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志兴:大霾出大师,讽喻在这里

Share on Google+

——段子里的幽默、智慧与无奈

段子流传的本身,其实是一种社会的进步。若干年前,中国没有段子流行,没有手机短信这种手段并不是主要原因。那时我们通过各种渠道看到前苏联流行的段子,觉得有意思,但是大多数人不会去琢磨在大致情况相同的中国,为什么没有同样的东西?

目录

大霾出大师
段子手的幽默包含多

段子讽喻社会
以前的问题现在变了吗

光把段子编出来说出来
只是好笑或者解气还远远不够

0001
北京大霾,后面那……不知道的还以为海市蜃楼了

大霾出大师
段子手的幽默包含多

段子这东西,一直就有,但是,大规模流传开,一定因为信息的传播更为便捷,这和手机普及特别是互联网的普及密切相关。

很多人喜欢段子,因为简短好读,也因为其中包含着幽默、智慧,其实也包含着豁达。当然也包含着无奈和不满,在这个意义上说,也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北京人的段子特别多,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北京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皇城脚下的那种幽默和豁达,京腔京韵说起段子来格外有味道一些。当然,也因为是首都,发生的事情多,大家的见闻也多。

这不是说段子是北京特产,其实,天津人讲段子也是一绝,自然还有东北人,像铁岭这样的“大城市”,也生产很多段子。无非是因为我住在北京的时间比较多,听到的北京段子也比较多而已。

这几天北京大霾,北京人出门不方便,也许激发了段子手的创作热情,很多段子横空出世,在网上蔚成一景。

我在下面引述几段:

北京今天烟雾缭绕!能见度五米!早上一同事开车迷路了,下车寻找路标。看到路边一个哥们儿也在寻找就上前去问:“哥们儿,这是哪?”这哥们儿很详细地为他指明道路!道声谢刚想走,转身问那个哥们儿:“你都知道道儿,你还在找什么呢?”那哥们回答:“我也是看路标来着!路标找着了!可是我找不到我的车了!”

记者采访骆家辉:“中国是你的故乡,你走了,不想带一把故乡的泥土吗?”骆家辉:“带了!肺里装得满满的呢。”

今日北京重度雾霾,两位同学对话,甲说:“咱们去卖口罩吧,一定能赚好多钱!”乙说:“谁能看见咱们卖口罩!”

北京人说雾霾严重:站在天安门广场,看不见毛爷爷;上海人听见:哼!今早我们打开钱包抽出一百元,也看不到毛爷爷啊!

北京目前状态:遛狗不见狗,狗绳提在手,见绳不见手,狗叫我才走。

后海酒吧,一群人在聊天。甲说:雾霾太大了,我去奥运村遛一圈狗,回来一看,擦!把别人家狗牵回来了。乙说:是大,今天我去中关村一小接孩子放学,结果把别人儿子领回来了……丙大叫不好,便冲了出去。大家不解。丁说:他媳妇今天去西单买衣服,到现在还没回来……”

今早,我大雾中摸索出门,看到路旁一老者,独坐桌旁,肩披白褂,桌子上摆一小圆桶,里边都是签。我上前去拿起圆筒晃了半天,抽出一支递上前去,说:“老先生,人生如雾,何处是路?给解一卦吧。”老头说:“你晃我筷子干啥?我卖个早点你晃我筷子干啥?”

还有很多很多,不得不惊叹民间藏着如此之多的幽默大师和文学大师。

0002

段子讽喻社会
以前的问题现在变了吗

我在十年前就写过一篇有关流行段子的文章,那时候,微信和微博还不是主战场,大都是靠手机短信。别看只是一毛钱一条,每年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靠短信赚了不知多少个亿,据说,有些公司就是靠编段子赚了很多钱。

段子有各种,有的黄色,我们不去说它;有的纯粹是逗人一乐,我们也不去说它;有的过于政治,我们还是不去说它;单单挑出一类来,就是有关社会现象的段子,巧的是,都以“这年头”打头。先列举如下:

