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 Jiang2016年5月25日凌晨杨绛走了,她给世人留下一个句号,带走了这一家书香。

我不敢确定是不是感应的驱使或一种冥幻直觉。那天早上一觉醒来刚打开手机,某微信群一帖《人类将在2045年永生》映入眼帘,我一口气读了大半最后是边早餐边读完这篇洋洋万言的转自《花花公子》的基因访谈,当即转至我的微信朋友圈并写上推荐感言:

“根据库兹维尔预测,人类将在2045年实现永生,各位活着的人们,我们一起熬到那一天,熬到二战100周年纪念日,然后再活100年~老酒”。

推荐此文时我还不知一代才女杨绛刚仙逝几小时,但她终究走了,她没熬到2045——人类永生的那一天,假若上帝保佑库兹维尔的预测灵验的话。

库兹维尔,一个伟大的预言家兼实践家,有人觉得他是个十足的疯子,他的真实身份是谷歌工程总监,愿上帝保佑他或他们成功,人类没理由继续抱残守缺,哪怕这些残缺对当今主流价值观真很重要。

“各位活着的人们,我们一起熬到那一天”,我的隔空呼喊晚了几小时,与杨绛错过,与这一家书香错过。
近见些有微词者言杨绛钟书虽文章锦绣奇异但少了点鲁迅式入世情怀,对此我断不苟同况且此微此词竟在杨绛忌日。我要说的是即便如此又当若何,谁敢说心灵绝唱的气浪推不动万重山,谁敢说阴冷潮湿的讽刺幽默掀不起千层巨浪,请找老酒葫芦理论。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又有人今说上文并非杨绛百岁感言,我依然觉得即便非杨非感又当若何,我相信这样的文字无论谁造极具杨绛情怀。何况杨绛有言:我不与人争,也不屑与人争——希望每个与人争者看到脸红,希望天下与人争者尽皆脸红。

世界是自己的,的确与他人无关,人们之所以觉得有关,那是自作多情。

Yang Jiang-Qian Zhongshu从世情俗态看杨绛是幸福的:活到105岁,属长寿中的长寿,且著作等身足以留芳;钱钟书88也算高寿,一部《围城》堪比儒林红楼;可惜书香女儿圆圆英年60,竟先走于钟书杨绛。

目送杨绛,目送这一家书香。

2016-05-27清晨美兰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