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炸事件”后网分泾渭

现在来做“网络政治史”这个概念还为时过早,尽管十五年前我在中国第一个因网络言论而获罪。中国网络生态与政治的关联程度之高是不争的事实,许多重大事件确实具有“新史记”的意义.比如说,歌手吴虹飞曾因在微博上表示对具体的行政部门不满,说要炸北京市人才中心、居委会和市建委,被当局刑事拘留。虽然后来当局在网络舆论压力之下,改刑事拘留为行政拘留并於二○一三年七月三十一日释放之,但是吴虹飞“网炸事件”是去年八月份国家层面提出网络管理“七条底线”的最直接原因。

吴虹飞“网炸事件”直接导致“七条底线”出台及网络管控趋严,这是官方在新闻报道里明确的。此后,中国的网络政治出现了分化,以秦火火为代表的一线不认可,还是我行我素,以致刑名加身;以周小平为代表的一线借此大力攻讦网络自由行为,以致引发更加激化的官民网络对立。周小平是“七条底线”出台座谈会的网络名人之一,薛蛮子也在其列。

我作为网络活跃人士,身有网易文化历史名博博主之号(排名第七),也是网易微博达人(被关注量二十五万)。当时,我对吴虹飞“网炸事件”有所表态,写了一首诗《网炸效果──献给吴虹飞女士》,具体时间是二○一三年八月三日下午。按着习惯,我是随即发到网易博客上,最晚也不会超过该日晚上(打羽毛球锻炼后,再於网上忙两个小时)。但是,这首诗却在我的博客上“被丢失”。与该首诗一起“被丢失”的还有二○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写的《沉思良知──献给那些勇於道歉的人们》,以及四月二十二日晚上写的《新的出埃及──继续为赵常青弟兄祷告》。

开心网偶然给出重要线索

今年七月上旬,清理一枚专门留存文学校对作品的U盘,见到一些旧诗。为了核对U盘存底与博客上诗作的一致性,我陆续在博客上检索了一番,发现上述三首诗没在博客上。起初以为因为自己学术太忙,写完了“闲作”而忘了发在博客,就一一做补发.为了慎重起见,每补发一首前,还在百度上搜索一下。结果是献给吴虹飞的那首和“沉思良知”在百度找不到,就先补发了这两首。到了检索第三首时,出了大问题:一个叫开心网的站点转载了我为赵常青祈祷的诗,开心网注明来自我的博客。我这才知道该三首诗是“被丢失”的。

确实,三首诗都算敏感,涉及赵常青的自不必多说了,现在常青已经因政治刑名进入服刑阶段。按时序的第二首是有感於退休教师登报就“文革”中参与批斗同事致歉的网络新闻而作,在诗里我对拒不为暴行道歉的人进行了鞭挞,写道:“缺乏食物,可以乞讨,缺乏良知却难以如此而行;缺乏财富,可以抢掠,缺乏思想却难以如此而行。泯灭得像夏夜的飞蛾,也许那些人只是暴虐社会的浮萍。”慢慢回想当时情形,一位跟帖者还转录了这几句。当时跟帖者观点泾渭分明,有讚为“文革”暴行道歉为人性昇华者;有斥为政治投机乃至人格作秀者;由此可见,“文革”暴行之伦理反思还会在网络上存在下去,更不排除在未来特定时期再热起来的可能。

按着博客的管理原理也是技术操控,只有两方面可以删除博文。一个是作者本人,一个是网站本身,而后者往往是屏蔽的方式来做(见图)──告诉作者其博文违反规定,重新编辑后再发,即便作者不为之,还是自己能看得到而只是外部访问者看不到。我屡遭此类对待,但体谅网站方面的难处(有时它也主动解禁),自己能看到也就行了,做纸面文集的时候还可以从博客上回载.那么,网易没屏蔽,我自己也没删,造成三首诗“被丢失”的第三方是谁呢?肯定地说,是操有黑客技术的某种政治势力。他们是网络世界的“第三只手”。

网易补做首页推荐有含义

“第三只手”在以黑客技术偷窃并毁匿我的诗作之同时,也等於向我提供了大量的政治情报学与私人情报学方面的信息:第一,他们不希望网民看到有人在支持赵常青那些人,极力防堵官员财产公开方面的网络民意,说明他们与腐败势力有勾结;第二,他们不想让反思“文革”成为一个持久的网络话题,说明他们与极左势力有价值观上的重叠;第三,他们试图为网络政治事件消音,说明他们与网络管控集团有利益分赃关系.最后一项更好地说明了中国国家恐怖主义的非政治特徵,就是大量的分利者是靠制造政治恐怖来博取自己的特殊利益的。从计划生育作为国策养肥乡镇干部到维稳集团大肆贪腐都说明一点.

继维稳集团腐败之后,可以肯定地说,网络管控集团将成为中国新的腐败势力。这不是预测也不是因诗作“被丢失”而泄愤,是因为过去经济本质的国家恐怖主义都是以无可辩的政治强势来压迫社会的。计划生育作为“最高国策”,施暴者的任何暴行都得不到惩处,并且受害者无从告状,到目前为止,全国没有任何一份计划生育罚款的支出审计报告。维稳是中共最高当局的硬任务,哪一层级的人都是维稳的得益者,维稳受害者同样也无从控诉这些得益者。执行“最高国策”与完成硬任务的操作层人士又都喜欢秘密手段,计划生育当中举报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维稳监控中的秘密行为更是遍及所有环节。

尽管至今还没爆出任何一件涉及网络管控的贪腐案件,如网易、新浪、搜狐等被迫贿赂管理当局。现在没有,不排除以后爆发.因为我从“第三只手”的作为与网易事后的补救措施中看出了其中艰难亦微妙的博弈──在“被丢失”诗作重新发在博客的次日(七月十二日,上午九点),网易博客版块对《网炸效果──献给吴虹飞女士》一首做了首页推荐──这分明是向我表白“你的诗丢了,不是我们偷的”。事隔四个小时后(下午一点),对《新的出埃及──继续为赵常青弟兄祷告》一首又做了首页推荐.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