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一个中国的争吵永无结果

“只有一个中国”──这是中共坚持的原则,自然是指一九四九年以后,以前建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以及正式宣布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去“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从而造成事实上的两个中国的时期不在此例。这个原则所反对的“两个中国”,是指攻占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退守台湾的中华民国。国家名称如何,自然是政治家们关心的大事:大陆提出的“一国两制”,实际上就是说你的中华民国只要加三个字,也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你实行啥制度如何对待你的人民都由你了,所以把全部精力使来要对岸承认“一中”原则。而海峡对岸,先也坚持“一中”即中华民国,誓把大陆纳入民国管辖,连大陆过去各省的省府都在岛上弄个办公桌摆着,准备“反攻大陆”以后上岸复职;继而发现此愿太悬,还是和大陆和睦相处,可是国名却不退让。于是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甚至“一中各表”先后出台。

名称问题自然不仅是文字形象和音响效果问题,对于政治家来说,它涉及两个政权之间的关系以及各自的国际关系的根本问题,不得不争。其最新的版本,就是今年二月大陆中国外交部长要求对岸胜选的总统蔡英文在“五二○以后以自己的方式表明愿依照他们自己的宪法,继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她既然是按照目前他们的宪政所选出来的,她不能违反自己宪法的规定,他们的宪法是规定大陆台湾同属一个中国,是非常清楚的。”而台湾外交部早在此前就宣布:“根据中华民国宪法(按即上引”他们的宪法“),领土包含中国大陆地区,也包括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群岛还有钓鱼岛列屿,都是宪法固有领土。”听起来两人说的都是一回事,可是如果严格按照他们说的各依自己宪法的逻辑,则除了双方以武力“行宪”重启血腥内战以外,只好继续吵下去,永无结果了。

“新中国”再度回归旧中国

不过就中国百姓来说,两岸的称谓问题未必如此重要,至少不如两岸政府如何对待百姓,或者用书面语言说,不如实行何种体制的问题重要。从这一角度看,还有另一“两个中国”问题,倒是真实存在的,这就是一个旧中国、一个新中国的问题。如果按照常例,新的中国诞生,就意味着旧的中国消亡。而“中国特色”却是,新中国来了,旧中国还在!这就有戏了。

旧中国就是秦汉以来的华夏大地,几千年延续着家族皇朝的专制统治,所以长期以来没有民族国家的概念,只叫这朝那朝,训为这家那家的“社稷”,也就是皇家祭神的祠堂,“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广大百姓世代遭受皇一代二代三四五代的世袭统治,直到另一家皇朝把前朝消灭,又是一二三四五代地统治人民。直到百多年前的辛亥革命,才建了一个名叫中华“民”国的政权,在亚洲第一个宣布民主共和,改由人民当家作主,实行民有民治民享,这就是千古以来首建的新中国了。可惜中国政府自落入国民党手中以后,迅即恢复专制独裁,实行“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党”,又成旧中国,从而引起共产党的革命。共产党的革命就是要推翻复辟了的旧中国(或称“万恶的旧社会”),重建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又可惜这个二代新中国成立不久,“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党”的体制如幽灵一般再度复辟,“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党变成人民的爹娘,还要人民跟着它姓,“新中国”再度回归旧中国,“万恶的旧社会”再次复活了。毋庸讳言,关系百姓祸福存亡的,正是这样的“两个中国”问题:我们头上之国,究竟是新是旧呢?旧国何时去新国何时来呢?变来变去,难道我们头上总变不出一个真正的新中国吗?

国共两党联手制造新中国

现在终于可以说,真正的新中国来了,而且,它正是始于国共两党的联手制造。我的意思是说,对于真正的新中国,其理想理论由共产党倡导于前,其砖瓦木石由国民党和海峡那边的各党各派构建于后。其说如下:

新旧中国的差别,根本的在于人民的地位,旧的当君主的奴仆,靠圣眷以谋苟存;新的是国家的主人,废君主而行民主。而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对于人民民主要求最烈、论述最多、态度最诚、感人最深者,莫如中国共产党。党主席毛泽东早在七十年以前,就发表过建立新中国的响亮名言“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中共的党报且郑重提出“民主第一”的口号,谆谆言说:“国民党反动派的御用文人说,中国不能搞民主,一搞就乱。这是反动派为巩固统治而说的谎言,按中国人民的素质,实行民主后,中国不但不会乱,最终会富强起来,超过英美等老牌民主国家。”只是如前所述,那以后的中国,广大人民连选举官员的一张纸票都没有,哪里说得上“监督”政府的民主!不过共产党指出的这条新路,经过无数折腾以后,却被它的对手国民党跑到台湾去执行了。他们在那里逐步开放了党禁言禁报禁思想禁,小小一岛至今已出现包括“中华民国共产党”和“台湾共产党”在内的二百五十个政党,一反他们在大陆施行“思想集中意志集中”的老规矩,音响环境的确因此很不清净了,却真正使人民能够表达各自的心声各自的意愿,即使“妄议中央”也受法律的严格保护,绝无被喝茶被失踪被定罪被示众被死亡之忧;并且能够手持选票选举议会选举总统从而监督他们鞭策他们。在岛上开启这扇民主大门的国民党,虽然在大选中一败再败,却每次失败都不像在大陆内战里那样“亡国亡党”牺牲万千军民,反而从容代表它的粉丝当反对党监督政府,准备一有机会又再度当选再度执政。自二十年前起,那里至今进行了五轮大选,执政党和反对党换了一次又一次,中共以前关于民主自由的理念真正跨海过去在那小岛上实现,那里还不算“新中国”吗?!借用小岛大诗人余光中名诗《乡愁》的句式,可谓“共产党在这头,新中国在那头”啊!

七十七年以前,中共领袖毛泽东也曾用诗样的语言说:“新中国航船的桅顶已经冒出地平线了”,他说得太准了,那船儿真在海那边而非“山那边(呀好地方)”,不过显然走得极慢,桅顶冒出好几十年,才缓缓飘到海峡对岸。然而,它毕竟是艘人民的船、民主的船,虽然未必“超过英美等老牌民主国家”,但究竟是百数十年来中国几代志士流血牺牲得来的“新中国”。待到那船儿飘到此岸,两岸都行民主制度时,“旧中国”就自然绝迹,“只有一个中国”就自然实现了。

二○一六年五月三十日于不设防居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