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蛤丝”网民越来越多,而且成分与“毛粉”不同。“毛粉”主要由底层社会构成,而“蛤丝”则主要由中产阶级、社会精英,尤其是80后90后组成。看来“膜蛤”文化业已形成,且由于当局干扰和禁止,更刺激了“蛤丝”群体发展。

报道形容:一副四方面,加上一副巨大方框眼镜及大肚子、高腰裤,而被指酷似蛤蟆的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这些年来竟成为大陆膜拜的对象,并称之为蛤蟆现象,而这群蛤丝(蛤蟆的粉丝)本来准备在今天8月17日大肆庆祝江泽民的90大寿,但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公安出手阻止了这个活动,并警告一众蛤丝们不得在网上提江泽民。

如果说赵紫阳是当局忌讳的中共前领导人,我们不觉得奇怪;但如果之后的江泽民也被当局视为威胁政权的人物,或许难以理解。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虽然周三满90岁的江泽民身体虚弱,却被现任领导人习近平视为有政治上的威胁。习近平在第二个任期之前,正在准备明年晚些时候大规模调整高级官员。“”除此之外,本次打压的原因也是为了压制人们对更为开明的1990年代的怀念。“

有报道引述香港的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林和立指,江虽健康欠佳,但政坛影响力仍在,习近平正对政坛洗牌推习家军上位,定要排除和预防来自江的干扰,所以仍视江为政治上的威胁。当局如此紧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压制人们对政治上更为开明的1990年代的怀念”

大陆独立专栏评论家莫之许分析称,最初的蛤蟆现像是一些年轻人透过调侃和诙谐的方式构建自我认同和优越感的一种产物,但自2014年以来,蛤蟆现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江泽民的形像逐渐趋于正面,从而映射习近平时代的各种严厉打压。

莫之许说:在当时青年学生膜蛤的同时,其实民间还有另一种关于江泽民的(传闻),他和宋祖英的关系,所以实际上在那个阶段的话,青年学生把它作为一种,因为那些视频都是小众的,翻墙才能看到,有一定的敏感性,它是一种构建青年学生小圈子的认同或是某种优越感的产物。当时整个社会心理有一种,就是要把这种江泽民最高领导人圣神化,或者高高在上的形象把它消解掉,并加以解构的心理。只有到了14年之后,就是习近平时代露出真面目之后,然后原来被调侃,被丑化,被解构的江泽民这个“蛤蛤”(形象)被翻转了,成为某种正面的形象,来隐晦的对比习近平,对比这个时代。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15日援引英媒:北京扰乱江泽民粉丝祝寿会

《金融时报》周一(8月15日)报道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被视为“威胁”,当局担心维权律师和工运人士等公民社会团体将利用前领导人江泽民90岁生日进行潜在的“颠覆”活动。

“虽然周三满90岁的江泽民身体虚弱,却被现任领导人习近平视为有政治上的威胁。习近平在第二个任期之前,正在准备明年晚些时候大规模调整高级官员。”

“除此之外,本次打压的原因也是为了压制人们对更为开明的1990年代的怀念。”

报道提及中国一些自称江泽民粉丝的“蛤丝”们很希望为他举办生日庆祝,却遭到警方的阻止。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7日报道:公安上门警告蛤蟆粉丝不得为江泽民90岁庆生

江泽民

江泽民

一副四方面,加上一副巨大方框眼镜及大肚子、高腰裤,而被指酷似蛤蟆的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这些年来竟成为大陆膜拜的对象,并称之为蛤蟆现象,而这群蛤丝(蛤蟆的粉丝)本来准备在今天8月17日大肆庆祝江泽民的90大寿,但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公安出手阻止了这个活动,并警告一众蛤丝们不得在网上提江泽民。

报道引述分析指,当局顾忌民众为“蛤蟆”庆生,反映中共权斗复杂,习近平仍视老江为他独揽大权威胁。同时,当局也警惕江的蛤丝们借机宣泄对现任朝政的不满,甚至会挑动社会反抗当朝神经。

