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学学生于大学事务委员会会议期间闯进会议场地,只不过是针对校委会不断耍手段刻意拖延对副校长的委任,甚至使出“等埋首席副校长”奸计,不守委任程序的抗议行动。学生反权威反传统是社会进步的先锋,对不公不义勇敢发声本应受赞,却横遭一众地下党人亲共人士连篇累牍的责骂抵毁抺黑,尤以那三个“高级知识分子”最为可恶,强词夺理颠倒是非,甚么“文革红卫兵”、“小混蛋”等卑鄙言语出之于口,还不以为耻。

港大学生要求与校委会当面对话实属正常的表达,何暴力之有?与中外史上许多学运相比是小儿科得很。黎广德先生请李刘卢三教授评价五四运动的“火烧赵家楼”,练乙铮先生也“颂国史三起过激学运”,认为香港学生“冇得比”。令笔者想起中共的祖师爷毛泽东青年时代造反的黑历史,也可作一比较。

话说青年毛泽东经历了1919年五四运动(26岁)、1920年湖南自治运动(27岁)至1921年(28岁)中共创建时步入中国政坛,最终成为中国的混世魔王。在此之前,毛泽东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求学期间,早已参与校内学生运动。事缘校长张干发布《第一师范增补校规条例》,没收《青年杂志》,不得发布传单或匿名揭帖,开除毛泽东为首的十七名学生。毛愤愤不平说:“管天管地,管人拉屎放屁”并写了“驱张干书”和“退学申请”发起驱校长运动,得到教师的支持准备罢工罢课,湖南省教育厅把张干免职处理。

1918年毛泽东与蔡和森等组织“新民学会”,约有七十余人,讨论国家大事和世界局势,寻求改造中国的道路和方法。1921年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共产主义小组陆续成立,学会才逐渐解散,毛泽东亦转入中共的筹建活动中。五四运动期间,湖南学生举行许多活动,演讲会,演话剧,惩治奸商,引起督军张敬尧注意,禁止学生活动。“新民学会”领导学生发动罢学“驱张运动”。毛及学会成员到衡阳请国民党湘军总司令出兵支持,张敬尧被逐出长沙。“驱张运动”可说是五四运动在湖南的延续。

在驱张运动中,毛泽东开始思考湖南建设问题,掀起一场自治运动。毛分别在上海和长沙报刊发表了十多篇文章,包括:《湖南建设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湖南人民的自决》、《绝对赞成“湖南门罗主义”》、《打破没有基础的大中国,建设许多的中国从湖南起》、《湘人治湘与湘人自治》等。网上文章《青年毛泽东倡‘湖南共和国’》把其主要思想内容归纳如下:

一. 废督裁兵,驱逐军阀势力。毛对国内军阀割据混战极之厌恶和否定,认为“与湖南文明之创造力为对敌者,军阀也”,「湖南人不能仅仅满足于驱张的胜利,应更进一步彻底废除督军制度”。

二. 实行“湖南门罗主义”。「门罗主义”(Monroe Doctrine)是1823年美国门罗总统(James Monroe)在致国会咨文中提出的外交新政策。毛借镜美国人为摆脱英国与欧洲控制的“门罗主义”推行湖南自治运动,认为“湘人自决主义者,门罗主义者也”。他提出的“湖南省者湖南人之湖南”实是门罗总统“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翻版。

三. 建设民治,实现湖南人自决自治。认为军阀提出的“湘人治湘”是官治,只有“湘人自治”才是民治,体现主权在民的原则思想雏形。

四.打破没有基础的大中国,建设许多中国。全国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由人民建设成二十七个国,实行各省人民自决主义,并提出建立“湖南自治”和“湖南共和国”方案。这是早期中国知识分子借用欧美各国自治主义思想,倡议实现联邦制,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的史实。
    
当时省学联邀请各团体派出代表开会,筹备游行请愿事宜,公推毛泽东为请愿书起草人。由报界联合会、学生联会、工会、商会和教育会举行自治运动之各界联席会议,公举毛泽东担任主席。可见当时的毛并非只是纸上谈兵,而是具体行动。

青年毛泽东湖南自治的言论令中共诚惶诚恐触目惊心,建国后不敢在党史上详述肯定,笔者当年读党史只知一鳞半爪。《青年毛泽东与湖南自治运动初兴》一书作者李玉刚惊呼:“其鼓吹之激烈,理念之偏激,情绪之急迫,立论之驳杂是历史上任何时期所未见。”相比之下,香港的《城邦论》、《本土论》、《港独论》立论肤浅,谨小慎微,莫尘莫及。

回顾这段历史可知,年轻人胸怀大志,立足世界,针砭时弊,承担使命实为人类成长过程中的必然规律,毛泽东也不例外,尽管他后来变成大魔头。那些地下党员死忠红粉,只要看见学生稍微出轨便大惊小怪,语言镇压,只准循规蹈矩,不准越雷池半步,是违反自然规律的。

同学们,放手干吧!他们的老祖宗比你们干得更劲!!

2015年8月9日

原载《苹果日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