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凯特-米蕾:《性别的政治》

Share on Google+

1970年的美国,谁也没有想到一本厚厚的博士论文竟成了最畅销的书:《性别的政治》。它的作者凯特米蕾一夜之间也成了美国女权思想的重要人物,成了美国妇女再次解放的号手。这本书,如一卷檄文,宣告了西方第二浪潮女权主义对父权制的全面批判。它从理论上,文化上,文学作品形象的塑造上,对父权文化进行了一一清点,强有力地指出了父权制及父权文化对妇女的无微不至的压迫和控制,准确地描述了妇女的地位,位置和历史。这本集理论性和可读性一身的博士论文,居然激励了成千上万的妇女走向反抗父权制的道路。今天读起这本书来,书中的主要观点好像都是老生常谈,已经成为我们对两性历史、社会关系认识的基础。但是当时,它却如春雷,开创了妇女解放运动的新时代。美国的妇女运动,自从妇女在二十年代赢得选举权后,逐渐沉寂,《性别的政治》把妇女对自身的认识提高的新的阶段——妇女的真正解放,是文化的解放,经济的解放,妇女心理的解放,没有妇女从父权制的文化中解放,妇女解放还只是初级阶段。

什么是性别的政治?两性的关系是否可以从政治角度分析?米蕾首先提出这个问题,并进一步解释说,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重新考察政治一词的涵义。米蕾定义说,政治不是什么会议、主席、党派或政府的管理等等狭窄的定义。政治,实际上是权力的关系,是一个群体与另外的群体的权力结构和安排。在这个意义上,两性的关系实际上是一种政治关系,是两性的权力如何结构和安排的关系。米蕾的定义至今在美国社会文化中仍然有效。我来美国初期,对学院内处处讲政治很惊异,问我的教授,为什么在美国政治这个词频率这么高,在中国我们最反感的就是谈政治。我的教授笑着说,中国理解的政治一词和美国理解有所不同,不同点就是,政治,在美国理解成是权力关系。比如,一个男人和女人组成一对伴侣,他们的权力关系怎样?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具体的权力关系,更包括社会是怎样分配这两个人的权力关系的?文化是怎样期待这两个人的权力关系的?任何一种权力关系都是政治。在这个意义上,米蕾开始她的分析,用她自己的话说她的分析是“父权制理论的笔记,”并证明性别是满含政治的一个类别。

米蕾从意识形态,生物性,社会性,阶级,经济和教育,神话,种族和心理等等方面对父权制进行了具体的分析。意识形态上,米蕾引用汉娜-阿伦德的社会理论来解释两性的关系。阿伦德认为,一个阶级对另外一个阶级的统治是用两种方法,或是通过实施强制暴力或是获得各种社会力量的同意而进行的。米蕾认为,父权制是这两种方法兼之行使的统治方法。在意识形态上,父权制通过社会地位,对人的教养和性别角色三个渠道肯定父权统治。社会地位上,父权制事事处处肯定男性地位高于女性的偏见。对人的品质教养上,父权制根据自己的利益强调其所需要的品质为正面的,比如,父权制赋予男性一系列正面的品质:聪明,求知,有效率,努力奋发为男性品质,而女性是无知,被动,小心眼等等,好像这些品质都是天生的一样。而且,父权制还为各个性别制订了一系列行为准则,举止方式等强化男性的统治地位。父权制让女性作家务,照顾孩子,男性去取得社会成就。女主内,男主外,好像是照顾女性的身体,实际是分配女性作“动物性”的低等工作,男性作“人性”的高等工作。父权制的信仰,态度,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科学,都假设男女两性的社会心理区别是他们的生理区别造成的。米蕾指出,男性优越的地位,并不是因为男性的肌肉发达,而是社会的权力关系造成的。一个群体的体力优势,并不造成这个群体绝对统治地位,特别是在现代社会,体力优势已经被技术科学代替,男性的体力优势不是男性占统治地位的原因。既使在远古时代,男性也并不是因为体力强大而占统治位置的,远古时代,如众所周知,因为生殖崇拜,是女性占统治地位。因此,女性的被统治,与其说是生物性,不如说是文化和社会性造成的。