在北戴河会议结束之际,英国金融时报15日引述北京清华大学政治系前讲师吴强称,他和部份自称蛤丝的人,本想在今日举行派对为老江庆生,但有公安日前上门制止,并警告他们“不要在网上提江泽民”。

报道指,江泽民仍被现任领导人视为“威胁”,当局担心维权律师和工运人士等公民社会团体利用江90岁生日,进行潜在的“颠覆”活动,因此大为紧张,横加阻挠。报道引述香港的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林和立指,江虽健康欠佳,但政坛影响力仍在,习近平正对政坛洗牌推习家军上位,定要排除和预防来自江的干扰,所以仍视江为政治上的威胁。当局如此紧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压制人们对政治上更为开明的1990年代的怀念”。

海外舆论认为,习近平上台后,中共政治高压比江泽民、胡锦涛时代有过之无不及。去年开始内地网上出现怀念江泽民之风,网民称喜欢江即兴随意、宽容宽厚个性,甚至江训斥香港记者的话,也被当成经典引用,亲切称江为“长者”。不久前发生腾讯误发习近平“发表”为“发飙”被严处事件,蛤丝们马上重推江当年“善待出错部下”旧闻,吁“请别对你的手下大发雷霆”!

有蛤丝网民Magasa说:“那时我们看到江泽民大声说话,开怀大笑,拿梳子当众梳头,或者弹一下钢琴、说两句英语,觉得有人情味,很正常。但是后来再没有看到其他领导人这么做,包括胡锦涛和习近平。”

由于胡锦涛亮相时多是木无表情,内地网民为他取绰号“面瘫”;而习近平因做秀去北京月坛庆丰包子铺排队点餐吃包子,被起绰号“包子”。

苹果日报报道,大陆微博16日突然刊出两张图片,据称是西安网民所拍,称“昨天(15日)下午5时左右,从西安南三环开车由东向西走,突然一个影子遮住太阳,抬头一看,原来是青蛙上天了!”图片是一团状似蛤乸的巨云正在“吞噬”太阳。图片惹网民哗然,有指是不祥之兆,“长者要升天?”也有指是吉祥之云“金蟾吞日,大势如此!”

江泽民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去冬今春在海南三亚避寒,被拍到他在工作人员帮助下走下楼梯及坐游览车,显示其健康大不如前。但虽然如此,江泽民一家人所到的地方,名曰“东山”,有敏感人士对江泽民游东山,又难免大做文章一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8月17日报道:凤凰网编辑微博“膜蛤”为长者祝九十大寿被开除

8月17日,外传是中共退休的总书记江泽民的九十大寿,最近两年来,中国网络上盛行“膜蛤”,即向江泽民致敬的网络亚文化。

许多论者认为,膜蛤是借古讽今,对习近平时代日益压抑的政治气氛表达不满,但也有批评者认为,这是“不知90年代为何物的90后网民、伪自由派和找不到真新闻报道的外媒的集体无意识狂欢”。

从8月16日晚间,到8月17日,关于“长者”的贴文和图片在社交媒体上盛极一时,早间,凤凰网旗下凤凰财经官方微博发布消息:“今天是这位长者九十岁生日,早起为长者续一秒”,并配上一幅卡通图。

据称,该贴发出后,很快被截屏转发,引起很大反响。根据凤凰网内部的说法,此帖引发“中央网信办”高度关注,特地致电凤凰网质问,并下达指令全网删除。

随后,凤凰网高层向中央网信办写检讨认错,并发函在全公司通报这次事件。高层认定,这是一起“重大的政治安全事故”,公司宣布开除当天值班编辑,对财经事业部总监罚款5000元。

通报称,在现实复杂的政治舆论环境中,谁都知道“长者”、“续一秒”等意味着什么,这条微博引发外界猜测,给凤凰造成了“极大的被动”。

通报称,政治事件往往要付法律责任,业界有许多这样的教训:如无界新闻网的“下台公开信”事件,导致网站被关闭,主要人员仍有人身在狱中;网易去年的“标题”事件,导致编辑被公安带走,拘留一周;腾讯网最近的习近平“发飙”事件,导致负责内容的副总裁和总编辑下岗。

