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的总统里根秉持良知呼吁推倒柏林墙,麦克阿瑟将军秉持良知在反对北韩对南韩的入侵中一举打过三八线试图解放北韩,而前南共总书记吉拉斯同样秉持良知开启了世界反对共产主义运动的思想大门,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帕乔夫同样秉持良知提出“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概念,并最终在历史关头辞职并解散苏共,这些都是良知直抵人心、超越身份的历史的证明。打倒共产党并不直接等于打到专制制度;而当中国政治有幸文明化之后,面临已然崩溃、几乎没有希望的复苏自然生态。这却依然不是中国最深的沦陷,在自然生态崩溃的深渊旁,还有一个被中国政治正确的光环遮盖的陷阱,这就是无分朝野、党派、官民、奴役与被奴役、压迫者与反抗者的整体的道德堕落。在这事实基础上,作为超越党派政治的「中国的良心」,刘宾雁的价值是未来中国文明复兴的重要路标,胡耀邦可为这一路标的血肉文本。

 

北明
北明主持2015年刘宾雁良知奖特别奖颁奖会,并临时代未能成行的秘书长一平发言介绍刘宾雁良知奖之设立及宗旨

中国著名作家、记者、社会活动家刘宾雁先生,从中国官方收编、改造、铲除数千家中外自由媒体的两年之后,1951年,开始他终生不渝的记者生涯。如果说军人天职是服从命令,那么记者的天职就是服从事实。刘宾雁捍卫这一天职,五十年代他在中国最权威文学刊物文学和最权威报纸上发表《本报内部消息》等报告文学,批评中国新闻审查制度,因此被打成右派,劳动改造;六十年代他被摘了帽子不久,再被指为反党,再度劳动改造;七十年代,他再度获得写作机会,在中国权威报纸《人民日报》做高级记者,开始连续地,深入地揭露地方官员贪腐现象,他用自己的报告文学起草了那张巨大的、对中国贪腐现象的起诉书,由此他的文字洛阳纸贵,刊物一出版就脱销,国人手手相传,到处热议不衰,老百姓高声出气,数省、市的当事官员发誓把他告上法庭。 「刘宾雁」三个字成为那些年使用率最高的词语,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后来他出人意料地高票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事实上他的影响远远超出写作界和新闻界,他成为中国迄今为止依然是唯一一位被民间冠之以“中国的良心”的人。也因此,八十年代,他第三次被清除出他所在的党。一九八九年那场影响冷战世界的中国民主化浪潮发生时,他正在美国讲学,因为公开反对当局武力镇压学生运动而被禁止回国,他剥夺了所有职务,从此直到九十年代,直到和本世纪的2005年病故,不被准许回国。

刘宾雁终生言论和行为的动力,不是仇恨是爱,不是傲慢是谦虚,不是私愤是义愤,不是斗争是悲悯,不是政治功利主义是社会人道主义。这是他成为“中国的良心”的前提。但是刘宾雁如今在大陆已经被后人遗忘,他被遗忘的程度,与当今大陆文明道德衰败现象成正比。他的被遗忘,是大陆精神文化道德衰落的标志。

对于国家而言,殷忧起圣,多难兴邦;对于社会而言,而礼失求诸野;对于知识人而言,士不可以不弘毅。为了中国道德与文明的继绝存亡、为了唤醒人们内心的善良与公义、诚实和悲悯,了解刘宾雁精神遗产的一批知识同仁,在2013年共同发起设立了“刘宾雁良知奖”,决心在追求开明政治制度的同时,超越党派政治和意识形态,跨越官府与百姓之间藩篱、打捞近七十年来先被践踏、再被忽略淹没的人性,呼吁良知、表彰人文理想、鼓励原创写作和一切有利与社会文明化的行为。

刘宾雁良知奖的背后,站着一群当今海内外认同刘宾雁精神遗产的各界贤能,他们是这个奖项的理事,虽然当今大陆“大师”多得满街都是,在他们的社会角色和名字前面加上“著名”这个形容词是恰如其分的。他们是著名中共党史专家李锐;著名法学家张思之;著名作家翻译家巫宁坤、著名诗人邵燕祥、著名外科医生蒋彦永、著名历史学家余英时、著名政治家鲍彤、著名汉学家兼翻译、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马悦然(Göran David Malmqvist )。本奖共同召集人是有刘宾雁先先生的遗孀及其子女认可的中国流亡作家郑义先生和中国民间学人王康先生。其余是十三位评委,均是在人文领域中当仁不让于师的作家、学者、教授、诗人、编辑、记者、还有牧师。

“刘宾雁良知奖”自二零一四年起,每年颁发一次,奖金一万美金。今年适逢胡耀邦先生冥诞一百周年,刘宾雁良知奖设置特别奖,把它颁发给已故的胡耀邦先生。这个姗姗来迟的奖,是为了表彰他在极端践踏人性的政治环境中,为数千万被压迫和奴役者正名的行为,以及在万马齐喑的年代,这个行为所发出的人道主义黄钟大吕之声。

刘宾雁以他的道德精神和人格力量,点燃的是中国人道主义之光,推动的是人之尊严的事业,任何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都难以评说或覆盖这位“中国的良心”,因为良知存在于人心深处,它独立于人的社会身份和党派头衔甚至政治归属——自由世界的总统里根秉持良知呼吁推倒柏林墙,麦克阿瑟将军秉持良知在反对北韩对南韩的入侵中一举打过三八线试图解放北韩,而前南共总书记吉拉斯同样秉持良知开启了世界反对共产主义运动的思想大门,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同样秉持良知提出“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概念,并最终在历史关头辞职并解散苏共,这些都是良知直抵人心、超越身份的历史的证明。打倒共产党并不直接等于打到专制制度;而当中国政治有幸文明化之后,面临已然崩溃、几乎没有希望复苏的自然生态。这却依然不是中国最深的沦陷,在自然生态崩溃的深渊旁,还有一个被中国政治正确的光环遮盖的陷阱,这就是无分朝野、党派、官民、奴役与被奴役、压迫者与反抗者的整体的道德堕落。在这事实基础上,作为超越党派政治的「中国的良心」,刘宾雁的价值是未来中国文明复兴的重要路标,胡耀邦可为这一路标的血肉文本。

2016年2月13日于华盛顿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