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师傅”下架这条“谣言”传了一年多,终于变成了头版头条。7月29日傍晚新华社发电: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由王立军、薄熙来和周永康主演的狗血宫廷剧,从2012年2月6日王立军闯美国领事馆开始上演,一直演到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宣布立案审查,似乎已经演到剧终,但观众们发现剧中的一号主角并没有出现,剧中的荒唐故事、荒诞情节、荒淫人物所产生的‘正能量’,在中国社会刚刚开始发酵。无论周永康案在审判中是否还有核心罪行被掩盖,他都在客观上引起了一场政治地震,都在客观上瓦解了中共的意识形态,使中共无法挽回思想政治工作和宣传教育工作日渐失效的颓势,最终导致红色意识形态的终结。

骆家辉“别了”时给中国留下一句话:“王立军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版图。”从宫廷斗争上分类,王立军案、薄熙来案和周永康案其实是一个案子,他们老中青三人是“最佳组合”,一起瓦解了中共的意识形态和“中国梦”,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版图,使中国与民主化的距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但他们三个人的个人作用是不一样的,王立军到美国领事馆上访起到了蒸馒头的点火作用,薄熙来案的开庭审理起到了面粉发酵作用,周永康被打“老虎”起到了把馒头蒸熟了的作用。三个人的功劳是一样大的,其中,周永康将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个馒头,他既起到了“瓦解”作用,也将起到“终结”作用。“康师傅”正式下架,将给中国的民主化留下哪些宝贵的政治遗产?

一、周案证明:极权下的每个人都会成为专制牺牲品

周永康本来已经“安全着陆”,退休后准备回老家无锡种水果,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会步王、薄之后尘,这么快就被他自己所竭力维护的体制所抛弃。党是对他说过“党不会忘记”,但他忘记“党文化”从来没有超越“胜者王侯败者贼”。他被“株连九族”,圈子里的人基本被打成“老虎”,“大秘”、“小秘”都不放过,就连通过周斌买官的市委书记丁雪峰、“最美政协委员”刘迎霞及贴身歌妓与电视台的女主持人都跟着倒霉。同时,他家破人亡,身患骨癌的大哥周元青遭遇两次被抄家及儿子周峰被抓后,生命戛然而止。习近平一箭双雕,既报了“周薄政变工程”的一箭之仇,又为沸腾的民怨找到了一个泄愤口,有效地调节了社会对“适度腐败”的容忍度,使红色江山仍然可以代代传。

在一夜之间,周永康被专制,由一个虚拟的“人民”转身为一个实体的“敌人”,不知此时的他可曾深刻反思过:导致他身败名裂,并殃及兄弟子侄的根源是什么?是他心中权欲、贪欲和情欲,还是这个缺乏监督制约机制的专制?在他从一个农家子弟一步步走向权力巅峰的过程中,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体制中的哪些因素决定了他的飞黄腾达,同时也埋下他今日身陷囹圄的种子?

在一个权力必须以血腥的政治斗争方式来谋取的制度下,在一个生意人赚钱就必须与权力合谋的时代,每个社会群体都是“弱势群体”,每种职业都是“高危职业”。其中,“九常委”之一周永康的高危主要来自四个方面:一是司法不能独立,党对司法机关具有绝对的领导权,党的各级领导凌驾于法律之上,周永康领导的政法委为了“讲政治”可以不讲法律程序,党指到哪里就要打到哪里,这就把周永康推到了公民的对立面。二是“黑社会化”的执政方式,黑社会政府化,政府黑社会化,以黑养黑、以黑吃黑、以黑治黑,打黑变成黑打,作为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既要当“打黑英雄”,又有当“保护伞”,红道黑道集一身,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刘汉的无间道,自己成为黑老大。这是在公认的社会规则严重稀缺和起码社会信任的极度缺乏环境中,受利益的驱使,黑社会与政府互相渗透、互为依靠,而衍生出的一种高度畸形、以赤裸裸的暴力作为维持社会运转主要机制的秩序生态。三是权力交接靠指袭,权力更替靠政变,权力分配靠买卖,权力运行靠暴力,这样的制度必然产生“宫廷斗争”,形成高墙之内神秘莫测,派系林立,分出你的人我的人,最后你死我活。四是因为一个无耻的时代总是要把所有人都拖下水,让大家都不干净,然后大家就乖乖跟着走了,成为罪孽的帮凶,同时也成为选择性执法的牺牲品。