这些案例都是因为“政治”引起,凤凰网高层称,不要有侥幸心理,因为政治会让我们付出“法律的代价”,如果当班编辑触犯政治底线,“后果自负”。

凤凰网这份通报称,个人政治观点决不能利用公司平台发布,这是公司纪律,决不能违反;此外,最近凤凰网在政府要求下,正在进行整改,并正在申请新闻资质,此次重大政治差错,将可能影响整改评估,甚至直接影响资质申请。

最后,凤凰网高层重申,各频道的微博、微信等自媒体,以及网页、客户端等新闻资讯,其第一责任人是中心的总监,要求各总监要再次梳理工作流程,彻底“堵住”政治安全漏洞。

▲自由亚洲电台(RFA)8月17日报道:蛤丝为江泽民庆生网上被禁

为江泽民庆生,蛤丝遭打压

2012年11月14日,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中共十八大闭幕式上。(法新社资料图片图/粤语部制图)

大陆网友透过社交媒体周三(17日),以各种方式为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庆祝90岁生日。江泽民的形像被指酷似蛤蟆,近年成为不少大陆民众膜拜的对像,自称为蛤蟆粉丝(简称蛤丝)。但有关为江泽民祝寿活动等网上消息全被删除。分析人士指,近年来膜蛤现像发生很大变化,由丑化和调侃江泽民转变为某种正面的形像,隐晦地对比习近平执政的各种严厉打压。

英国金融时报周一(15日)引述北京独立政治观察家,前清华大学政治系讲师博士吴强称,他和部份自称蛤丝的人,本想在今日举行派对为老江庆生,但有公安日前上门制止,并警告他们“不要在网上提江泽民”。

但吴强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只是在社交媒体获知公安上门制止为江庆生事件的警告,但事件未经证实。他说,蛤丝们有借机私下举行聚会,但通常不会太张扬。

吴强说:过去发生一些对蛤丝制止的行为,但是目前为止这些聚会我们也听说最近几天有一些类似的警告,但无法证实,因为现在谁都不敢公开的说我们要聚会,我们要怎样。

吴强分析膜蛤现像时指,这种现像是追星文化和社交媒体发展的结果,也是政治怀旧情绪的一种反映。

吴强说:整个大背景有几个方面,主要是中国互联网社交媒体发展,这个发展的结果就是,之前可能说不少人,不同年龄,不同阶层的人,可能对90年代,对江主席有些好感,在胡温时代就对江有好感,有怀念,怀旧的一种情感,这种情感在胡温时代就已经开始了,只是在习上台以后这种情绪变得非常明显,而且这种明显是通过新媒体方式大家可以聚集在一起,可以发现共同情绪的人在一起,对怀旧情绪的反映。

大陆独立专栏评论家莫之许分析称,最初的蛤蟆现像是一些年轻人透过调侃和诙谐的方式构建自我认同和优越感的一种产物,但自2014年以来,蛤蟆现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江泽民的形像逐渐趋于正面,从而映射习近平时代的各种严厉打压。

莫之许说:在当时青年学生膜蛤的同时,其实民间还有另一种关于江泽民的(传闻),他和宋祖英的关系,所以实际上在那个阶段的话,青年学生把它作为一种,因为那些视频都是小众的,翻墙才能看到,有一定的敏感性,它是一种构建青年学生小圈子的认同或是某种优越感的产物。当时整个社会心理有一种,就是要把这种江泽民最高领导人圣神化,或者高高在上的形象把它消解掉,并加以解构的心理。只有到了14年之后,就是习近平时代露出真面目之后,然后原来被调侃,被丑化,被解构的江泽民这个“蛤蛤”(形象)被翻转了,成为某种正面的形象,来隐晦的对比习近平,对比这个时代。

对于媒体对蛤膜现像的网络管控,莫之许分析说,大陆媒体一向有领导人不能公开评论和讨论的规定,有些媒体也会自我审查,但中共对媒体的管控有非常复杂的操作,难以揣摩。但膜蛤现像可以持续这么长时间,也说明有关内容不算是极为敏感的内容。

另推特推友发文指凤凰财经网官方微博因擅自发布政治类信息相关人员被开除和罚款。本台记者查询凤凰财经新浪微博,但相关帖子已被删除,事件暂未能证实。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17日发表BBC中文网记者梓鹏文章:观察:为什么中国网友给中共“长者”祝寿?

