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不能不颂扬领导全国军民赢得抗战胜利的蒋介石。著名作家和近代、现代史学家辛灏年指出:蒋介石是民族英雄,他为国家的民主进步、捍卫民族尊严、保存中华民族的血脉做出了厥功至伟的贡献。

辛灏年1999年在海外出版的《谁是新中国》一书,就对蒋介石在中国近代史上的崇高地位进行了深入阐述。去年10月出版的《最后的侮辱》一书,又对《蒋介石日记》公开后,中共的一些学者,借研究日记为名,断章取义,歪曲和污蔑蒋介石给予严厉批评。近日,辛灏年接受记者采访表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还原抗战的历史,就必须了解和颂扬蒋介石对抗战胜利和对国家与民族的进步所做的贡献。

辛灏年蒋介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辛灏年说:“我第一个称他是民族英雄。蒋公这个人,1949年以后被共产党妖魔化,他被描写成一个坏透了的人物。但是当中国大陆民间从1985年开始历史反思,就发现蒋公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因为在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反对外族侵略的战争中,他是第一个真正的战胜敌国的领袖。在1945年抗战胜利的时候,他的声望如日中天,全国人民无不对他表示由衷的敬意和爱戴。”

辛灏年指出:蒋介石的贡献,不仅仅在于抗战,自辛亥革命以来的整个中国近代史,都不可缺少蒋介石。他说:“第一,辛亥革命的成功有他的参加和功劳;第二,北伐打倒军阀,有他的领导和功劳;第三,他领导了一场全民族的抗战,战胜了日本帝国的侵略,并且使中国从一个弱国的地位晋升为世界四强之一,同时因为反法西斯的贡献,而废除了所有的不平等条约;最后,他败退台湾以后,又为台湾的民主政治留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保卫了台湾,巩固了台湾的宪政发展。如果自辛亥之后的中国现代史上,还有一个对国家民族厥功至伟的人的话,那就是蒋介石。”

在中国大陆,有人批评蒋介石的时候,常常指责蒋介石实行“训政”。对此,辛灏年说:“1930年代的所谓训政,是完全根据孙中山所讲的‘军政、训政、宪政’。训政是有时间的,在军政和宪政之间要做两件事:一件事是为了防止专制势力复辟再度发生,必须建立一个有权威的中央政府;第二,他要保证从县开始实行自治,要训练人民掌权,训练人民进行选举,要使中国每一个县的县长都是民选产生。从这两点出发,他不是要专制,而是要走向宪政。所以他并没有错。”

那么,蒋介石有什么样的缺点呢?辛灏年说:“他最大的毛病,就是深受中国传统儒家思想的影响,他在与共产党的斗争上,表现得相当软弱。这种软弱是从宽容而来,但是他确实有妇人之仁,所以他才会有许许多多不应该有的失败。”

2005年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开放《蒋介石日记》后,有大批中共学者前来阅读并撰写文章。他们不谈蒋介石对国家民族的贡献,却津津乐道蒋介石曾经嫖妓。辛灏年指出:“他能够在日记中写下年轻时候浮浪、嫖妓的情况,细致的描写了自己的心态、否定自己的心态,用日记来克制自己的情欲,他是古今中外伟大人物中几乎绝无仅有的真正对自己的弱点开刀的人,这不是一个伟人是做不到的。我们只要把他跟毛泽东进行比较,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由此,辛灏年斥责那些中共学者说:“他们对蒋介石虽然不像毛泽东时代彻头彻尾的污蔑,甚至也说几句好话,但是在关键问题上,却大撒其谎、断章取义,污蔑蒋介石,所以我才称他们是‘最后的侮辱’。”

辛灏年指出,今天的中国大陆民间,已经相当程度的还原了抗战的历史,给蒋介石以公正的评价,他说“谁是新中国、还原蒋介石,成为这一代中国人主动担负的使命。在中国大陆今天的网站上,有人要去骂一句蒋介石的话,会遭到大家的围攻。因为人心觉醒了,已经认识到蒋介石在中国现代史上的地位,以及他对国家的民主进步、捍卫民族尊严、保存中华民族的血脉所做的贡献。”

(特约记者:CK  责编:申铧)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