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建国首任总理、被一些国际媒体认为是“亚洲代言人”的李光耀病逝,结束了他传奇和矛盾的一生。新加坡政府举办了一系列的悼念活动,一连数日新加坡所有的政府建筑都将降半旗,以表达对这位“建国之父”的敬意,并且举行了国葬仪式,不少世界各国政要巨贾出席。但有新加坡媒体指出,李光耀甫一病故,新加坡的各种媒体,包括报纸、电台、电视台、杂志刊物等,立刻推出报道,速度之快,步伐之统一,声调之一致,这说明执政党人民行动党早有准备,希望利用李光耀之病逝,制造有利效应,博取民众的同情,达到最佳效果,从而为二0一六年新加坡的大选造势,创造对明年大选的有利条件。

纵观国际舆论,可以说对李光耀一生的评价有所争议,赞美者认为他是“政治巨人”、“卓越的领袖”、“备受尊敬的领导者”、“令人敬仰的亚洲领导人;表示”李光耀曾带领新加坡成为东南亚进步和现代化的缩影“、”他的事迹将永远不会忘记“云云。但在这一片赞誉声之中,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和对李光耀本人负面的评价。有国际组织认为”李光耀在新加坡经济发展中所获得的成绩,是以牺牲民主和人权为代价换取的,今天的新加坡需要改变。“更有媒体将他列为”二十世纪最成功的独裁者“名单上的第二位。

这表明这位一度是亚洲最具知名度的政治人物,他一生的是非功过并没有随着离世就盖棺论定。在新加坡国内乃至国际社会,对李光耀政治生涯的评价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或许还将争论不休;并且,对于李光耀一手创建的城市国家管治模式,对于这种注重发展经济、滞后发展民主的“新加坡模式”的成败,也存在着相当大的争议。

当然,李光耀这一生对新加坡的贡献是毋庸置疑的。他一手带领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联邦,而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建国后积极寻求国际承认。此后他担任总理长达三十一年(卸任后长年担任内阁资政),将一个资源匮乏、甚至连淡水都依靠马来西亚供给的蕞尔小国,建设成为富裕的“亚洲四小龙”之一,全球最富有的发达国家之一,同时是世界金融中心和国际闻名的“花园城市”。并且长期以来,新加坡拥有高效、廉洁的政府,新加坡的法治状况亦达到相当水平。身为这个东南亚蕞尔岛国的“建国之父”,李光耀几乎可以说和新加坡的发展奇迹能划上一个等号,他在相当多的新加坡民众心目中有着很高的威望。

然而必须指出,李光耀掌权下的新加坡在政治上并不民主,虽然在形式上实行代议民主制和三权分立,总统和国会议员(内阁部长从议员中选出)均由民选产生。但人民行动党一直处于一党独大的地位,新加坡创造出一套独特的、扭曲的选区划分制度,以保障执政党可以百分之六十的得票率而拿下议会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席位;除此之外,李光耀执掌的人民行动党长期对反对党、反对派进行各种打压和迫害,李光耀利用《内部安全法令》(这部新加坡《内部安全法令》授予当局在必要时“不经审判”即得以“无限期拘禁”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士),採取不经正当程式和公开审判的方式,将反对派人士抓捕入拘留营,甚至有反对人士被关押达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之久;新加坡也缺乏新闻自由,箝制舆论媒体,推崇严刑峻法,重刑重罚。

此外,李光耀施行的裙带政治也广受各界诟病,与李光耀相关的少数人长期占有着新加坡的大多数权力,李氏家族对新加坡的影响力非常大,李光耀的子女在新加坡皆身居要职,掌握了本国的政经大权。其长子李显龙于二00四年接替吴作栋担任新加坡总理至今,被外界批评为“隔代世袭”;李光耀儿媳任政府控股的淡马锡控股执行董事兼总裁;李显龙的弟弟经营新加坡电信,以至于有人认为新加坡是李氏的“家天下”,称新加坡为“李家坡”、“李氏集团公司”。

新加坡这种以发展经济优先、半威权、半民主的家长制或菁英治国模式,对这个世界上不少的专制政权有着吸引力,让这些专制政权所称道以至于效法。之所以效法它,是因为一方面,这种制度可以确保绝对的政治权力,维持一党独大的政治局面,另一方面,在这种制度下人民又能获致较高的生活水平,且还有一些表面上的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可是,这样一种在特定时空背景下产生的“新加坡模式”,是难以被複制或移植到世界其他地区的。

不但如此,不但在新加坡,在民主自由理念蔚然成风的全球化时代,这种权威体制到底还能够撑多久,也是一个很大的疑问。原因无他,其致命缺陷在于体制的根基也即价值观。日前,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认为从李光耀的价值观中可归纳出两个特点:信奉严苛的制度、以及对民主的漠视。文中指出,李光耀对所有违反他对公共秩序狭隘定义的人进行惩罚,无论是嚼口香糖的人、同性恋者,还是媒体批评人士、反对党领导人,他曾于二0一0年对《纽约时报》说:“我不得不做一些坏事,把一些人不经审判就关起来。”李光耀还认为民主不适用于发展中国家,他提出:“除了少数例外,民主很少为发展中国家带来好政府,西方珍视个人的自由,但身为中国文化背景的亚洲人,我更加重视一个诚实、贤能、有效率的政府。”从这可看出李光耀对民主和个人自由价值理念的不屑,而信奉所谓“亚洲式”的威权体制。

时代在变,潮流在变。互联网时代的新加坡民众对李光耀式的权威政治越来越不予认同。二0一一年新加坡大选反对党赢得历史性的突破,获得了百分之四十的选民支持。李光耀之子、时任总理李显龙对此表示,大选结果说明“许多民众希望政府改变执政风格和方式,希望看到国会有更多反对派的声音以监督人民行动党政府。”选后李显龙首次主动承认错误、向民众道歉,他向媒体表示“本次选举标志着我们国家政治版图的明显改变,我们必须适应”,“人民行动党会从这次选举中吸取教训,改正错误”。

归纳言之,倘若一个国家过于强调自身文化的独特性,而排斥人类的普适价值观及思想文化成果,是註定了不可能维持长久发展的。放眼全球,威权体制治下的人民渴求变革已是时代的潮流,曾经张扬、骄傲的各国威权体制均在走下坡路;阿拉伯世界的强人政治日渐黄昏;古巴、北韩的家族统治陷入孤立。新加坡一度引以为傲的权威体制亦将如是。虽然对于老一辈新加坡民众来说,李光耀无疑是一位创造历史的伟大人物,但若放在一部漫长的人类文明史中考察,他为新加坡及世界留下的政治遗产究竟可持续多久,他所创设的新加坡模式对世界文明究竟有多大的意义,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了。

写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