毛邓江胡习

“至于为什么怀念,我想还是虚构一个美好的过去,无望的解嘲吧。”

为给“长者”祝寿,中国的社交媒体在8月17号这一天又沸腾了。

周三(8月17号)是前任中国领导人江泽民的90岁生日。包括微信和微博在内的社交平台几乎都被“长者”粉丝的祝福刷屏。

“从嘲讽到膜拜”

“长者”的称号源于2000年,江泽民“斥责”香港记者提问他是否“钦点”董建华连任特首。他面对镜头说:“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给你们讲。”他继续补充:“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太简单,有时天真。后被中国网友解读为:图样,图森破。)

如果不是“长者”的粉丝,得费很大周章才能搞明白网友们在说什么。比如:“一颗赛艇,二院视察,三个代表,四次起身,五可奉告,六月水柜,七因祸福,八门外语,九十大寿,十全长者”。

这个文字游戏背后,一位匿名的“民间资深长者研究爱好者”对BBC中文网记者解读为:亦可赛艇是英文exciting(激动)的谐音,长者在一次讲话中提到过。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在2000年时“怒斥”香港记者时说“无可奉告”并起身四次。江泽民要去北京出任总书记对邓小平说过:“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会八门外语,今年九十大寿,十全长者是乾隆帝晚年自封。但六月水柜不太清楚。

或许是继承了“长者”的衣钵,粉丝们的语言也耐人寻味。

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90后,近两年民间性自发研究江泽民的生平,在互联网发表研究文章,模仿其语言和动作,并在粉丝间做交流。粉丝们也做“去政治化”的线下聚会。

比如穿统一印有“长者”的衣服吃饭或者去一个他曾经生活学习过的地方。也有粉丝最近集体组织去了一家可以拉花做成“长者”头像的奶茶店。

这位“民间资深长者研究爱好者”对BBC中文网记者说:“以前还嘲讽‘长者’,现在变成膜拜了。也逐渐演变成一种网络狂欢了,一种似是而非的娱乐精神吧。”

该爱好者还在2014年开始写江选研讨会,他说:“也就是戏谑的、假装正经的语言、荒诞式的写作来解构一个领导人,想把他还原成一个可以接近的人。”

他说:“至于为什么怀念,我想还是虚构一个美好的过去,无望的解嘲吧。”

中国现代史学者章立凡说,他注意到近两年怀念“长者”开始在中国流行。

“对现状不满和宣泄”

为什么中国网友们如此怀念“长者”呢?

章立凡说:“这是老百姓对现实和现状的一种宣泄。他们没有办法直接表达对现状的不满,所以转而表达对以往领导人的怀念。”

江泽民胡锦涛

到了胡锦涛时代我们就很怀念江时代。这可能是执政党在现实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引发了一些民间的情绪。

章立凡分析说:“虽然现任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反腐和打老虎得了一些人心。但老百姓并没有从打老虎中获得多少红利,权贵利益集团都把改革的红利挖走了,存到巴拿马或者加勒比的离岸帐户。更何况打老虎的背后实际上是权力斗争。”

他继续分析到,由于一些毛时代或者文革的做法还有个人崇拜开始重新出现;对于思想自由的打压,法制的倒退,人权状况的恶化,这些导致相当一部分人转而怀念江时代。

江泽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说一口流利耐听的英文,也爱好文艺。章立凡说,江泽民是历届中国领导人中文化素养最高的一个,他所受的教育也是最完备的。而跟西方的关系,在江时代是最好的。

所以会引发人们对于江泽民的怀念。但对卸任领导人的怀念并非本时代独有的印记。

时代印记

章立凡说,其实我们注意到在“长者时代”我们可能更怀念胡耀邦和赵紫阳时代。然后到了胡锦涛时代我们就很怀念江时代。这可能是执政党在现实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引发了一些民间的情绪。

