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权威主义

新权威主义(网络图片)

自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大陆出现了一个“新权威主义”派。他的代表人物就是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萧功秦,其代表作是《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国改革的再出发》。萧功秦认为,习近平的新政思维体现了新权威主义的路径选择,中央集权的法治化更适合中国。新权威主义是中国走向民主的必由之路,是中道理性的维新之路,要防止左右激进主义的民粹革命危机,所以要对意识形态适度管控。习近平吸取了毛泽东的工作方法,但要走的还是邓小平改革之路。在后发展国家,直接运用大民主方式进行的反腐败,只会引发街头式的政治参与爆炸与民粹主义井喷,既得利益集团反而可以利用乱局混水摸鱼。习近平新政通过加强意识形态的管控,强化三权,即意识形态领域与网络空间的领导权,管理权与话语权,以防止在社会矛盾积累阶段,出现街头式的激进政治参与。从长远来看,习近平并不是要回到传统专制,而是要保持转型期的政治稳定。通过这种政治稳定,来进一步排除左右干扰,深化改革等等。习近平新政可以概括为十六个字,“铁腕改革,收放结合,紧的更紧,放的更放”。

“新权威主义”是当今中国各种思想流派之一,他们有两个特点,一是属于渐进似的改革派,最终还是希望中国走宪政民主道路,这一点和毛左是有着不同的;二是他们对当今执政者抱有太大的希望和寄托,他们对君主立宪颇具兴趣,认为德国的威廉二世的司法改革,日本明治维新的“钦定立宪”,提供了这一路径成功的先例。然而,他们这一观点,在当下的中国,必将面临尴尬。

一,新权威主义者犯了国情认知上的错误,所抱有的良好意愿必然会落空。

首先应当肯定,新权威主义者的愿望是好的,他们希望中国出现一个极权领袖,这个领袖具有深邃的眼光和高超的能力,一旦形成了强人政治,便将中国的改革推向民主宪政。

萧功秦认为邓小平开启了中国的新权威主义道路,中国在改革中所形成的开明的新威权体制,具有强大的社会功效,能够在转型中起到杠杆作用。如果邓小平是中国新权威主义的1.0版本,习近平就是中国新权威主义的2.0版本。他认为,新权威主义者就是铁腕改革派。他既反对左的保守势力,也反对右的西化自由派势力,新权威主义主张在尊重现存秩序的历史连续性的基础上,用铁腕进行渐进市场经济改革,最终实现市场经济现代化与向民主政治软着陆。

新权威主义者还有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认识,他们认为前苏联的改革是失败的。萧说,“苏联改革的失败,则是浪漫的激进民主自由主义模式改革的失败。苏联改革本来与中国一样,完全可以成功,但他们采取的却是注定失败的错误路径。戈尔巴乔夫采取激进的政治民主化路径,放弃了苏共对改革全面的可控制能力,导致苏共的瓦解,从而失去了改革的主心骨与主导力量,叶利钦执政后,采取一步到位的经济休克疗法,导致让少数人一夜暴富。让赤贫者数量远远超过过去,是灾难性的错误”。

新权威主义者认为苏联的改革是失败的,这是新权威主义者不应该犯的认知上的错误。他们忽视了一个根本问题,就是苏联的改革搞的是阵痛似的休克疗法,虽导致苏共的瓦解和经济暂时崩溃,然而苏联最大的收获是政治转型成功了。在极权主义的国家,可能会出现一个时期的经济繁荣,但是这个繁荣如果没有民主政体作保障,是不会持久的。伊拉克在两伊战争之前,跟当时的美国差不多。1979年GDP为390亿美元,人均收入是2304美元;在萨达姆统治后期人均只有625美元;实行民主化之后,比萨达姆时期提高十倍,2013年达到6670美元。这说明专制体制保障不了国家的持久经济繁荣和稳定。至于俄罗斯今天人民的生活状况并不比中国差,他们的社会福利保障远远超过中国,而最重要的是俄罗斯已经实现了民主转型。

