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世纪20年代初那场席卷半个地球的经济危机开始西方世界人们的观点被彻底扭转。大部分的经济学家开始高呼: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的时代结束了。这时候不同的国家分别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典型国家:英国和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统治的德国),从经济制度上来说他们的道路分别为:政府调控下的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

市场经济相比计划经济有着全方位不可比的优势,这一点已不用证明。

需要调控的”市场经济”的起源就不得不提到一位几乎人尽皆知的经济学家–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他的观点简单地总结一下就是:在经济危机或预计将要进入经济危机时政府应该积极地干预市场运行(中国大陆的政治教科书比较喜欢使用”调控”一词),以避免或减轻周期性的痛苦(学术上称为:经济周期或景气循环)。

现在这个理念被几乎全部的人们认为是一个大补药,但是我认为凯恩斯先生给我们开出的药方是一个毒品。这个药方只是推迟了经济危机的到来,并使危机越来越严重。

我们中国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高速发展,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是我们经济的发展长期以来由出口和投资拉动。我国似乎受到了近代西方国家重商主义的影响,极其重视出口,甚至于给与出口补贴。而这种行为是政府对市场一种明显的干预。让我们来看看带来了哪些恶果:

截至2013年5月31日,中国外汇储备已达7.65万亿美元。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国家的中央银行收这些美元,却大开印钞机,让同样多的钱进入了国内市场(7.65万亿*6.1约=26.6万亿人民币)。稍有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我们没有享受到外国产品,却承受了通涨。

而谈到这里我们不得不再谈一下”投资”,由于中国经济长期缺乏内需,主要靠出口,而最近欧美国家的需求疲软,这对中国的经济是一个巨大威胁。所以我国政府为了保证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果断开始了大量的公共工程。而这一做法是凯恩斯和凯恩斯主义者极度推崇的做法。而这时政府的目的是刺激市场,拉动需求。这时效率就放在了一个相对次要的地位,自然会造成大量资源浪费和一定程度的通涨。

这是一定会有人说为了避免经济危机,这代价可以忍受。况且,干预也稳定了经济。

那么在我反驳之前我必须提一个基础性假设:政府干预确实使经济更稳定。

接下来,为了达成这一假设,我认为至少要具备以下三个条件:

第一,政府获得的信息必须是即时的。

第二,在有了前一点后政府必须实行明智的干预。

第三,干预政策的制定者和执行者没有私心。

而以上三点实际上那是不可能达成的。That’s impossible!

第一点,因为市场中的信息是错综复杂的,可以被数字化的只有价格信息。这时我们政治班的各位大神们可能会说市场的三机制:价格机制、供求机制和竞争机制。三机制相互作用,相互制约。难道我们不可以从另外两点入手吗?我的回答是:Sorry!不可以。因为无论三机制的内在是如何运作的,最终都是通过价格体现的。我们很难短时间内从宏观层面对其进行了解。政府只有可能依赖通过其收集的价格数据进行干预。但是,市场经济的价格机制往往是滞后的,其变化就需要一定时间。所以这时候由价格机制形成的价格数据已经是滞后的了。而政府要收集信息、分析信息、进行决策和实行决策。这就意味着政府进行干预的时候已经非常落后了。

如果这时候有人说政府根据市场规律进行有效预测,不然也可以从其他渠道获得信息,快市场一步。

好吧,根据以上观点,那么我不得不再次提出一个新的假设:第一个条件已经被满足。

第二点,在以上假设下的政府也必须做出正确、明智的干预决策。但是,政府真的可以在任何时候做出正确的决策吗?很明显,那是天方夜谭。如果,有一次的干预行为除了差错,那么就算结果不是灾难性的,那也是严重的。

哦!还有最后一点,政府的干预必须出以公心。可能吗?用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制定政府干预决策的和执行决策的都是活生生的人,所以私心那也是不可避免的。这里私心并不只包括物质利益,也包括精神利益。比如决策者根据自己的好恶来进行决策。

在前文中我已经证明了政府干预不是一个解决经济危机的良药。这时可能会有一些人继续用一些所谓的”事实例子”(罗斯福新政……)来反驳我。

其实用这个对我进行反驳的人则没有明白西方国家为什么会在干预中复苏。因为当时他们的经济已经跌落谷底,而根据经济周期的特性复苏马上就会到来,而政府干预最多只是加快了这个进程(代价巨大啊)。而他们均使用了量化宽松(QE)的政策(纳粹德国和前苏联的制度是社会主义制度,所以除外),他们宣称以”可控”的通涨来刺激经济复苏。当然无可否认的是,经济确实短期内”好转”了(甚至”快速好转”,但在历史上也只有一次),但是这样的干预已经破坏了市场机制,所以危机在这种情况下变成了一个漫长的、难以治愈的绝症。所以这是政府为了避免一些情况(或者一些搬不上台面的理由),只能持续的通涨来拖延整个进程,以至于生产活动被其破坏,从而形成滞涨。而这也是西方多国长期经济疲软的原因。

谈了这么多,我已经以我的”三脚猫”水平论证了凯恩斯及新旧凯恩斯主义者的不可行性。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在经济危机时陷入生存困境,而我们不求助于凯恩斯还能怎么办呢?而我的药方是:强力的社会安全网和时间。强力的社会安全网保护那些暂时陷入生存困境的人们,但是这个安全网只能是最低限度的。时间则给市场来重新调整其生产关系、资源配比……而这两者则是治愈危机的最有效且安全的药。

名词解释: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第一代凯恩斯男爵(John Maynard Keynes, 1st Baron Keynes,1883年6月5日-1946年4月21日),一般称作凯恩斯(或译为凯因斯),英国经济学家。

自由放任:又称自由放任主义或无干涉主义,西方用法语词汇”laissez-faire”(”让他做、让他去、让他走”)通称,意思就是政府放手让商人自由进行贸易。

计划经济:又称统治经济或指令型经济,是一种经济体制,在这种体系下,国家在生产、资源分配以及消费等各方面,都是由政府事先进行计划。

国家社会主义:起于十九世纪末叶的欧洲(1890年代),而主要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于德国境内流行的政治思潮与运动,其概念乃融合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唯一的一次实现形式是由德国纳粹党推行的纳粹主义。

经济周期:指一个社会体中或者是全体社会体中,包含物价、股价、存货量等相关的经济趋势,呈现周期性循环变动的情况。商业周期的过程可以分为扩细分又可再分为扩张、危机、衰退、振兴四阶段。商业周期的周期长度没有定论,包括了40个月、11年、20年、50年等。

量化宽松(英语:Quantitative easing,简称QE)是一种积极货币政策,由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以提高货币供应,可视之为”无中生有”创造出指定金额的货币,也被简化地形容为间接增印钞票。其操作是中央银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购入证券等,使银行在央行开设的结算户口内的资金增加,为银行体系注入新的流通性。

外汇储备:又称外汇存底,是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货币当局持有并可随时兑换他国货币的资产,通常以美元计算。狭义而言,外汇储备指一个国家或经济体的外汇积累;广义而言,指以外汇计价的总资产,包括现钞、黄金、国外有价证券等。外汇储备是一个国家或经济体国际清偿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对于平衡国际收支、稳定汇率有重要影响。但是,外汇储备往往不是净资产,不能视为可供国民直接分享的国家财富。

来源: 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