他说,因为体制的僵硬导致领导人一干要十年。而领导人的人选决定和任期长度,由少数人决定。“所以多数人在不满的时候也没有办法把他选下来。因为他不是我们选上去的嘛。”

江泽民在1989年到2002年任中国国家总书记。在其任期内,香港回归,中国获得了08年奥运和10年的世博会主办权。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吸引了外资进入。

章立凡说:“那个时候大家觉得还比较有希望。现在好像普遍处于一种比较失望的状态。”

他也补充道:“这些问题会影响到他们(百姓)对领导人的评价,但这也不是历史性的评价,因为历史还没有结束,他们人还活着还没有过世。”

“我想真正的比较客观的评价应该在50年到100年以后。”

▲美国之音(VOA)8月18日报道:江泽民90大寿官媒冷淡海外热议

华盛顿—在大多数中国人的目光聚焦于奥运会和王宝强婚变风波时,前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90岁的生日8月17日悄然来临。江泽民的九十“大寿”,墙内的中国官媒没有进行什么报道,似乎是在淡化这位前中共最高领导人对中国政治的影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民间的社交媒体平台,如微信和微博,大量江泽民的粉丝刷屏给“长者”祝寿。

“长者”是美国作家库恩应邀为江泽民写的回忆录《他改变了中国》中对江泽民的代称,现已成为网友对江泽民的简称。

潜在的威胁

中国官媒对江泽民“90大寿”的低调反应引起了外媒的关注。伦敦《金融时报》15日刊文分析称,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被视为对现政权的“威胁”,当局担心维权律师和工运人士等公民社会团体将利用江泽民90岁生日进行潜在的“颠覆”活动。“虽然周三满90岁的江泽民身体虚弱,却被现任领导人习近平视为有政治上的威胁。习近平在第二个任期之前,正在准备明年晚些时候大规模调整高级官员。”除此之外,这次压制对江泽民生日报道的原因“也是为了压制人们对更为开明的1990年代的怀念”。报道还称:“中国一些自称江泽民粉丝的人很希望举办生日庆祝,却遭到警方的阻止。”

宣泄

BBC报道说,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90后,近两年民间性自发研究江泽民的生平,在互联网发表研究文章,模仿其语言和动作,并在粉丝间做交流。BBC引用一位“民间资深长者研究爱好者”的话说:“以前还嘲讽‘长者’,现在变成膜拜了。也逐渐演变成一种网络狂欢了,一种似是而非的娱乐精神吧。”他还说:“至于为什么怀念,我想还是虚构一个美好的过去,无望的解嘲吧。”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分析称,这是老百姓对现实和现状的一种宣泄。他们没有办法直接表达对现状的不满,所以转而表达对以往领导人的怀念。“

“蛤丝”

江泽民作为前中共最高领导人一直处于舆论的漩涡。有网友人认为他的行为不拘一格,自然洒脱。比如:他曾公开对香港媒体人斥责,其中“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成为网络金句,“图样,图森破”成为年轻人口口相传的流行语。1987年上海国庆节庆祝活动时,他从贵宾席上站起来,激情四射地指挥交响乐团演奏国际歌。1989年,尼克松私下访问北京时,江泽民突然站起来,用英文背诵了《葛底斯堡演说》。

据悉中国内地网民,尤其是知识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念江泽民时代。去年10月,《纽约时报》曾发表一篇文章《“膜蛤文化”盛行中国网络,或为影射习近平》,认为当下中国网络舆论中生成了一种调侃江泽民的氛围,称之为所谓的“膜蛤文化”。崇奉“膜蛤文化”的人群被称为“蛤丝”和“膜法师”。在江泽民90岁寿辰之际,一篇名为《一名老派文艺青年的自我修养》的文章对江泽民的文艺才华颇为赞赏,引发社交网络的热传。

江泽民在被网民恶搞崇奉的同时,还成为很多眼中1949年以来“最好的领导人”。网友甚至创造了许多“诗句”来为表达自己对其的崇拜和喜爱。例如:“垂死病中惊坐起,谈笑风生又一天”、“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为长者续一秒”。BBC援引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的分析称,由于一些毛时代或者文革的做法,如个人崇拜等,开始重新出现,加上对于思想自由的打压,法制的倒退,人权状况的恶化,这些导致相当一部分人转而怀念江时代。