社会是怎样强化男性的优越地位呢?米蕾指出是通过家庭。家庭是父权制的基本单位,通过家庭,父权制的统治得以具体实现。在一个家庭里父权制给予父亲最高的权力,妻子(们)孩子们不仅属于父亲,父亲对他们还有打骂,甚至生杀的权力。其次,父权制强调男性的优越,强调男孩子比女孩子重要,男性能把家姓传下去等等,每时每刻都突出男性的重要。家庭的另一功能是传授价值观念,教育年青一代,扮演父权制分配的性别角色,成为父权文化的制品。经济上,传统的父权制没有给女性任何经济权力,女性在家中的工作被认为没有经济价值,好像家务劳动不是劳动。现代社会,女性有权力到社会上工作了,但是,女性挣的钱比男的少,女性容易被辞退,容易失业。女性是社会的“劳工库,”经济发展时,需要劳力,女性上前,经济发展停滞,女性首先受到冲击,打击。米蕾甚至分析“力气”本身是怎样强化男性的统治地位。比如,父权制要求中国妇女折断脚骨,裹小脚以满足男性对女性的欲望和控制,这种对女性,对被统治者的身体的残酷折磨是父权制的一个大的特征。男人力气大,有权打女人,丈夫打妻子是天经地义的。米蕾愤怒地说从古至今的“父权制的历史是残酷和野蛮的历史。”父权制还制造了种种神话,创造各种宗教帮助父权的统治。在父权文化里,女性是没有可能创造自己的形象的,女性的形象都是男性根据自己的需要创造的。比如,很多文化都认为女性的身体是脏的,因为女性有月经,女性不洁等等。这种神话深深地影响了女性对自己的认识,接受这种神话,女性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几乎所有的父权文化都创造对女性的种种禁忌,比如,女性不能和男性同桌吃饭,女性不能接触祭祀用的器具等。奇怪的是,饭通常是女性准备的,但女性却被认为脏,不能上桌子。心理上,父权文化对两性的心理都进行塑造和控制,结果是两性都把父权文化内在化,认为父权制是正宗。父权文化给予男人更多的性自由,中国过去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只能从一而终。父权制制造的文字很多都是诬蔑女性的,学习文字的同时,也是在学习价值系统。女性在文字中学到了自我贬低,信心不足,学到自己是无用的,这无形中加强了父权制的统治。

总之,父权制就是人类的一半女性被另外一半男性控制的社会结构,就是男性优越的文化价值,就是男性统治女性,老年男性统治年青男性的社会机构,就是男性中心的文化社会。米蕾号召,是到结束男性中心时代的时候了,是到对父权文化进行彻底的批判的时候了!《性别的政治》,就是对父权文化价值的批判的第一篇章。

今日读这本书,书中的激情和愤怒还让我沸腾,虽然这本书是很初级的,很多时候是过于概括,粗略了,缺乏对每个文化的具体分析,但是,米蕾谈到的父权文化就是我多年成长生活的文化现实,我不能不承认,她说的是对的。我也不能不受到感染。是的,两性应该是平等的,是到了结束一个性别对另一个性别的统治的时候了。米蕾使我认识到什么是父权制,父权文化是怎样统治了我们,我们作为女人是怎样屈从,服从,和配合父权文化的专制的。

凯特-米蕾1934年出生,毕业于哥仑比亚大学,1961年与一个日本雕塑家结婚,后离婚。除本书外,她还出版了《妓女的证词》(1973),自传《飞翔》(1974),《丝塔》(1977),记述了她对另外一个女性的爱情,《精神病院的旅程》(1990),是她精神崩溃后的亲身经历,《残酷性的政治》(1994),她现住在纽约.

(Kate Millett:The Sexual Politics,Garden City,New York:Doubleday & Company,Inc. 1970)

文章来源:沈睿文集

阅读次数:1,33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