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户籍制度不仅在城乡之间、同时也在城市之间建起了重重壁垒。从政治上讲,它是不平等、不人道、歧视性的。从经济上讲,它是过时的计划经济的产物,阻碍区域性、乃至全国性的人力资源市场的形成,不适合市场经济的要求,也与中国加入WTO后所承诺的普遍国民待遇的原则相违背。

北京人享受皇权其来已久

自古以来,北京做为千年古都,其领域更是壁垒森严;中国共产党号召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后,其神权更是无以复加。天安门前的华表不是代表专制的结束,而是深化了帝王将相们的的淫权。于是,居住在北京的老百姓,变成了天经地义的皇宫贵族,享受着无比的荣华富贵。而远离京城的良民,就成了捐粮纳税的奴隶。京城代表着特权、更代表着神圣不可侵犯的皇权。

老百姓唱不出《我爱北京天安门》

我当然不敢胡说什么北京人都是一品大员,也不敢乱说生活在北京的老百姓都是百万富翁。但生活在皇城里的人民,肯定比中国的老百姓要富有、高贵。北京市政府今年10月1日所实施的《关于外地来京投资开办私营企业人员办理北京市常住户口试行办法》规定:私企经营者想为本人、配偶和1名子女申请京城常住户口,他的企业需要连续3年每年纳税80万元人民币以上,或者近3年纳税达到300万元人民币以上,并且,企业职工中本市职工连续3年保持在100人以上,或者达到职工总数的90%以上。这么说,生活在同一片天下的中国人,不仅没有资格生活在平等的环境里,还要受到京城人的无情歧视。在中国共产党执政初期,几亿老百姓就唱着一首《我爱北京天安门》的颂歌。到如今,“我爱北京天安门”的美好愿望,却成为我永远的一个噩梦。

公然行文收取买路钱

《水浒传》里就有一句土匪打劫留下的逻辑:“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北京的这个《试行办法》的规定,比梁山好汉们的“壮举”还要大胆。历史上的土匪们还不敢公然行文、在光天化日之下张榜贴出抢劫宗旨,而只敢口里嚣张、心里打颤。

普天之下,中国有多少能够每年交纳80万人民币的公民!我不知道北京市关于外地私企老板成为北京人的规定有什么理论或现实依据,抑或有政策支持。我只知道,这个门槛太高了,简直不是个普通人所能想出来的。老百姓心里最明白,13亿的华夏子孙里,有4千万下岗工人,其涉及的人口有1亿8千万,9亿的中国农民有仍旧生存在朝夕不饱的长城内、外。漂泊在北京的普通人被视为盲流,也就是说,一辈子无论你贪天抢地地辛苦,几乎都没什么机会成为光荣的北京人。

只有富人才能变成北京人

不过,还真有一定要当光荣的北京皇民的。因为,皇城里到处是黄金遍地、繁华无比。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所有财富,几乎全部聚集在这座森严无比的宫殿里。

近来有个私营企业主,北京鸭王烤鸭店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劭华,获得了北京市地税部门的3年纳税304万的涉税证明。他将成为北京市第1位获得常住户口资格的外地私企老板。按照《试行办法》的规定,只有富人才有可能成为北京皇民。也就是说,富人们用尽毕生奋斗所得,只能换来一本一文不值的户口本。不过,这也没什么。在我看来,我想成为美国人比挣几百万成为北京人都容易:我努力去考托福,出国留学,总还有成为美国人的机会;再不成,就投奔法轮功,争取做李洪志的一名忠实信徒,以此获得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政治避难权,取得合法的居留资格。

出卖户口本,干部发横财

我想,一个户口本既然是北京皇民的无价之宝,北京人的昂贵户籍就有可能使某些革命干部大发横财。也就是说,北京户口是个尊贵的东西,他们可以卖掉一些挣大钱。这项东西虽然不能象商品一样自由买卖,却是公仆们手握皇民的生死大权。对某些北京市罪犯,取消他的北京市户口,倒是一项重大的惩罚措施。在老百姓的眼里,这个尊贵的东西是他们生命的全部。

富了北京,穷了天下

我不想象某些人那样交待大背景、大时代之后说一通什么“户籍制度渐渐不符合时代要求,这项措施出台证明了北京市户籍也开始松动”,或者说什么“户籍制度充当了非关税壁垒,户籍制度应该放开,人口应该能够自由流动”。我想知道的是,这样的措施出台,对我这样普普通通生活着的人的影响。结果发现,没有什么影响。

汉朝初年,为了让京城长安繁华富贵,朝廷下令迁各地富裕人家10万户入住长安。我想来想去,北京市设定这个高门槛,大概也是为了让北京繁华起来、而不是外界所说的、北京户口值300万吧。只是我觉得,要让北京富足,最好的办法还是在吸纳富人的同时,将穷人都迁出,形成一个单纯、高贵的大都市,就象一个巨大的高尚住宅小区似的。这虽然难了点,可也不是不可能。

据统计,在北京闯荡、生活的外地人,在册的就有237万。也就是说,北京市的外来人口起码超过237万。如果其中有一成变成北京人,则北京市光从他们身上就可获得数百亿的税收收入。北京因此富甲天下并不是不可能。可别的省市,富人都到北京了,还不更得穷下去?不过这不是北京市考虑的事。

外来者绝对是个丑陋的中国人

漂泊在北京的穷人,在北京的皇民眼里,绝对是一个丑陋的中国人。“盲流”、“黑人”、“打工”等等侮辱性的词语,充斥于北京的每一张报纸。他们绝对是北京人的奴隶:租住着别人的房子,蜗居在黑暗的房子里,起早贪黑地为北京的皇民效劳,为京城的繁荣昌盛流血流汗。每月挣上2、300元,还整天要受到公安、城管、卫生等部门的严查。他们稍稍不开心、不满足,就会面临大祸:不是拉去蹲大狱,就是被遣送回那贫寒无比的老家。他们辛苦的劳动所换来的报酬,一部份去交房租,一部份零花,然后将所剩无几的血汗钱寄回家乡。这比旧中国的包身工还要悲哀,比斯巴达克斯的命运还要凄凉!这种北京人特有的皇权与中国所特有的奴性,更使中国的户籍制度显得无比的残酷。

弱者,你的名字叫做“老百姓”

对于生活在京城以外的人,我只会正告一声:人家那帮北京人,户口真的很值钱!北京,跟我们同样是炎黄子孙的老百姓,没什么关系。对于占全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我要告诉他们,你想也不要去想,你们只有在那片一贫如洗的土地上、老老实实地做一个顺民、一个奴隶的份。能够用身上的血肉去换来几斗米、平平安安地过着日子,就是你们最大的幸福了。什么“我爱北京天安门”,统统是北京皇民的独有专利罢了。

这个世界总是少数的一部份人(强者)制定规则,绝对多数的另一部份人(弱者)遵守规则。可总还是有人不想遵守规则。至于我,我不想遵守这规则,可还是不得不遵守。悲哀的奴性,使我更加不敢越雷池半步。全中国的老百姓同样如此。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