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十五岁的黄之锋领导学民思潮反国教运动的时候,我正在医院进行胃癌切除手术,作家许行先生来探望,带来报纸上十二万人聚集于公民广场反抗国民教育的照片。哗!香港中学生也上街了,消息令我精神一振,在病牀上挣扎求生的力量大增。当2013年5月,我能够下牀行走时,学民思潮已经发展壮大,成为一股民主运动的有生力量。以后的日子,我经常密切关注学民思潮的一举一动,希望他们在历练中成长。

这几天传来黄之锋等人召开记者会,宣布学民思潮停止运作,成员将一分为二,组党参政及成立新学生组织,并处理学民的资产。对于他们的决定和动向,我觉得很安心,很赞赏。毕竟,这批年轻人都经历了街头抗争,组织行动的实战经验,思想成熟了,老练了,精细了。

许多人不明白为甚么他们要放弃学民思潮这个组织,黄之峰回应是因为在伞运前他们可以进入三十多间中学宣讲演说,伞后只得两间也遭到围攻和取消。用我惯用的词语来说,这就是“脱离群众”现象,即是远离政治现实应有的判断,远离中学生的需要和理解。

港府推行国民教育对中学生进行洗脑,是对中学生的直接伤害,学民思潮因为反国民教育而兴起壮大,符合中学生起而反抗去维护他们切身利益的愿望,这是他们能够理解和接受的程度,也是学民思潮得以成功的原因。但学民思潮在反国教胜利之后随即卷入罢课、占领公民广场及争取真普选雨伞运动。只要冷静现实地数一数,多少中学生罢了课?多少中学生占领了?便知道这就是脱离群众。黄之锋带着少数中学生冲呀冲的,不知道后面跟得上的群众越来越少,这就是脱离群众。他们在记者会上分析,学民思潮由一个学生组织演变成政治团体是广大中学生无法跟上的原因。这个总结极之准确。

有一位天主教神父,为教会筹建一个教堂,花了很长时间,筹得一笔建堂经费,终于建成一间美轮美奂,庄严肃穆的教堂之后,却被调离该教会,到别处继续事奉。有教友为他抱不平,说他劳苦功高,却不能享用这个美丽的教堂。我认为这正好说明神父的教堂是为天父而建,是神所给的使命,完成了就交还给父神,没有个人的私利。这也许是世上最崇高的品格之一。

换上一些有机心,懂盘算的从政者会想不通,曾经取得斗争胜利的学民思潮已经是世界知名的品牌,也是大家浇下不少汗水,悉心发展的组织,本应好好使用,不应放弃。黄之锋对学民思潮的贡献最大,他大可以踏着学民思潮的光环走上从政之路,但却宁愿放弃品牌,不取一分一毫重新上路,这是最难能可贵的。

经过短短时间,学民思潮便能总结出核心问题而作出停止运作这非常明智的决定,说明他们清纯如泉水,没有知名品牌的包袱,没有个人或小集团的私利,也没有个人英雄主义,面子问题。黄之锋等人组成学民思潮是真心为了追求民主事业的理想,是民主运动的使命,但为了理想可以改变或放弃辛苦建立的组织,以理想为先,组织为次,与那位神父有共通的精神境界。

一个从政者能够审视情势,在新的阶段,新的形势下果断地放下包袱,有所妥协,有所取舍,是要有明净如镜之心,无私无畏之勇才能做到。这是无数抗争运动得以胜利的宝贵经验。

寄语学民思潮的年轻人:勤奋学习,武装思想,敢于践行,吸取经验!

2016年3月23日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