新权威主义者另一个认知错误是对中共现政权盲目地乐观:中共在邓小平执政时期,就已经定下了调子,即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个“特色”是什么呢?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两个基本点,有一点是指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可以这么说,自毛死后,中共的强人政治,除了邓小平,后来领导人无出其右。到了江泽民执政时,搞了个“三个代表”,到胡锦涛时期,更是谨小慎微,在他任内提出来“五个不搞”:“两个不走”,也就是向中国人民及世界公开宣言,中国绝不会走西方宪政民主道路的,竟将非暴力革命者、民主人士刘晓波判刑11年,公然和世界民主潮流对抗。所以,到了习近平时代,他还能变个什么花样来不成?新权威主义者煞费苦心地为习呐喊树威,指望习将自己的权威牢牢树立后,将中国推向民主宪政,习若是不搞呢,那不是“麻雀掉到粗糠里——空喜一场”吗?(在这个问题上,后面还有专门论述)

二,目前中国出不了民主转型人物

新权威主义者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习近平身上,认为习是继邓之后具有宏韬大略之人。他上任后,集大权于一身,担任四个领导小组长,通过反腐,将政敌一个个搬倒,在国际方面,搞大国外交,一带一路。几年下来,声望雀起。这正是新权威主义者所期望的铁腕人物。然而,树立权威只是手段,其目的是达到民主转型。问题是习近平是这种具有民主转型的人物吗?笔者认为这种人物在目前中国还没有。因为这种人物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智慧,二是魄力,三是良心。有智慧无魄力或有魄力无智慧皆不行。当然还要有良心。在当今世界,凡一党专政的国家,最后能走向民主转型必须有这样的人物出现,譬如前苏联的民主转型就是因有赫鲁晓夫敢于否定斯大林的勇气和胆量,在这一点上我敢说在中国现今领导人中一个也找不到。习说苏共“没有一人是男儿”,试问,中共有一个是男儿吗?毛作恶比起斯大林有过之而无不及,有谁敢像赫鲁晓夫那样勇敢地站出来清算斯大林?没有。既然没有,就不要说别人“没有一个是男儿”了。苏联的民主转型就是有戈尔巴乔夫的智慧加上叶利钦的魄力而促成的;还有南非的曼德拉、波兰团结工会的瓦文萨、台湾蒋经国都是既有智慧又有魄力的人物。而邓小平有智慧也有魄力,然良心不够,在邓执政期间,以他的权威及当时的政治气候完全可以促成中国的民主转型,但是为了顾及毛的那点情感,放弃了大好时机。到了江和胡,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一则是他们没有邓的威望,二是他们都是谨小慎微的知识分子,根本不具备这个魄力,能把他的一任搞下地就不容易了。习是红二代抬出来的人物,他上台之前就有许诺,一定保住中共不亡。因此,他上台这几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党”。即或是大刀阔斧的反腐治贪也是出此目的。习因背后有红二代的支撑胆量比江和胡要大些,但他的软肋是智慧。中国从邓的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国家已具备了一定的经济实力,然由于政治体制改革滞后,已明显地拖住了经济发展的后腿。这个问题在邓小平时期就已经看到,他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一文中已经谈到了这个问题。历史发展到今天,无论是在国际大环境和国内政治和经济状况下,民主潮流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越南、古巴、缅甸这些国家已经开始转型,如果习近平能顺应历史潮流,以此时的权威,将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路,实现民主转型,将名垂青史,成为中国的华盛顿,如果实行全民公选,他就是南非的曼德拉。可惜的是,他没这种智慧。一上台说出“两个三十年不能否定”这种低水平的话。特别他执政这三年多来,表现出越来越“左”的倾向,明年就是中共十九大召开,照此下去,指望他有什么大动作是不可能的。新权威主义者如果再这样地叫下去,到时恐怕自己也不好意思了吧。

