。但毕竟约翰多恩气质上算是古典的宗教诗人,而中国佚名者这个律诗译本,的确能饱满地传递原诗的那种关切。

无人是孤岛,
僻处得自全。
皆为一方土,
或如一角圆。
潮水蚀一隅,
欧陆将不完。
亦如海岬缺,
亦如属地残。
民吾同胞也,
孰死非我冤?
我其为谁者?
人类之一员!
莫问丧钟响,
送谁下九原。
为汝亦为我,
为谁皆同然!

No Man Is An Island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ach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ine own
Or of thine friend’s were.
Each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For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Therefore, send not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John Donne

我的译本: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在大海里独处;
每个人都是小小的一块,
连接成整个大陆。

如果有一块被海水冲掉,
欧陆就失去一角,
如同山河破碎,
或家园损毁,
无论它属于你还是你的好友。

每个人的死都令我失去,
因为我包含在人类里。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为我也为你。

另见李敖的翻译,介乎自由体与律诗之间。我读着像儿歌。

没有人能自全,
没有人是孤岛,
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要为本土应卯
那便是一块土地,
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庄园,
不论是你的、还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冲走,
欧洲就要变小。
任何人的死亡,
都是我的减少,
作为人类的一员,
我与生灵共老。
丧钟在为谁敲,
我本茫然不晓,
不为幽明永隔,
它正为你哀悼。

我想说的是:译诗纯粹是再创作,几乎与原作者无关。最近读北岛《给孩子的诗》,其中译诗部分,几乎每首诗他都比较了各种译本,从中选了他属意的。因此说,这本诗选集是他的作品,照见的是他的诗意,瞥见的是他的心思。作为启蒙读物,我给孩子买了。她让我先读,她在读《约翰克利斯朵夫》。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

《怀昭: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有3条评论
  1. 此外,张朴兄的评语也带给我进一步思考,那就是原诗本身的现代性(约翰多恩被西方很多现代诗人视为啟蒙)被有些中译者(绝大多数是无意间的)遮蔽,不忠实于原作风格甚至挟带私货,比如李敖的翻译,「每人都是大陆的一片,要为本土应卯」所表达的歧义,好像宣扬的不是人本主义精神而是集体主义、螺丝钉精神。再比如他译成「一旦海水冲走,欧洲就要变小。」好可怕,感觉原诗强调的对每一微小生命的终极关切不见了,被偷梁换柱强调成封建的大一统观念。

    怀昭

  2. 张裕:

    怀昭的翻译用自由体,意译程度上更接近原文,但散文化程度似超过太多,读起来感觉没有原诗那么有节奏感。

    旧译多偏重节奏,但往往有太过于译者的个性化再创作,因此相对原诗加词减字过多,往往未见得真有必要。

    我试着尽量直译,发现即使采用五言的格式,仍可以做到几乎无须对原诗加词减字,基本每句都可保持原意,像照译散文那样尽量没再创作。附后供参考批评。

    没谁是个岛

    没谁是个岛,
    一体能自成。
    各是块块陆,
    主体一部分。
    片土遭海蚀,
    欧洲少一份。
    也如昔海角。
    也如你家门,
    或曾你友人。
    每死我受损,
    因我涉人伦。
    故不深究认:
    丧钟为谁鸣?
    为你响钟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