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央视曝光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周边存在环境污染问题。迄今为止,常州外国语学校有四百九十三人出现皮炎、湿疹、支气管炎、血液指标异常、白细胞减少等异常症状,个别的还被查出了淋巴癌、白血病等恶性疾病。回顾这起事件,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诸多不作为和故意为恶的相关利益方,在光天化日下企图用公权力去刻意维稳,死死捂住常州中学污染的盖子。这在当今中国并不罕见,它是维稳时代的典型例子,它包含了官商勾结、公权力氾滥的所有经典要素。

荒谬的环评报告

当地出具的环评报告和央视公开的报告结果截然不同。今年一月份,当地环保部门和学校委托的协助厂商检测机构均称,土壤、地下水的主要污染物指标合格。但在澎湃、财新、央视的报道中,都提及这里的老员工曾经实名举报,在化工厂的搬迁过程中,曾经违规在地下埋藏了大量的固体废物,其中包含许多剧毒物质。环境评估一直都是环境人很伤心的问题。它本身非常重要,可国内却极其不重视。明明这块土地不适合人居,环评依然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通过。为何?因为环评不通过,伤害的是开发商/政府/大企业的利益,而负责环评的单位是谁?通常是属于政府的环保单位,或者是企业请的环评公司。所以,领导如果想上大工程,企业想开发新项目,环评不敢不让过。对于环保单位,那是领导的意思;对于环评公司,付钱出环评报告的是企业,客户都是利益相关方,如何保证结果独立性?环评是重要的一环,充分将其与利益相关方剥离,保持独立性,才能足以震慑不法之徒。但是由于牵涉的利益相关方太多,此举可谓路途漫长。

被打压的家长们

在舆论发酵之前,常州外国语学校的家长已经作了长期的抗争。从一月十六日晚到十七日凌晨四点,学生、老师、家长以及部分校方代表在校门口进行声援(人数约两千左右),相关新闻被禁止播出,帖子被和谐。有特警一对一陪同去医院检查的学生,却相传医院检查资料被篡改、签名仿冒。相关部门持续不作为,教育部门更是表态“没有常州外语学校前,常州照样有普通学校的考出中考状元,照样有人能上清华北大”。声援方希望通过直接向央视报道以及在外学生通过国外媒体等扩大影响力。许多学生家长反映,他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压,尤其有家长是公务员的,纷纷被政府部门施加压力,要求孩子不能转学,不能参加抗议活动,不能对外扩散此事。自己的孩子,很大可能是唯一的孩子,活生生在这所学校里被剧毒土壤和空气污染侵蚀,慢慢患病痛苦不堪,有的甚至得了绝症,对于做父母而言该是何等的痛心和愤怒?这样的做法冷酷残忍。打压舆论的相关责任人难辞其咎。

政府的利益动机

通过许多在校学生家长反映的情况来看,当地政府毫无疑问扮演了极端恶劣的角色。家长们其实从一开始就一直在留心学校的环境,也一直在想办法解决,后来实在污染太严重了,家长们就开始拉横幅,一起在校门口请求搬迁。学校老师有的在帮助家长举报,或者,带着家长们一起去市政府请愿搬迁。但是政府不同意,并谎称已经填平塑化厂的污染源,并找人作假证证明空气中污染物指数并不高,暗中仍在翻掘污染的泥土,大量污染物都被排到学校塑胶跑道的下面,并且多次出动特警压制聚在学校门口的家长们,后来家长见政府态度坚决就准备转学,但是政府勒令其他初中校长不允许接收来自常外的转学生,也不允许医院给常外学生做正常体检。政府在这中间的角色太值得诟病了。国家权威机关──民间组织──企业财团,三位一体构成了铜墙铁壁式的利益共同体,拥有足够的权威和暴力手段,让平常人在事发时除了被动接受几乎无计可施。学校、开发商、工厂和政府共谋,他们有着共同的最大利益,相互配合用软的硬的方法来阻止学生家长,让事件不要被掀开盖子;政府为了维稳压制事故大事化小封锁消息,更是为污染事件加上一层保护膜。

真正让人感到绝望的不是出问题,而是出了问题没有任何途径可以解决。说得好听一点叫接受命运,说得难听一点就叫等死。必须提出的是,常州外国语学校是江苏省一所很好的私立学校,家长都是标准的中产阶级。所谓中产危机,所谓安全焦虑,谁都躲不掉。这件丑闻的背后,是多方的失职,甚至是犯罪。当地涉事官员、化工企业,都必须被追究责任。中国很多地方,过去一段时间为了发展经济而不择手段的行为,导致了很多环境危机,而这只是最新的一起而已。江苏省毕竟是一个发达省份,苏南尤为如此,随着人们富裕起来,对环境的要求提高,未来这些高污染的工厂,可能慢慢会被沿海发达省份所逐渐拒绝、清理,或者严格监督。但中国还是有很多经济不发达的省份,还有很多地方可能还是很想要这些企业,以解决当地就业,以上缴税金。为了这些,当地可能并不在意他们的违规排放。这可能意味着,这样的事件,在中短期的时间内,还会在中国大地上不断发生。如果治理得力,那就偶尔发生;治理不得力,就较多发生。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最近看到一句话:乌托邦不完美,它最大的问题就是封闭。我们的政府,法规可以慢慢修,执行可以慢慢锻炼,最大的问题就是奇怪的“维稳”逻辑。出事不追责不救急不道歉,第一反应是压制,是封锁,是大事化小。我们是悲剧的一代,处在这个国家满是问题的时代;我们也是至关重要的一代,直接决定了这个国家未来走向衰亡还是昌盛。有前人说: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之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鲁迅《热风》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