三,新权威主义者遇到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笔者在上面提到,新权威主义者在极力推崇领袖人物树立权威只是一种手段,其目的是通过铁腕人物将中国改革开放深入,走向民主宪政。他们看中习近平,认为习具有这个魄力。然而令人失望的是,习上台执政三年多来,所作所为,不仅令民主自由人士大跌眼镜,连新权威主义者也不敢妄发议论了。因为这个主子根本不买这个账,也不会按他们的来。习上任以来,不仅中国人民看不到有走民主宪政的迹象,并且比前两任还要“左”。他的所作所为赢得了毛左们的一片欢呼,差点没叫“习泽东”。如,习一上台就率领七常委到纪念堂参拜毛僵尸,接下来就是三上井冈山,两到古田,西去延安,南下遵义。对民主人士更加打压,维权律师大批被拘,对网络管控更加严厉,央视主持人毕福剑撤职,铁流被抓,公然提出“不准妄议”,任志强博客被查封,更让人害怕的是,他在网络会议上刚刚讲过:“对网民要多加包容,多几分理解”,接着就对发表不同意见的任志强留党察看处分,使人感觉到善耍两面派的毛泽东又回来了。此时此刻,让新权威主义者犯难了。如果继续鼓吹下去,习向着相反的方向越滑越远,那不是自掌嘴巴吗?如果就此停住,那意味着其“理论”的破产,成了众人的笑料。所以,现在除了极少数人仍然不时地唠叨,其他人基本不作声了。最近旅住海外的罗宇(罗瑞卿之子)对习仍抱有希望,总认为习将会有大动作,然而也只能是一厢情愿罢了。古人云:听其言、观其行,视其所以,察其所由。中国的民主道路步履维艰,前景不容乐观,指望习走宪政民主之路,民主自由派人士已不抱希望。

四,新权威主义理论的破产说明了什么?

我说此话时,可能有人会觉得为时过早,因为中共十九大尚未召开,习还有一任期,还可看几年。但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期待了。他的执政理念已经很清楚了,就是下一届,不会有什么大动作。从新权威主义者的出现,说明中国人心底太善良,总对统治者抱有希望,可最后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当年毛泽东还没进北京城,中国民主党派人士也和今天新权威主义者一样,希望毛能领导中国人民走向民主自由,当年唱的歌曲是那么激动人心:“向着法西斯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力量死亡——”特别是民盟那些人,将毛捧上了天。连口号“毛主席万岁!”据说都是民主党黄炎培喊出来的。他们这些人的心情和今天新权威主义者一样,以为毛会给予中国人民民主和自由。结果如何呢?连黄的儿子黄万里因反对在黄河三门峡建水库而打成右派,章伯钧、罗隆基就更不消说了。

像中共这样的极权统治,在培养接班人方面是极其严格的,特别是在培养党的最高领导人,从小到大,祖宗八代,层层考查,只要发现对党稍有异心,便排斥其外。即或如此,还是怕有异心人士混入其中,所以这些社会主义国家干脆搞世袭王朝,如北朝鲜金家王朝、古巴弟接兄班。毛的儿子被美国人炸死,否则一样世袭。陈云就说过,“还是自己的孩子接班放心”。就是像胡锦涛这种人,虽家庭没中共背景,但起码要十分听话,那怕没作为也没关系。所以习近平接班,中共是放心的,一方面他本身就是红二代,二方面他的经历简单,没受到西方的影响。你指望他上台后能把中国推向民主宪政那不是异想天开吗?这说明新权威主义者对中共的本质是认识不清的。当年那一批老民主党派把毛抬上轿子,就是没看清毛的中山狼的真面目,到时后悔也来不及了。所以,新权威主义者再这样搞下去,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五,中国民主宪政之路在哪里?

《左传,曹刿论战》中有这一段话:“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这个意思是说,大官们目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只有靠我们自己了。中国大陆走民主宪政道路指望中共上层出一个领军人物希望已渺茫,从中国目前的国情,出不了戈尔巴乔夫、也出不了蒋经国。这付重担落在了自由民主人士肩上。而民主人士当前的任务就是利用现代科技、网络的力量对民众进行启蒙。民主启蒙是当前一项重要任务。中国民众觉醒者越多,民主希望越大。一旦大多数民众觉醒过来,在世界民主潮流大势所趋下,或许有可能促使中共上层出现真改革的人物,这样上下互动,促进民主转型。现在革命和时间赛跑,中共已经处在火山口上,这一天已为时不远了。

2016年4月6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5/18/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