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清代小说《儿女英雄传》(侠女十三妹的故事)的作者文康,号燕北闲人。我居住的小区叫燕北园,近十年来我一直没有正式工作,故借文康先生号,自称燕北闲人。“燕北闲人”也是我的一枚闲章。

2014年元旦,我把人权书法的概念正式引进中国书法界和中国书法史。什么是人权书法?用书法的形式写人权的内容。当代中国书法的内容主要有三类:1,古典诗词;2,处事格言;3,毛诗词。我要引进第四类内容——人权格言。而且,我拒绝写毛诗词。我希望书法家跟我学步,也用书法弘扬人权。

昨天听一个关于健康养生的论坛。主持人要我说两句,我提了两点:1,敬畏乡村;2,回归祖坟。黄淮海大平原农村,最年轻的也有五六百岁,不可轻毁!城里退休的老人,在老家建房栽树,既维持了乡村存在,又等于住乡村别墅,比气功、药酒更养生。死了葬在祖坟,坟地植树,拒绝埋进昂贵的城市公墓。是谓敬畏乡村,回归祖坟。谈到文化传统与健康,我提及两个现象:一是西方古无炼丹术,今无长寿癖;二是欧美街头常见老头老太手牵手,中国很罕见。何也?在基督教世界,死亡等于进入永生,不必为寿数过分用心。夏娃是亚当肋骨所造,妻子是丈夫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彼此一体。夫妻是最重的人伦,夫妻关系荒凉,其他养生的作用为零。中国关于健康养生的思想资源,基本上来自佛家和道家。和尚和道士都是不娶妻的人,试问撇开夫妻之伦,能谈得上健康养生吗?比较各种文化传统,基督教的婚姻伦理可能是最有益于健康养生,也最美丽。现在都说环境污染,什么是环境?最切近的环境是你的配偶,因而最大的环境问题不是雾霾,而是夫妻关系。夫妻关系有毒,跑到峨眉山养生也没有用。记住:配偶是你的第一环境!世间第一要珍视的是夫妻关系。

记得中学时学中国历史,讲到贞观之治,说当时社会非常稳定,弊绝风清,治安良好,有一年全国才执行29个死刑。最近看北外出版社出版的日本和歌集《小仓百人一首》,序中说,从七世纪到九世纪300百年,亦即唐宋之间300年,日本全国没有杀过一个人(政府没执行一例死刑)。我非常吃惊。中国人真是太不了解日本社会了。我2006年游历日本,到共同社访问,一个曾经长期住中国的老记者带我去看共同社的资料室,那里有专门的中国人资料卡片柜。老记者告诉我,一个中国人,只要他的名字在中国报刊上出现三次,这里都为他们建立卡片档案。他随手抽开卡片柜的一个小屉,拿出一张卡片,是郭沫若的。我不禁联想,新华社有类似的日本人资料卡片柜吗?何况新华社是国家通讯社,而共同社不是。昨天读到一篇文章,谈日本人怎样看待甲午战争。日本人认为,甲午战争是他们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之举。满清统治者是鞑虏,昏庸腐败,残害中华,日本要把他们赶走,恢复中华正统。那么谁是中华正统呢?大中华区谁更文明谁就是正统。历史上,鲜卑人能入主中原,蒙古人能入主中原,金人能入主中原,满人能入主中原,日本人也能入主中原。中原是大中华区各民族的中原。日本文化较之于鲜卑文化,蒙古文化,金文化和满文化更靠近中原文化。与这几个民族相比,大和民族传承着更多中华文化,因而更是中华文化的传人,比满清王朝更有资格做中原之主。

网上看到德国汉学家、波恩大学汉学教授顾彬先生一句话,说中国人都在混日子。那么怎么活才算是不混日子呢?顾教授没说。我想,判断是不是混日子,必须首先确立活着的目的是什么,无目的的活着是混日子,目的不对的活着恐怕也属于混日子,只有目的正确的活着才叫不混日子。那么什么是正确的活着的目的?恐怕十个中国人有十个回答不上来。对于这个问题,基督教神学倒是有非常明确、简洁、现成、唯一的标准答案:荣神益人。人活着如果不能荣耀神,不能对人有益,就是混日子。一个族群,如果连神都不信,谈何荣耀神?如果没有对神的信仰做根基,那么我凭什么要对人有益?对于什么是荣耀神,中国人很感隔膜,觉得不知所云。其实非常简单。比如,上帝造人,妻子是丈夫的肋骨所造,是丈夫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因而夫妻本为一体,彼此理应忠诚顾惜。彼此忠诚顾惜,就是荣耀神;反之,就不是荣耀神,而是冒犯神。中国的二奶现象,首先就是冒犯神。