争议

在“膜蛤文化”在网络热传的同时,许多人对江泽民存在异议,认为他是一个政治投机分子,对中国的发展进步无甚帮助,与开明也无甚关系。有文章提出:江泽民“虽然经济改革得到推动,但主要还是基于邓路线的惯性,其间的许多不当做法给下岗工人和农民还带来了深重的伤害。别的人得十分二十分,不等于一个自己也不及格的政治投机分子就是好人。”

镇压法轮功也是江泽民的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路透社报导说,无神论的中国共产党当局不允许其他意识形态挑战其统治,所有宗教活动必须经过它的批准,1999年,因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太多,根据中国政府1999年时的统计,一度有7000万人到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在425上访事件后,时任中共党总书记江泽民发起了一场镇压法轮功的运动。法轮功被北京当局视作继“六四”后在中国参与人数最多的公众诉求活动,被中共定为非法组织并镇压,引发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关于信仰自由及人权政策的相关争议。

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说:“有人是借‘蛤丝’来打压习近平,比如说法轮功就支持习近平打击江派,当然也有人用江派来加压习近平,所以大部分人都是在利用,并不是真的崇拜江泽民。”“江泽民鼓励贪腐,他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闷声发大财’。”

“荼蘼效应”

在“膜蛤文化”受到网络“自由派”人士崇奉的同时,不禁引发人们对“蛤丝”产生的深层原因思考。有网友提出:“这是由于中国领导人的‘荼蘼效应’,一代不如一代。”

夏业良教授对美国之音记者说:“虽然江泽民的个人素质大家当笑话讲,喜欢在公共场合拿出梳子来梳头发,喜欢炫耀自己唱歌曲、弹钢琴、讲英语、讲俄语。虽然大家当笑话来讲,但是回过头来看,胡锦涛在位期间,中国并没有太大发展。习近平的文化程度更是不敢恭维,他的个人素养和教育跟江泽民相比还差了很多。”

习近平上台以来所推行的反腐运动被很多人解读为“政治清洗”,是对江派人马的打压。海外中文媒体报道指出:很多人担忧习近平搞个人崇拜,中国将再次走向极权。

夏业良对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分析称:“反腐不过是习近平的一种手段,通过反腐来排除异己。并没有从制度上反腐,是选择性的反腐。”

一家海外中文媒体在《内外剧变临危受命江泽民功过系于一役》一文中写道:“从毛、邓到江、胡,以及第五代领导核心习近平,中共领导核心从未逃离过争议的漩涡,这是必然的结果。毛泽东的功过三七开,邓小平的政左经右,以及将党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江泽民的恋权以及自我膨胀,胡锦涛的墨守陈规等等,每一代都被外界赋予了独具特色的”标签“和最大争议点。”“膜蛤文化”背后有网友对90年代的怀旧,也有对当下政治状况的质疑。习近平领导的政治团队在饱受争议中将带领中国走向何方,世界在关注。

▲自由亚洲电台(RFA)8月18日报道:江泽民90大寿官媒冷处理凤凰编辑微博祝寿被开除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过了90岁生日,中国官媒对此冷处理,但有中国网民留言为江祝贺生日。“凤凰财经”当天在其官方微博发布祝贺讯息,被中央网信办高度关注,指严重影响政治安全,导致相关编辑被辞退。

8月17日是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90岁大寿,各地网民纷纷留言祝贺“长者”生日快乐;但综合媒体报道,官方极力阻止“蛤蟆粉丝”为其庆生,有人还因此遭警告,似乎是在淡化这位前中共高层领导人对中国政治的影响。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民间的社交媒体平台,如微信和微博,大量江泽民的粉丝刷屏给“长者”祝寿。

据香港媒体报道,《凤凰网》旗下的《凤凰财经》当天在官方微博发文为其庆生,中央“网信办”立刻去电“询问”,并下令删除。将事件定性为“重大政治安全差错事件”,事后发文的编辑已即时遭到开除,该网经事业部总监也遭到罚款。

