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日本政府应该继续承认侵华战争时的罪行,向中国道歉。

我认为日本政府应该继续承认侵华战争时的罪行,向中国道歉。我在日本的杂志上写过这些想法。在郑州等地,我还多次在很多人面前道歉过。我这样认为是因为我以反思二战之前的日本历史为关注中国的公民社会、民主化的基础。

另一个方面,我经常指出中国共产党独裁体制的负面影响,批判中国政府执行的一些政策和压制。这些“批判中国”言论是和向中国道歉战争责任不相反。战争里有两个对立要素,即“国和国”和“权力和普通人”。我不认为侵华战争时的罪行都归于日本军和日本的权力者。日本的不少老百姓也成为了加害者。有可能他们大都是在平时很老实的平凡人。但是一旦战争开始了,这些平凡人就看轻了所有的人都持有的人间的尊严,去掉了他们的善心,露出了另一方面的人间性,即是恶。这些事情显示在当时的日本,普通公民不但对权力者完全无力,而且在看重人间的尊严、市民意识等方面,不成熟。

为了防止战争,或者万一战争开始,也不再犯南京大屠杀等罪行,我感到市民社会成熟的必要。我认为日本人关注和支持中国的公民社会是因为有以下三个方面的理由,会促进日本的市民社会:(1)在中国,普通公民开始以上访者、志愿者、游行队员等角色来参加建设公民社会的活动。所以关注公民社会等于看重普通公民的活动,即是培养敬佩普通公民的尊严之心;(2)中国的公民社会在很多方面跟日本很不一样。对日本人来讲,中国的公民社会有不少值得学习;(3)晚清时期以后,日本也有一些人拼命地支持孙中山等中国的民主人士。但结果是经过了100年以上岁月的目前,中国还没实现民主化。他们的刻苦奋斗也只好被侵华的历史埋没。我认为有些日本人应该继承前人之志。

于是我开始关注中国的公民社会、民主化。但是目前不仅是在中国而且在日本,在谈到战争有关的话题时,以对比“中国和日本”的方式来思考的倾向愈来愈明显。而对比“权力和普通人”的思考方式渐渐弱了。在这样情况下,一旦开始批判中国的话,就会被期待说“中国的什么事情都错、日本的什么都对”之类的主张,而强调日本的战争责任的媒体不敢用批判中国政府意见的人,即要选择“中国队”和“日本队”之一。在日本的商业媒体上,向中国道歉和支持中国民主化愈来愈相反。

在中国,以前我交流的中国人大都有当时中国政府提倡的只批判日本帝国主义、不批判日本老百姓的想法。这是一种对比“权力和普通人”的思考方式。但是这些思考方式既是目前不流行,又不正确的。我以从事中日之间市民交流来希望“权力和普通人”的新的思考方式得到更多的认同。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