我的身体非常好养。我吃的喝的很简单,面条馒头水果蔬菜而已,很少吃肉,不吸烟不喝酒不喝茶不喝果汁,就喝白开水。可是我的精神非常难活。我去过很多国家,可是找不到归宿感。我喜欢欧美的安静整洁,可是每个窗口透出的都是异乡感。我喜欢中国的一切,可是我的耳朵实在听不得那些主流话语,一听就起反应。中国要是没有那些令人生厌的主流话语该多么适宜我居住啊!

网上有两个帖子流传甚广,必须予以澄清。一个帖子说2102年九月十八日反日游行,韩强德教授掴的八十多岁老人是焦国标,另说是焦国标的父亲。都不是。首先不是我:一、我1963年生,才四十九岁,离八十多岁还远。二、九月十三日至二十三日的十天时间,我作客海淀区看守所,不可能出席反日游行。也不是我的父亲:我父亲1971年就去世了。另一个贴子说我父亲当年“是汪精卫的保镖,早年跟随张作霖,是杀害李大钊的凶手,解放后被人民政府镇压,因此焦怀恨人民政府”。我父亲叫焦万智,1942年生,1971年去世(29岁)。李大钊是1927年被杀的,也就是说,李大钊被杀15年之后,我父亲才出生。他够不着做汪精卫的保镖,也够不着跟张作霖当差杀李大钊。

有人说:“中国的进步,不是靠一帮勇敢的人去触碰勇气的上限,而是靠普通人一起,一点点抬高勇气的下限。”这话又对又不对。这句话等于贬低了勇敢的人的作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常常是“不是,而是”,实际上世上的事往往是“既是,又是”。这句话应该这么说:中国的进步,既要靠一帮勇敢的人去触碰勇气的上限,又要靠普通人一起,一点点抬高勇气的下限。“

今年教师节我收到十来个节日问候的短信。在给他们的回复中,我都写上这句话:“我从不过人为设立的节日。记住!”所谓不过,就是既不在此期间问候我的老师,也不对问候我的学生或晚辈文友表示过多的谢意。过去我都是每年中秋节必去看望我的导师,教师节期间则从不问安。

媒体上常常看到确保粮食稳产高产的号召,同时也常常看到国家粮库里粮食积压霉烂严重,粮食官员大肆倒卖粮食的消息。于是我想,我们的粮食究竟够不够吃啊?如果够吃,就别那么刻苦土地了,让它歇歇吧,也让农民歇歇吧!一边是粮食吃不完放仓库里霉烂,一边是年年追求稳产高产,过度使用土地,导致化肥农药污染,不是傻吗?如果国家有钱,如果有地方进口粮食,中国大地最后不种庄稼,应让她尽可能多地抛荒,就像日本留着自己的森林不砍伐而进口中国木材,就像美国留着自己的石油不开发而进口海湾的石油。中国的耕地已经严重污染,废耕,令其荒芜,才能救我中华大地。你看英国,欧洲,美国,日本,那么多的荒林荒野,多么养人啊。粮食够吃,就不要再生产了,让土地荒着去!过去古人说谷贱伤农,今天我要说粮丰伤地。让土地荒芜,就是对土地最好的保护。您一定看到过这样的现象:某片拆迁清理出来的土地,一个夏天就长满一人多高的荒草。这些荒草是对大地最好的反哺。让密集农业区的土地荒芜一年,看似少了一年的收成,实乃滋养了一年那方土地。中国几千年的农业社会,养成了中国人对荒野和野草的种族仇恨,一看见就想拔除干净,就想开垦种庄稼。这种历史成见必须改变。我盼望产粮大省我的故乡河南实行沿路、沿河退耕还荒。我爱荒野河南,我讨厌边边角角都是庄稼地的河南。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