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09日

作者 艾娃

近几年,法国的经济状况不是太好,而公司林立的图书出版业,因网络等其他新媒体的出现,竞争尤其激烈,可是马年初始,新创建的一家小出版社以其独特的选题视角,和包容的经营模式,很快站住了脚,发展势头在业内被同行看好。

这家出版社的与众不同是专门出版与中国有关的书籍,向法国读者介绍中国文化、及不同时期的文学作品。而且它还有一个很别致、很中国的名字《无为》,今天法广的文化艺术专栏,联线采访了《无为出版社》创建人、经理,法国翻译家丛卫。

法广:丛卫先生,你好。

丛卫:你好

法广:你是《无为出版社》的创建人和经理,出版社为什么选择只出版有关中国文化的书籍?

丛卫:因为我小孩子的时候住在中国,我跟爸爸妈妈一起住,所以我非常喜欢中国文化、中文,和中国人当然啦,我在当了二十六年的海军军官(后),现在我想当翻译和作者(作家),是这样的。

法广:你个人的经历是很有意思的,你能不能给听众们介绍一下:

丛卫:我婴儿的时候在香港生活过,后来又去了北京,从1976年到1982年,所以我是老北京人,成年以后,2002年至2005年我又在法国驻华大使馆工作。现在退役了,我希望继续从事和中国、中国文化有关的工作,这就是我为什么选择了现在的工作。

法广:我想你个人的经历应该对选择中国的作家、作品有非常大的影响,你能讲讲已经出版了的,和未来将要出版的书籍吗?

丛卫:当然,我们出版的书籍分三类,全部与中国有关。第一是翻译类,中国古典或现代作品,如鲁迅的作品或是包公案;第二类是题材灵感来自中国的作品,其中包括外国作家,主要是小说,虽然目前这类书籍还不多,不过年底前将有几本出版发行,如今年秋天将要出版一本有关敦煌石窟的书,作者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底敦煌刚向公众开放后,第一批前往参观的西方人;出版的第三类书籍是介绍中国的语言、文化或文明的书,如我们出版的一本英译法书籍,作者上世纪三十年代曾生活在北京,这本书介绍了当时北京的那些街头小贩,剃头匠啊、街头卖艺人、卖零食的、布贩等等……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也是第一次被译成法文,出版后很受欢迎,年底前我们还将出版一本有关成语的小册子。这大概就是我们出版社出版的三类书籍,翻译作品、有关中国的、和灵感来自中国的书籍。

法广:在出版的第一类书籍里,你为什么选了鲁迅,还有包公案?

丛卫:因为我非常喜欢鲁迅,我以为(认为)鲁迅是中国文化(文学)最大、最有名的作者(作家),在法国,他非常有名,当然是因为《阿Q正传》,不过,他最后一本短篇小说集《故事新编》,法国读者并不太熟悉,这本书在五十年代已经在法国翻译出版,这次我们重新翻译出版,是为了将它介绍给更多、更年轻的法国读者,那些没看过旧译本的人。

选择包公案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要知道,他(包公)在法国越来越有名了,这是因为在法国出版了一些包公故事的连环画,还有《友丰出版社》翻译出版了《七侠五义》的部分章节,所以越来越多的读者知道他(包公)了。不过明末的短篇公案小说集《包公案》(即《龙图公案》)从没有翻成法文,虽然和西方探案小说完全不同,可还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有的读者因它的不同而惊奇,有的很喜欢。我认为这很有意思。

法广:还有一本诗集,是由你自己翻译的12首唐诗,翻成法文和英文。我知道诗歌翻译起来是非常难的,在翻译过程中,你遇到了那些困难?

丛卫:你说的对,这个(翻译诗歌)非常困难,可是也很有意思。很多诗还是我在海军服役期间作为业余爱好翻的,那时,我有空儿,也没有时间限制,可以慢慢来。怎么做呢?我先选那些有名的诗,例如李白的《月下独酌》。这首诗很有名,已经被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很多种版本。译诗的时候,因为我并不是文言(古文)专家,所以和普通中国读者一样,阅读了很多中文的诗词译本,来理解诗词的含义,我找了很多的资料,当然这很费功夫,可是并不是很难,难的是我译出来的是否有足够的诗意,这才是最难的,我不能说我的译文正确、有足够的诗意,这需要读者自己来评定译文的质量。至于,翻译诗词的英文译文,我请了一位美国的著名翻译家来校对,这样保证了英语文法的翻译正确。

法广:你们出版的书是双语的还是三语的?

丛卫:只有几本是双语的,如唐诗选辑是三语的,有中文、拼音、法文、和英文,其他基本上都是法文的,附加的一些评论、解释,也是法文的;另外,还有一本给汉语初学者的小册子是双语的,当然中国人可以看这本书,不过它主要是给学汉语的法国人看的。

法广:出版社的名字叫无为,这个名字马上就让人联想到道家的理念,你给出版社取名无为,是受道家的影响,还是想有其他的想法,

丛卫:无为出版社是很有道家的味道,但是我们出版社不是一家宗教书籍出版社,也不出版道教书籍,我们感兴趣的是出版有关中国文化的书籍,而道教是中国本土自己的宗教,它马上能令人想起中国。我们就是要选一个名字,让熟悉一点中国的人立即想起中国;对那些不熟悉中国(文化)的法国人、那些我希望介绍中国文化给他们的人,会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奇怪,那他们就会提出疑问,如果他们不知道(无为)是与道教有关,可能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点懒散,可不管喜欢不喜欢,(这个名字)会引发他们的好奇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也曾想给出版社取名叫槐树,我们知道槐树是文人学子的树,可是知道这个典故的(法国)人非常少,他们不知道槐树是来自中国的,再加上(法国)有一家出名的香水连锁店的名字和槐树的发音基本一样,所以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最后,丛卫先生对本土的采访表示了感谢,并希望中国听友对无为出版社感兴趣。他说:当然出版社针对的是法语读者群,可是我们(出版社)的目标是让法国读者了解中国文化,同时也希望中国读者喜欢法国文化,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为中国读者出书。

RFI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