周永康已经失踪两年有余,至今才被中纪委宣布“立案调查”。法外施刑的发生并不会让更多的人产生忧虑,相反,多数人倒是欣慰于看到“打虎”数量的几何增长,而无论这种数量是否属于律法系统合乎程序操作的结果。最高统治者的“双规”家法很容易被更多地视为英明决策,在这里,程序正义是退居其次、甚至是无人关注的,一个良性的、可以自动运行的律法系统和监督系统也落到了人们的视野之外。“双规”期间是不能找律师的,但审判时却以“双规”期间的口供为依据,所以薄熙来在法庭上翻供也不好使了。人类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中国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文明国家共同遵守的刑事诉讼准则:对一个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嫌疑人,必须保证他充分享有律师辩护的权利,不能以家法、私刑进行处置,哪怕是一个罪恶累累民怨沸腾的人。

周永康在客观上同样是一个民主化的启蒙者,他告诉我们,只有宪政民主才能保障官员的安全,才能为热爱权力的人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和一种文明的政治博弈方式,才能让自己的子孙后代活在一个有安全感和安全预期的社会。

二、周案诠释:维稳下的中国梦是一个国家谎言

最大的讽刺是,在周永康儿子周斌与持美国护照的妻子及岳母,勾结中国黑社会吃里扒外掏空中国时,他却在卸任政治局常委前的最后一次“重要讲话”中教育人民“为实现中国梦贡献力量”。

周永康主导和执行的“稳定压倒一切”,碾碎了无数中国人的美好梦想。他的“政法干警要讲政治”,使中国司法二十多年间逐步培养和强化的法治意识饱受摧残;他主导下的“维稳压倒一切”,使司法承担了其不应也无力承担的使命,其结果是扭曲了制定法的既定规则,加剧了司法腐败,极大地恶化了律师们的生存环境。这个“维稳沙皇”在十年间把中国变成了古拉格集中营,遍地访民,遍地精神病院、遍地上访学习班,遍地训诫中心,遍地上演着《飞跃精神病院》……多少人死于冤假错案,多少人死于上访路上,多少“失足妇女”被公检法背景的妓院逼良为娼,多少人在公安局和法院配合下的强拆中跳楼自焚……他的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他是“人吃人社会”的“顶层设计师”。

周永康儿子周斌在中国通过权力寻租赚到的钱都揣进了美国丈母娘的腰包。看看财新网发表的《中石油窝案发酵:替周斌打理油田的米晓东被查》和《刘汉兴衰调查之四:周滨的生意伙伴》,你就了解了太子党是如何吃里扒外用“白手套”掏空中国的。因为他们世袭特权,他们的名字就是钱,在西方银行或跨国公司挂个“咨询”,银子就哗哗地进来;在官商之间“搭个桥”,就可以吃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回扣。“太子党”们早已纷纷成为国内垄断企业的老总或西方跨国公司代办,他们控制了投资项目、银行贷款、矿产、土地等国家各种重要资源,他们正在瓜分和掏空中国。看懂了周永康就看懂了中共,就看懂了谁是真正的“敌对势力”和“汉奸”。

周永康等一群外国人的爷爷,一边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一边苦苦地追寻着美国梦、加拿大梦、澳洲梦和欧洲梦,做到了无私奉献,挽救了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危机,继承和发扬了白求恩同志的国际共产主义精神。据媒体2010年统计:近30年来,中国外逃官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多亿美元,算起来人均卷走约1亿元。在一些西方国家甚至已经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贪官一条街”、“贪官二奶村”和“贪官子女村”。周永康案告诉中国人,“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是由一群富可敌国的贪官组成的,“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由一群吃里扒外的民族败类组成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中国梦”是中共意识形态的组成部分。周永康不仅在各种会议上强调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性,还在《求是》杂志和《长安》杂志发表文章强调“用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占领法治领域意识形态阵地”。中共的意识形态假设制度的需要是高于生存需要的,是一个用来代替真实世界的表象世界。极权通过信息封锁和宣传垄断,使其控制范围内的大多数的人们生活在被意识形态所包裹的虚假的生活之中。捷克共和国前总统哈维尔在《无权力者的权力》中写到:“意识形态是一种似是而非的解释世界的方式,它赋予人以认同、尊严和道德的幻象,而使人们与现实的实质轻易地脱离。”薄熙来是最会玩意识形态的人,他在重庆把唱“红歌”演为一种集体和强制性的狂欢,并且试图将其作为这个时代驯服和动员民众的精神力量。周永康考察重庆时,对薄熙来的做法充分肯定:“‘唱读讲传’活动,是新形势下加强干部思想教育、做好群众工作的有效载体,全国政法战线也要开展这项活动。”周永康是柏拉图《理想国》里那个躲在墙后拿着假人和假兽演皮影戏的人。撕破他假面具的人不是“胡温”,也不是习近平,更不是中纪委,而是薄熙来的打手兼“狗腿子”王立军。一次狗急跳墙、一次激情叛逃、一次乌龙事件,结束了薄熙来和周永康的政治生命。这是“天助胡温”,是“上天示警”和“天人感应”,是实在捂不住了,是无法向世人交代,绝不是什么“体现了中央反腐败的决心”,更不是什么“体现了法治精神”。

