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文革五十周年,中共为何采取冷处理?

网络图片

今年五月二号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演出“红歌会”在整个中国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据海外消息,中办主任栗战书批示中共中宣部和文化部调查此事,并特别强调,中共中央已经决定不会就文革五十周年举行任何形式的纪念活动,演出如果与纪念文革有关,属于“违纪行为,要严肃处理”。这说明在中国大陆出现了一个诡异现象,即毛左派、民主派和中共当局三方的博弈。一个是毛左、民主两派对当局的博弈,两派都要纪念文革,而当局不准;二是毛左派和民主派的博弈,即纪念内容之差异。前者是怀念文革,想重走文革之路;后者是批判文革,记取文革教训,不让文革悲剧重演。

若按正常心理分析,当局应该防止毛左死灰复燃,因为这一帮人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导致文革重演,这是他们绝对不愿看到的。但民主自由派却是批判文革,他们理应接受民主派的作法。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中共当局却采取,“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的态度,凡是左、右两派任何形式的文革纪念活动一律不准搞。本文想就此问题来剖析一下中共当局者的内心世界。

一,中共当局不敢纪念文革关键问题是怕毛遭到清算

谁都知道,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是中国的一场浩劫,除了毛左死硬分子外,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不争事实。中共绝大多数干部,包括他们的红二代没有不恨文革的。否则就没有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的否定;也没有重庆薄熙来“唱红打黑”的下场;也不会有今日马晓力的致中央的公开信。这场历史的浩劫不仅是对中国广大民众造成了伤痛,对那些红二代同样如此。因此,为了让这场悲剧不再重演,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我们的后代记住这段历史,而要记住这段历史,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就得建立《文革纪念馆》以及开展大型纪念活动。今年是毛发动的文革五十周年,也是文革结束四十周年,正是值得纪念的日子,这对于我们中华民族千秋万代无疑是件好事,然而当局却采取的是冷处理方法,不理不采,装聋作哑,这倒底是为什么?答案只有一个——怕触及到毛泽东。

毛泽东如今已成了中共当局的一个烫手山芋,动也不行,不动也不行。毛左们认为毛之所以伟大就在这里,死了还不敢批判他,僵尸停放在那里,一放就40年。这里面倒底暗藏什么玄机?其个中原因他们是不知的。

二,中共当局为何这样怕触及毛泽东?

苏共前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搞了个“新思维”,戈氏上台后说到“苏联历史上不应该有遗忘的人和空白点,不应该存在可以避而不谈的问题,并多次向新闻界下令”历史问题不应该遮遮掩掩“。在戈执政时,苏共封存的历史档案公开了,斯大林所犯下的血腥罪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接下来苏共的解体也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胡耀邦说,文革十年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十年。叶剑英说,文化大革命死了两千万人,整了一亿人,浪费了八千亿人民币,(这组数字出自叶剑英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这还不包括中国文物古迹的毁坏,还有北京大兴县、湖南道县的大屠杀以及广西一系列令人发指的吃人兽行.如果搞文革纪念,这些罪行都将暴露无遗,人们自然会追究始作俑者,这个始作俑者是谁?不说便知。然而问题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不仅仅是文革十年,在此之前所欠下的血债比起文革十年有过之而不及。如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以及三年大饥荒饿死的3750万人,远超文革死亡数。毛的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罪孽深重,罄竹难书!如果开了这个头,人民就会层层剥皮,顺藤摸瓜地追究下去,最终必将他送上历史的审判台,而且这些罪行好多中共干部也脱不了干系。中共当局害怕的倒不是这,而是如果清算了毛,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便会受到挑战,就会有崩盘之危险,而最害怕的是走前苏联的解体之路。

毛泽东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行,与斯大林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一旦毛被清算,历史档案解密,中共这个赖以支撑的大厦必会倾覆,这是当今执政者最怕看到的。因此,必须将毛这杆破旗撑起来,不能倒,一倒就完蛋!不论他们是对毛是真拥护还是假拥护,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必须保住毛泽东,保住了毛就保住了江山,就保住了政权不会巅覆。这就是僵尸停在天安门不动之原因,也就是不能纪念文革之原因。

三,当局维护毛僵尸的另一个原因是“情感问题”

我们知道,在邓小平主持下,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搞了个《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个《决议》虽然在文革方面否定了毛,但对毛的历史功绩是大书特书的。且看下面一段话:

“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他虽然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严重错误,但是就他的一生来看,他对中国革命的功绩远远大于他的过失。他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错误是第二位的。——特别是因为他对革命事业长期的伟大贡献,中国人民始终把毛泽东同志看作是自己敬爱的伟大领袖和导师。”

有人认为《决议》内容是为了平衡左、右两派的情绪,其实不然。别看中共大批官员在文革中被批斗,整得很惨,但要他们恨毛是不可能的。这不仅有个利益链的问题,更是一个饮水思源的问题。因为他们知道,不管毛有多坏,自己被毛整得多惨,这个天下毕竟毛带领他们打出来的,当年不是毛带领他们打败了国民党,能有今天吗?只要不被整死,江山还是他们的江山,没毛也就没他们的今天。所以罗长子(瑞卿)出狱第一件事是到毛纪念堂行军礼;别看刘少奇死得那么惨,他的老婆王光美还欣然邀请毛的后人一起聚餐呢。

