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篇海外民运人士袁红冰“代作”的蔡英文就职演说红爆网路。这篇“同人文”第一时间内竟令许多人信以为真、拍手称快,足见民进党的政治语言已经广为人知、广为人识。易言之,虽然民进党的话术并不新鲜,但仍能耸动人心、拨动声浪。
绿营人士回应这篇“同人文”时笑称,它绝不可能是蔡英文首席文胆姚人多所作,而姚人多“一支笔足以抵挡百万大军”。
其言甚壮,不由得引人重思“文”与“武”的关系。

西谚有云: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 (笔桿胜於刀剑)这似可作为绿营人士放话的註脚。
“笔桿胜於刀剑”这句话源於黎塞留。黎塞留是十七世纪早期法国首相,他发现有人要谋害他,但身为一名神职人员,他不能拿起武器直接和敌人对抗。此时,他的侍从弗朗索瓦指出:“主人啊,你可以随意使用其他武器。”黎塞留讚同说:“笔桿胜於刀剑(La plume est plus forte que l’épée)……拿走利剑吧!我们无需武力也能拯救国家!”

黎塞留一有道义优势,二有刀剑却并不用。他说出这句话来,最是妥帖不过。准此,“笔桿胜於刀剑”,或者说“一支笔足以敌过百万大军”,必须至少满足以下两个条件中的一个:

笔桿有刀剑作为后盾。奥康的威廉就曾对庇护他的贵族说:“我用笔保护你,你用剑保护我。”
笔桿本身具备道义力量。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一言之贬,严于斧钺。一言可以兴邦,有诸?

绿营诸公扪心自问,这两大条件,你们具备半条吗?
其实,悲观地讲,具备道义的文字,如果没有武力作为后盾,也是作用有限。罗马诗
人维吉尔就于《牧歌》第九首中写道:“我的诗歌之于战争,无异於鸽子之于猎鹰。”
然而,如果有武力的加持,无论是谎言、谰言还是无耻之言,都可以迅速和暴力结合,形成话语权、构成权力。君不见中共当局六十多年来的谎言和暴力?

5/20越来越近,备受关注和期待的蔡英文就职演说,据称其架构内容也“基本就位”。综合各方判断——这篇就职演说,将很少谈到中华民国,将不会提到九二共识。具备道义优势的中华民国,不提;具备折冲妥协意蕴的九二共识,也不提。
我知道,在绿营及其支持者内心里,“台湾独立”具有无与伦比的道义优势。
那么好,我请问,你们这份道义优势,有没有武力作支撑?
况且,“台独”的道义优势,我想至少一半台湾人民不会认同;海外反共的民主人士,不见得都认同;反对中共的大陆人民,在在更不会认同;国际社会处於利益考量和现实需要,也不见得认同。

那么我们就不禁要问了,这样一份就职演说,能够抵挡中共的百万大军吗?!
如果,民进党可以用笔保护台湾?老天!那再好不过了。
问题是,谁用刀剑来保护民进党这只笔?谁用刀剑来保护“台湾独立”?太阳花的青年军?不愿当兵的“时代力量”?一定要把国军变成草莓兵的绿营立委们?

民进党是一个江湖党、嘴炮党。台独,只说不做。贪腐,只做不说。今日想用模糊战术借中华民国上市、行其渐进台独之心,路人皆知。
昔有“诵经退敌”,今有蔡文敌过百万大军。不过,绿委们如陈亭妃、洪慈庸等持续羞辱国军,其对台湾的国防将引致何种后果,姑且不论;绿营名嘴、文胆们挥动巧舌和秃笔,就能抵挡得了共军可能的武力犯台?不管台湾人民信不信,反正不是不信的。
黄巾不过郑玄之宅,此经学之力量;
比黄巾还要野蛮残暴的中共,会慑于并无道义力量的“台湾独立”?

敢问蔡英文总统,没有国军官兵古宁头、八二三的血肉之躯,何来今日台湾地区的繁荣?奉劝蔡总统和民进党:
想台独,可不能只靠嘴炮;骗选票、搞贪腐、把台湾玩完,用嘴炮倒是可以办到。
文末,我再引用一句西谚送给蔡英文和诸位绿营名嘴和文胆们:

拿剑的强人面前,都站着拿笔的衰人。

好歹,衰人的背后站着的人,还拿着剑。
不管他是恶人或贤人,他总归是强人。

《公民议报》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