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宣称:“基本法每字前后左右里外充满爱。”言下之意就是,党中央如此怜爱你们这群前殖民地的二等公民,赐予你们基本法作为护身符,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清华大学王振民还表示,《基本法》是宪制性法律,不应轻言修改,否则将会影响社会和政治的稳定。(当然,如此解释基本法,还得北京说了算。)他更表示,美国、英国的宪法已有二、三百年没有修改过,这是人家社会政治稳定的原因。

事实上,美国宪法由生效至今的226年内,总共修改了27次;英国并没有成文宪法,英国议会可以以通过一项普通法案的方式对类似宪法的法律的内容加以改变,例如朝野各党派就在近期修改了国会任期。法盲院长这次闹了个大笑话,由此可见中共的御用文人往往只有三流水平,中共已经无法吸纳第一流的人才为其服务,所以王振民才能当上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

中国大学的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尊马列主义为最高价值,法学也不例外。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说过,法律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法律的本质是暴力,是暴力最强者为了利益的获取与分配而制定的游戏规则。王振民的“基本法就是爱”的说法,显然来自温情脉脉、虚情假意的资产阶级学说,如果严格按照习近平批示的关于清理高校自由主义思想的“三十号文件”,理应将此类异端邪说清除出大学校园。

那么,王振民为什么敢于表达这种明显不符合正统马克思主义法学观的看法呢?他是一个爱人如己的宗教信徒吗?当然不是。“基本法就是爱”绝非王振民个人的研究心得,而是奉旨行事。既然老一代的护法们日渐凋零,该轮到中生代的王振民们粉墨登场了。当护法可比当教授威风多了。

鲁迅说得好,中国浩如烟海的历史书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但字缝里却是“吃人”两个字。鲁迅在小说《狂人日记》中追问说:“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因而喊出了“救救孩子”的口号。王振民的“基本法就是爱”的说法也是如此:他抛给香港人的这个绣球,外表是锦绣,里面是败絮;或者说,是一颗包裹着辣椒的汤圆,一不小心吞了下去,会让你从喉咙到肠胃都翻江倒海、痛不欲生。

这就是统治者对被统治者的爱——爱他们作为奴隶的灵魂,如果不愿做奴隶,那么鞭子便立刻抽上身来。台湾人在太阳花运动中说,今日香港,明日台湾;而对香港来说,更当谨记的是:今日西藏,明日香港。

西藏名为自治区,实为殖民地。藏人不仅身体不自由,宗教信仰的自由也被剥夺。即便你躲进寺庙、出家为僧尼,也无法摆脱中共的洗脑教育。日前,中共西藏自治区委书记陈全国在中共机关刊物发表文章,要求通过广播电视、报纸等,“让僧尼不出寺庙就能了解党和政府的政策”,“自觉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在党和达赖喇嘛之间,只能选择党。如果站错了对,爱就变成了坦克、机枪、飞机、大炮。

充满讽刺意义的是,中共让达赖喇嘛有家不能归,中共灭绝藏人的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中共掠夺西藏的自然资源并破坏西藏的自然环境,却还要人家感恩戴德、三跪九叩。就是当年的纳粹德国,也没有到如此厚颜无耻的地步。

达赖喇嘛说,他有可能宣布终结达赖喇嘛的转世制度;信奉无神论的中共却说,达赖喇嘛必须转世,转世要由中央说了算。香港人说,根据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在“港人治港、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双普选合情合理;中共却说,没有党人,焉有港人?港人要乖乖听党人的话,才能拥有美好的明天。
皇帝的新装,该戳破了。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