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评黄菊患病和《中国政府网》被迫知错能改

Share on Google+

如实评价今天的和谐社会,我只能从细微处着眼,看看小处能否和谐?比如黄菊先生生病了,还能不能为国家正常工作?我们的媒体能不能在自负其责的要求下如实报道?再如,国务院主办的《中国政府网》上英文拼写错了,我们的媒体能否及时报道而不会因为“影响政府形象”受到处罚?

黄菊无大恙?

3月2日下午,全国政协开会前一天,政协发言人吴建民在回答共同社记者问“2006年中国军费开支的预算是什么?另外,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工作是否会有什么变化”时,透露了这么一句话:“关于黄菊副总理的问题,前不久黄菊同志因身体不适入院治疗,目前正在康复中。”外国记者问的好,问两个问题,一个好回答,一个不好回答,关键就看吴建民的反映了。

黄菊是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又是政治局常委,自2006年1月18日起至今,他已一个多月没有公开露面,多次缺席中共中央的重要活动,如连续缺席春节团拜会、元宵节联欢晚会和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专题研讨班三个中央重要活动,外界对其现状格外关注──因为内界媒体不敢关注,提问的共同社记者是外国媒体记者,中宣部和国新办管不着,也没那么具体。可想,今天如果有关部门再不透露一点声音,人们恐怕又要乱猜疑了。

防止人们乱猜疑,最重要的是公布事实,让政府透明,让政府领导人的行动和身体透明,让政府领导人的收入和财产透明。

《政府网》错了就不影响国务院形象?

3月1日,我浏览看起来很不错的《中国政府网》(www.gov.cn),发现这个网居然知错能改了,十分难得。因为前不久,北京民政部下属的《公益时报》刊登温州学者批评该网英文语法错误的报道,据说惊动了国务院办公厅,被指责为“影响政府形象”,还免去了该报一主编陈杰人的职务。可奇怪的是,该报免去陈杰人主编职务,却又不说因为“影响了政府形象”,执意掩耳盗铃,做贼心虚。

现在,终于看到《中国政府网》的知错能改。该网在《编读往来》栏目中介绍:

近日,温州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黄卫峰指出《中国政府网》英文版《中国概况》栏目中部分内容的语法和译文有错误,责任编辑立即进行了查核和修改。编辑部感谢黄卫峰老师对《中国政府网》的关心和帮助,对我们工作中的疏忽之处表示歉意。《中国政府网》开通不久,需要不断改进完善,欢迎广大读者随时与编辑部联系,提出批评和建议。联系电话:(010)63070950;传真:(010)63070900;Email信箱:[email protected]

此外,该网同时刊登《中国政府网》(英文版)编辑杜晶注明日期2月10日的致歉信:

尊敬的黄卫峰老师:

您好!我是《中国政府网》英文版编辑杜晶,您于2月9日发来的批评信件已收到,并引起领导的高度重视,我们正举一反三加强编译工作。十分感谢您对《中国政府网》英文版的关心和支持。

您所指出的问题,我们一一进行了核对,其中有的是在翻译中造成的文法错误,我们即进行了修改。造成这些错误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的工作不够细心所致,现特向您及所有网民致歉。还有的问题,我们专门请教了有关英文专家,认为您的意见有道理,但现在还不好说是错误,需作进一步研究。请您继续关心支持《中国政府网》的工作,今后多联系。我的电话:010-63070945,Email:[email protected]

《中国政府网》如此知错能改,我建议《公益时报》尽快恢复陈杰人先生的职务,并给予道歉。国务院办公厅有关当事人员,应该对陈杰人和黄卫峰先生的批评表示感谢。否则,该网代表中国政府门户网站所承诺的“感谢您对中国政府网的关心和支持,欢迎批评建言”,就成了一句空话、假话。

“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一个合法的政府,不能说空话,更不能说假话,因为真相都是无法掩盖的。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后,都会有自己的判断。比如2月15日《新京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指出,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人仅仅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刘先生把这句话说完,这话就很快成了流行“语录”。

至于“中国无人仅因网上言论被捕”是否可以质疑呢?据说今年第四期《南方人物周刊》在第13页《声音》专栏这样刊登:上面是“中国无人因网上言论被捕。”“国新办称中国管理互联网符合国际做法”,下面就是一幅漫画借陈凯歌之口说“人不能无极到这样的地步,哦……错了,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报刊把众多相关和不相关的“语录”罗列在一起,并不是说刘正荣先生说这话也无耻到和“馒头”一样的地步。如果一个政府官员,他的言行确实距离真相太远,那么,媒体指责他无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和谐社会是从细微的一句话、一个行为开始做起,任何弄虚作假和欺世盗名都是恶行,都是不和谐的开始。

文章来源:昝爱宗文集

阅读次数:1,0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