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44_140414095837_1电影《辩护人》剧照

【编者按】

《辩护人》改编自韩国已故总统卢武铉的亲生经历,《辩护人》以1980年代年韩国第五共和国初期背景,此时韩国刚经历过光州事件,光州当地市民为抗议全斗焕军事独裁进行游行示威,全斗焕下令军队武力镇压示威,造成154人死亡,70人失踪,3000余人受伤。随后在釜山地区,政府以传阅危险书籍,并在戒严时期非法聚会为由,对22名青年进行起诉,由演员宋康昊饰演的主角宋佑硕律师的原型即是当时为被害人作辩护的卢武铉。

《辩护人》:我们面临同样的处境

所长

周五的晚上,我在去珠海的客运大巴上看完了韩国电影《辩护人》。车外下着蒙蒙细雨,车内一片乌黑,零星地坐着几个乘客,只有我一个塞着耳机,听着一个又一个名字“金常弼律师,李兴基律师,尹在浩律师,朴炳浩律师……”,不禁落泪。

在谈《辩护人》之前,我想跟大家先介绍同样由宋康昊主演的电影《杀人回忆》。在《杀人回忆》中,这是一部改编自韩国华城杀人案的故事:1986年至1991年间,韩国有10名女性依次被害,杀人犯却始终未被捕,最终成为未解决的杀人事件。

在这部电影中,宋康昊饰演的朴度文是一个小镇里的警探,穿着邋遢,游手好闲。但朴探员有个办案的绝技:通过注视嫌疑人的眼睛就能判断他是否清白,一旦他认定对方是犯人,他就会对其进行严刑逼供,直到对方供出自己犯罪的经过。

作为公权力化身的朴探员看似为所欲为,肆意动用自手中权力对嫌疑人刑讯逼供,但实际上也只是无奈之举。因为在这种具有社会影响力的连环凶杀案中,高层要求探员必须破案,但往往案件复杂以及侦查技术落后,侦查能力有限的基层探员为了完成上层的死命令,只能违法使用暴力取证。

然而,警察采用刑讯逼供的手段并非都是无奈之举,仍有相当大一部分人认为这是一种必要之恶,在一定程度上刑讯逼供甚至是正义的——让我们回到《辩护人》,在电影中中,警官车东英便信奉着这种观点,为了保卫国家政权,警察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抓捕犯人,更重要的是预防犯罪的产生。言下之意,只要能够将那些危害国家政权的“犯人”投入牢房,即便是通过刑讯逼供也是合理的,这才是爱国的表现。

在爱国这一大旗下,警官车东英毫不犹豫地执行上层的政治任务,对20多个热爱读书的青年严刑拷打长达50天,捏造出“釜读联”冤案。面对律师取证时,他拳打脚踢;然而面对国歌响起时,他却肃然起敬。我们有必要相信这种真诚,在作为证人和律师法庭对质的时候,他只相信国家,相信国安法。

车警官的国家观建立政权之上,他爱的是执政政权,而并非实实在在的每一个国民。车警官理解的爱国是否是爱国的真意,我存在疑问。我认为爱国所关注的并非一个人造的概念,而应该是这个国家的国民,让每个国民都能安居乐业。但爱国民这一说法不免过于抽象,必须就此作出定义,这就涉及到每个人的价值判断,有人认为爱国就是维护宪法以及法律赋予国民的权利,国家存在的意义就是确保国民行使权利;有人认为爱国就是维护国家的安定,逐步提高国民的生活水平,在必要时牺牲部分人利益维护国家利益。

这是两种进路,我们的官方选择是第二种进路,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先富带动后富”、“稳定压倒一切”背后的逻辑。这一进路是否合理,并非一言半语能够说清楚,暂且按下不表。而《辩护人》的主角宋佑硕选择的是第一种进路,他认为爱国的真谛就是维护国民法定的权利。在市民无法行使自己法定权利的时候,作为法律人应该走在最前面,引领一般民众通过合法的方式维护自身的权利。

看起来,这是一个多么明知事理、追寻正义的角色,然而在角色成型前,电影却用了将近半个小时来描述他的小市民生活。在前半段中,宋佑硕不问政事、忙于挣钱,他充分相信电视和报纸新闻,反对学生游行,认为这是徒劳无力的。这是由生活经历所决定的的——家境贫寒的宋佑硕只有高中学历,深谙生活的艰辛。但为了刚诞生的儿子能过上好日子,他一边工作一边准备司法考试,经努力终于成为律师。在房地产火红时期,他到处给别人发名片,做着同行认为的掉身价业务:不动产登记业务。

他始终明白工作是否体面不重要,关键是能够让自己的家人衣食无忧——直到政治之事,亲自来掺和到他的生活中。这一幕,正如我们当代历史进程中,我们身边围观者都觉得事情“与我无关”,直到强拆、掠夺之事发生在自己头上。

因为机缘巧合的原因,国安案发生在宋佑硕的头上。

此时他若避而不谈,或许就能够成为海东建设公司的法律顾问,他个人的事业就能走上顶峰。但在选择接受国安案,在审判法庭上与公诉人针锋相对之时,他却已越过了政治警戒线,法庭外他的生活遭受公权力的威胁:他自己在调查取证时被警察羞辱,他的律师事务所遭到打击报复,无故被税务机关查税,他的家人被恐吓威胁,他的安稳生活被公权力瞬间摧毁。

他终于开始觉醒——从一个小市民到公民的转型。经历国安案辩护之后,他投身于人权律师的行业当中,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民众维权。他明白作为个体的确难以改变社会,缺乏社会经验的学生通过游行也难以实现他们的政治诉求,但是这些都不是他逃离政治的理由,实际上他也无法逃离。只要在国家内,所有人都没办法置身度外,他们都是命运共同体。他开始参加各种民权运动,运用自己的影响力去让更多人了解这个社会问题,并且直面问题。

在电影的最后,宋佑硕被指控策划举行追悼集会,违反了关于集会与示威的法律规定。法庭上,一共有99律师出席为宋佑硕辩护,而整个釜山的执业律师有144个,三分之二律师通过自己的行动声援宋佑硕的维权运动。宋佑硕坐在被告桌听着裁判长的确认点名,潸然泪下,在这一刻他清楚知道自己不再孤军作战,这些年来的维权行动影响了周边的人,这些个体汇成一股力量,他们在逐渐改变着社会。

1987年6月,韩国爆发大规模的六月民主运动,迫于民众的压力,全斗焕宣布不再竞选总统。接班人卢泰愚于同年6月29日宣布释放所有政治异见人士,同时宣布将会举行公民投票修改宪法,恢复总统和国会的直接选举。10月27日韩国国会通过了第六共和国宪法,建立第六共和国。1988年2月25日,卢泰愚正式接替全斗焕出任第十三任大韩民国总统,“第五共和国”结束,同时亦结束韩国近四十年的军事独裁统治,“第六共和国”成立,韩国正式展开民主化时期。

我摘下了耳机,抬头一望,雨停了,客运大巴也已经开出高速公路,来到灯火通明的市区。

作者介绍:所长,东莞人氏,以前是大学生,现在待业家中。无特别爱好,平日读读电影、看看闲书,不亦乐乎。

来源: 微思客 WeThinke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