这年头,警察横行霸道,欺软怕硬,越来越像地痞;地痞各霸一方,敢做敢当,越来越像警察。流言有根有据,基本属实,越来越像新闻;新闻捕风捉影,随意夸大,越来越像流言。

这年头,教授摇唇鼓舌,四处赚钱,越来越像商人;商人现身讲坛,著书立说,越来越像教授。医生见死不救,草菅人命,越来越像杀手;杀手出手麻利,不留后患,越来越像医生。明星卖弄风骚,给钱就上,越来越像妓女;妓女楚楚动人,明码标价,越来越像明星。

这年头,老婆像小灵通经济实惠但限本地使用,二奶像中国电信安全固定但带不出门,小蜜像中国移动使用方便但话费太贵。情人像中国联通优雅新潮但常不在服务区!

这年头,一哥们说北京地铁拥挤不堪他怀孕的老婆竟被挤流产了;昨天他问上海的地铁是不是好些,上海的哥们说更糟:上个月他老婆乘地铁竟然被挤怀孕了!

这年头,女人漂亮的不下厨房,下厨房的不温柔,温柔的没主见,有主见的没女人味,有女人味的乱花钱,不乱花钱的不时尚,时尚的不放心,放心的没法看!

这年头,人有钱有时间有个好身体,绝品;人有钱无病无时间,珍品;人无钱无病有时间,上品;人无钱无病无时间,次品;人无钱无时间有脾气,废品!

这年头,接听电话声音渐渐小对方是领导,声音渐渐大对方是部下,一听就发燥对方拨错号,笑得不停歇那是女同学,半天哼一下老婆在训话,悄悄避开人对方是情人!

这年头,说河南人诈骗,广东人笑了;说河南人造假,浙江人笑了;说河南人斤斤计较,上海人笑了;说河南人夸夸其谈,北京人笑了!

这年头,为官之道就是为领导干一百件好事也不如与领导一起干一件坏事,领导带你一起干了一件坏事那肯定有一百件好事等着你!

这年头,苦干实干,做给天看;东混西混,一帆风顺;任劳任怨,永难如愿;会捧会献,杰出贡献;尽职尽责,必遭指责;推托栽赃,邀功领赏!

0003
图片来自@故宫淘宝,致谢

说起来,上面的这些段子都是十年前流行的,现在有些现象已经有所变化了,你说它绝对准确,显然不是,其中存在许多不合理性,警察都这样吗?教授都这样吗?医生都这样吗?我们的官场都这样吗?

显然不是。但是这些段子显然有其合理性,不然不会广为流传,让那些通讯公司赚了那么多钱。

当然其中有了些夸张的成份。

0004

广州日报的评论

光把段子编出来说出来
只是好笑或者解气还远远不够

其实我们把段子看做是民间的一种文学创作,尤其是上面的一组,是针砭社会上的不良现象,有些适当的夸张符合文学创作的特点,也就可以理解了。如果没有这种夸张,这些段子也走不远。记得文学课上有这样的说法,夸张只要有依据,就是可以的,说燕山雪花大如席,可以,因为燕山确实下雪。如果说岭南雪花大如席,那就不妥了,那里的人恐怕一辈子都见不到雪花。

再说段子流传的本身,其实是一种社会的进步。若干年前,中国没有段子流行,没有手机短信这种手段并不是主要原因。那时我们通过各种渠道看到前苏联流行的段子,觉得有意思,但是大多数人不会去琢磨在大致情况相同的中国,为什么没有同样的东西。如果我们不对那时做一个定义的话,今天,起码是民主的成份多了许多,有话可以说出来,起码是许多话,包括很有意见的话,可以说出来了。

当然,光把段子编出来说出来,只是好笑或者解气,远远不够。我认为,很多问题是要取得共识,上下左右齐心协力去解决的,不要抱怨某一方面。我不是反对抱怨,段子中确实很多是在抱怨,抱怨也是提意见的一种方式。有意见提出来,有用大家喜闻乐见的方式使这些意见不胫而走,能够让管理机关的人和相关的领导者们都听得到,也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更要紧的,既然有编段子的智慧,那么也要有智慧来推动我们国家的建设和发展。如果说,段子是表现幽默和批判的智慧,那么,我们也要有改革和建设的智慧。

来源:周说

阅读次数:5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