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五年四月,山东济南警方查获涉案金额为五点七亿元的非法疫苗案。随后济南警方向全国二十个地级市发出协查函;二○一六年三月十九日晚,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公布:共梳理出向庞某等提供疫苗及生物制品的上线线索107条,从庞某等处购进疫苗及生物制品的下线线索193条,涉及安徽、北京、福建、甘肃、广东、广西等二十四个省市。四月五日,国务院山东济南非法经营疫苗系列案件工作督查组召开会议,专题听取各个部门联合调查组工作进展情况汇报。

社会生态灾难与道德雾霾

如今,“山东五点七亿非法疫苗案”在中国大陆不断发酵,“疫苗恐慌”席卷全国,家长们人心惶惶,网上恶评如潮。官方再次采取其一贯做法,避重就轻,回避问责,导致民间公愤浪潮。民众纷纷谴责司法部门在哪里?监管部门在哪里?甚至今年博鳌亚洲论坛原以“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与药物创新”为主题问答环节,不下二十家媒体同时举手追问,使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成为众矢之的。

然而,就在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真相尚未大白,上海又发现一起生产销售假冒名牌奶粉案,估计至少有一点七万罐假冒奶粉流入多个省市。经历了安徽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和三鹿毒奶粉事件后,乳制品市场又发现假冒产品,致使整个中华民族像聚焦自然生态被破坏一样,开始聚焦大陆社会生态灾难,以及遍及中国的道德雾霾。

“两个生态”的灾难性大破坏

世界上本来天理共存,人性相通,普世价值全球共认。然而,中国当政者却偏要反文明潮流而动,固守“特色”,妄言“自信”,成为人性自由与创造的桎梏,走向了一条经济贪婪、畸形发展、政治专制、封闭的“北京模式”发展道路,进而导致了当今中国的社会、自然“两个生态”的灾难性大破坏。当今中国的自然环境破坏,最主要表现在空气、土壤与水源的全面污染;社会环境破坏,主要表现在国家的精神、灵魂、价值观的全面污染。

中共执政前三十年破坏传统文化“挖祖宗坟”。传统文化本是一个民族传承与发展的灵魂。民国时期,正当中华民族处于千年之变的历史机遇,却灾难性地遭遇了“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一统天下的外来“红色革命”价值观,以“枪杆子话语”强行否定了中华文化本有的和谐中庸传承,进而发展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及“苏维埃”式的红色道路。直到大陆“十年浩劫”,当权者更以“文化革新”为名,发动以先进阶级消灭腐朽阶级的“挖祖宗坟”,剷除一切封资修的文化运动。如此人类史上所罕见的有组织、有计划、有系统,且以国家暴力作为后盾的文化大破坏,致使千年中华精神资源毁于一旦,中华民族陷入自己灭绝自己文化的社会生态灾难中。中共执政的前三十年对传统文化的灭绝,在本质上就是“挖祖宗坟”的反文明活动。

中共执政后三十年抵制普世价值“断子孙路”。毛泽东死后,中共在全球共产运动衰败的大背景下,开一次党代会,用所谓邓小平的“猫论”,就可以把资本家再请回来,给剥削者戴红花,“社会主义救中国”变为“资本主义救中国”,中共开始了打着“特色”招牌,推行只引进资本家剥削,不接受独立工会制约;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间社会对治;只接纳资本扩张全球化,不接纳普世价值全球化的“北京模式”发展道路,形成地位、权力、资源的特色、特权、特供“三特”社会制度。这种既破坏了中华传统文化又抵制普世价值,先后切断了两种精神资源的“北京模式”,已走向了“断子孙路”的悬崖峭壁,以至整个国家官民对立,社会两极分化,价值观紊乱,民族情感焦虑,人们行为放纵、道德滑坡、教育沦落,大陆已经成为举世闻名的制伪造假、毫无底线的王国。

谁营造了一个“流氓时代”

在如此正义沦丧的社会生态中,孕育出商人们唯利是图、坑蒙拐骗,官员们损公肥私、贪污腐败,台前学雷锋,台后包二奶。这几年来,行走江湖“国学大师”的雕像轰然倒塌,七旬音乐教授收受报考女生肉体与金钱的双重贿赂,大学副校长干起抄袭的勾当……,如此林林总总的社会丑态,为当下中国已经堕落不堪的“主流文化”添油加柴。如此文化生态,正如网络作家杜君立所言:“精神家园的丧失与沦陷营造了一个流氓时代”。

在如此一种文化上的流氓时代,“问题疫苗”、冒牌奶粉、地沟油、假羊肉、镉大米、毒生薑、染色橙等事件的层出不穷就有了必然性。山东五点七亿元非法疫苗案就如一面镜子,再次折射出大陆社会价值观扭曲、道德底线沦陷,中共前三十年破坏传统文化,和后三十年拒绝普世价值,已经彻底摧毁了这个民族社会生态的正义灵魂。

一种正常社会生态的本质应是社会正义,而“北京模式”对社会生态的破坏,恰恰就在于对社会正义的践踏。中共所谓“先进文化”,切断了两种精神资源,导致人性、人心分裂与扭曲所形成的社会生态大破坏,较之自然生态的破坏更可怕,也更难修复。

民众认为中共丧失执政资格

如今中共当政者所谓“深化改革”的出发点,依然是坚拒普世价值的权力分立与制约。这就为官商集团结盟腐化、践踏社会正义提供了无法剷除的政治土壤。而“三个自信”背离社会正义,维护特色、特权、特供的“三特”社会制度所形成的社会生态矛盾就无解。这也就决定了当今中国挥之不去的自然雾霾与社会雾霾互为交织,重重压顶,令中国人民陷于空前绝后的自然、社会“两个生态”灾难之中。如今“疫苗恐慌”席卷全国就是例证。

习近平于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曾说:“食品安全社会关注度高,一旦出问题,很容易引起公众恐慌,甚至酿成群体性事件,引起群众愤慨。”他表示,“在中国执政,要是连个食品安全都做不好,还长期做不好的话,有人就会提出够不够格的问题”。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二○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食药监督总局药化监管司司长李国庆庄严宣告:中国的疫苗监管体系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然而,当年揭露毒奶粉事件的蒋卫锁被害身亡,毒奶粉受害家长赵连海因坚持维权被判十年,而当年毒奶粉事件责任官员正是当下在食药监督总局总管疫苗的官员。为此,大陆民众正以习近平所言,抨击中共所为,指其已经丧失执政资格。

文章来源:争鸣2016年5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