三、周案昭示:通过个案反省制度性原罪才能得到救赎

在中国,对于一段“无官不贪”的历史来说,贪官的个人名誉得失问题在整个历史中的分量只是大海中的一涓。但是,如果一个贪官能够说出“无官不贪”的真正原因和解决办法,那么他就会青垂史册。虽然很多人已经知道那个“真正原因和解决办法”,但由体制外的“民主小贩”杨恒均与体制内的周永康说出来的效果是不一样的。杨恒均说出来后往往遭到“毛左”的谩骂,甚至“左右不是人”,而由周永康说出来,就能使“毛左”们立刻觉醒。那么,周永康个人的名誉在历史中的分量就不再是大海中的一涓,而是民族英雄。由于重复同一罪行的官员太多了,“多数人犯罪”对社会、对民族的危害,已经从对个别受害人的威胁转移至对整个民族的威胁。在“多数人犯罪”情况下,法律变得相对无能为力,无法去追究和审判整个官僚队伍。因此,每个贪官都应该通过个案的忏悔,去反思“制度性犯罪”的原罪,就像德国人那样反思如何建立一个让每一个人心中的希特勒都受到遏制的制度。

薄熙来案开庭时,公民们盼望他能够说出“无官不贪”的真正原因和解决办法,但令人失望,他放弃了青垂史册的机会。一个城管都可以受贿2000万元,对一个政治局委员来说,薄熙来无疑是中国最廉洁的官员,但他不会得到民众的同情和原谅,他已经身败名裂,必定遗臭万年!

周永康能否吸取薄熙来的教训,抓住青垂史册的机会?对于一个72岁的老人来说,判死缓与判20年徒刑没有区别。再说了,薄熙来是为了保护红色家族的政治名誉及亲人的经济利益,为了老婆保命和儿子完成学业,才配合审判政治效果的。而周永康是平民出身,不是“太子党”,家族已被连坐,财产也被没收,红色江山已经不可能在他的家族代代传,他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没有后顾之忧。为此,张庆方先生在《劝周永康忏悔书》中写道:“无论如何,你还有机会给国人留下一个不完全负面的背影。不论过去你做过什么,我们都明白,这其中肯定有复杂的外部原因,无论经济方面还是政治方面的过失,都未必能彻底摧毁你的道德形象。但是,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如果你至今都不能够展示出深刻反省的勇气,不真实完整地剖析造成你今日困局的制度因素,社会因素和个人因素,不发自内心地为个人之恶和制度之恶忏悔,而是沿着无数小人懦夫走过的道路亦步亦趋,为了一个留更多时间在家安度晚年的承诺去谈条件,做交易,这才是无可挽回地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深渊的最有效方式。”

周永康的忏悔书会是什么样子的?难道还是那种格式化的:“由于我放松了理论学习和思想改造,不能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没有挡住金钱和美女的诱惑,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我对自己不能为实现中国梦做出新贡献而感到遗憾和愧疚。”这样的忏悔千篇一律,空洞无物,充满了套话,其对象并非自己的良心,而是权力组织。面对一个无所不在的虚拟主宰,交出的是一颗虚伪的心,不见心的跳动,都在重温那些邪教的教条。笔者幼稚地希望周永康能够摆脱那个无所不在的虚拟主宰,接受张庆方先生奉劝:无原则的配合,只能加速你的身败名裂,而摆脱集团和个人私利盘算的深刻、彻底的反省和忏悔,才是你获得救赎的唯一方式。

周永康是中共的“优秀代表”,是中共的化身和“袖珍版”,因为在公共权力被“家化”的体制下,每个中共官员都可能成为“周永康”。在法庭对周永康审判的同时,中国人对中共的审判、对独裁专制的审判、对红色意识形态的审判也开始了!总之,中国人必须感谢周永康,他是一个“民主启蒙家”,他让中国人读懂了“中国模式”,看清了“中国特色”。2014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周永康,还应该把他与已经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关在一个牢房里。

出处: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