邓小平在对意大利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说:“我们要对毛主席一生的功过作客观的评价,我们将肯定毛主席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我们永远把他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缔造者来纪念”。并说,“毛多次从危机中把党和国家挽救过来,没有毛主席,至少我们中国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我们不会象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毛主席”。

邓说的是实话。王震就曾经大骂那些非毛的干部:“他妈的,如果没有毛主席,你们在这里喝西北风!”王震绝对不会说:他妈的,没有毛主席,中国就不会饿死三千七百万人;没有毛主席中国人民不会穷得没裤子穿。这就看是站在哪个立场说话了。邓有没有个人感情呢?也是有的。虽然在文革中,邓被列为第二号走资派,除了有一个儿子摔瘫痪外,相对刘少奇来说,吃亏并不算大。而毛对邓始终是网开一面的。就是在江西,也没受好多罪,并且邓朴方也获准回到身边照顾,尔后送到北京治疗。虽有周恩来在此游说,然得不到毛的首肯是绝对不行的。1974年邓再度出山也是毛同意的。他没被开除党籍,也是老毛在暗中保他。邓没有落得刘少奇那样的下场,他是心存感激的。何况邓是四川袍哥出身,还是要讲义气的。所以邓说:我们不会象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毛主席。因此,指望中共领导人清算毛是没戏的,这也是对文革冷处理的原因所在。

四,“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这“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是南宋诗人陈亮的《念奴娇》里一句子。原词是:“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据说,毛泽东晚年读此词时特别感触,由其读到“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这句时痛哭流涕。

他为什么哭,是什么东西触动了他,只有天知道。然而,有一点可以明白,他认为他下面的一群人都在为个人私利,只有他一人为天下百姓,这实在是绝妙的讽刺。从毛的一生来看,他所做的哪一件事不是为了私利?镇反运动,为了政权的巩固,杀中国300万精英,反右打55万知识分子,将中国的一流人才几乎搞绝。1959年庐山会议,为了个人面子造成饿死3700多万人,还有发动文革,试问,毛做的这一切,是为公还是为私?

其实中共哪个不是在为个人私利,包括今天的领导者。然而他们打着漂亮的幌子,什么“三个代表”、“立党为公”尽说假话。文革这场浩劫对中华民族造成的灾难,如果中共出于公心,就一定将此作为历史之教训,昭示后人,使这场悲剧不在中国重演。而今天对文革采取“冷处理”就是私心作怪。

德国在这方面做得就好。二战以后,德国对纳粹主要战犯和组织进行审判。其中最著名的是纽伦堡审判,法庭以破坏和平罪、战争罪、违反人道罪对戈林、里宾特洛甫等24 名主要罪犯进行了审判和处以严刑,这确实教育和震撼了德国人民。另外废除一切法西斯的法律和决议,进行了“非纳粹化”。而政府推进反思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如联邦德国总理的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下跪。而这些中共领导人做得到吗?什么时候能看到中共领导人向在文革中死难者下跪,向北京大兴、湖南道县大屠杀死难者下跪,继而为夹边沟8000右派死难者立碑、为三年大饥荒死难者立碑,那么中国的民主曙光就到来了。可惜我们今天已经很难看到了。

五,中共当局想用“堵”方法是极其愚蠢的

大约在4000多年前,中国的黄河流域洪水为患,尧命鲧负责领导与组织治水工作。鲧采取“水来土挡”的策略,哪里有水哪里“堵”。鲧治水治了九年,大水还是没有消退,鲧不但毫无办法,而且消极怠工。鲧治水失败后被舜革去了职务,将他流放到羽山,后来鲧就死在那里。由其独子禹主持治水大任。

禹是鲧的儿子,儿子和老子采取的办法完全相反,禹采取的方法是“疏”,这个一“堵”一“疏”,效果完全不同,正是在大禹这种方法治理下,咆哮的河水失去了往日的凶恶,洪水由此一泻千里,驯服平缓地向东流去。大禹依靠因势利导、科学治水、以人为本的理念,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取得了治水的成功。

4000多年前中国人就有这样的智慧,没想到今天中共领导人连他们都不如。他们今天采取的就是“鲧”的办法,如堵上访人员、抓维权律师、不准妄议、利用五毛党删贴、封网民的博客;老百姓今天要纪念文革,他们就采取“冷处理”,甚至干脆下令“不准搞”。今年五月十六号,网上所有纪念《五一六通知》发表五十周年的文章全部不准上,不论左右,凡是有关文革的问题一律不讨论,这更加暴露出了他们的胆怯和心虚。他们这样堵来堵去,必将水漫金山!最终必将落得“鲧”的下场。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5/22/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