广州异议人士野渡接受本台采访时称,迄今大陆没有一家媒体对江的生日公开表态。而凤凰网的这个简单的讯息却引发“重大政治安全差错事件”体现出了,现实政治舆论环境是多么的复杂:

“至今我们也没看到官方的报道,事实上这也是党内的管理。前两年官方已经有人通知,对已经退隐的国家领导人不做更多的报道。事实上在前面我们看到,他们退休的官方高层也是很少出现在媒体上面,这也是符合现在官方强力的硬行逻辑。而是不是涉及到权力斗争,目前还没有更多的消息后资料来源,只能从官方这么多年来对高层的控制来分析。”

中国官媒对江泽民“90大寿”的低调反应也引起了外媒的关注。伦敦《金融时报》指,江泽民仍被视为对现政权的“威胁”,当局担心维权律师和工运人士等公民社会团体将利用江泽民90岁生日进行潜在的“颠覆”活动。

而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分析称,这是老百姓对现实和现状的一种宣泄。他们没有办法直接表达对现状的不满,所以转而表达对以往领导人的怀念。“

对此,时事评论员华颇告诉本台,习近平仍视江泽民一派势力为他独揽大权的威胁。同时,当局也警惕支持江派的借机宣泄对现实的不满,甚至会挑动社会反抗神经:

“习近平上台以来大权独揽,他不会让任何权威的存在,他是第一权威。但是现在来讲,习近平上台以来八方树敌,侵犯了各个阶层的利益。所以现在一些被侵犯利益的人想打着庆生的旗号,反对习近平来发泄不满,所以给江泽民祝寿。”

无独有偶,8月15日,大陆微博突然出现两张图片。有西安网民指,从南三环开车由东向南走时,一片大云遮蔽住阳光,惊现“青蛙”形状的云彩。图片惹网民哗然,有指是不祥之兆,“长者要升天”?也有指是,吉祥之云“金蟾吞日,大势如此”!大陆门户网站网易等刊发了该现象,但文章被迅速删除。

江泽民因长着一副四方面,加上一副巨大方框眼镜及大肚子、高腰裤,而被指酷似蛤蟆。近年来“蛤蟆”成为大陆网络上对江泽民的专称。

▲英国广播公司(BBC)8月19日发表BBC中国总编凯瑞(Carrie Gracie)撰写的文章:观察:中国的蛤蟆王、童话和政治现实

在中国,政治老前辈永垂。

中国的共产党精英圈子里,有些人会“退”,但绝不会放弃施加影响。而在一种不允许公众直接批评当权者的政治文化中,抨击现时的最安全方法是表达对过往的怀念。因此,无论本人是已故还是在世,这些政治幽灵确实会困扰他们的继任者,甚或构成强大的威胁。

本周中国网络空间令人叹为观止的所谓“膜蛤”(也称“江蛙”崇拜)现象,就是这样一种挑战。难怪新闻审查机器加班加点地予以摧毁。

“膜蛤”是指对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个人崇拜。膜拜者往往是年轻人,1989年江泽民上台掌权时他们中有些人甚至还没出生。

他们最初出于嘲讽的动机分享他的名言、相片和视频。他那副厚黑框的黑边眼镜、大嘴和高腰裤营造了一个逗乐的两栖动物萌相。

本周三(8月17日)是江泽民90岁生日,“膜蛤族”争先恐后地表示生日祝贺并“续一秒”,即从他们自己生命中拿出一秒加到他的生命中。

许多网民把自己的头像改成一幅厚框眼镜。社交网站刷屏的是他热情洋溢地弹奏尤克里里(夏威夷小吉他)、跳华尔兹、唱猫王名曲、批评记者,还有他那口音浓重的英文。

这种个人崇拜是人们自己选择的,跟现在围绕着习近平主席的那个官方的个人崇拜不同。所以,在有些地方,对江的讥嘲也掺入了些许感情色彩,含蓄、间接地把习近平变成了嘲讽对象。

很久以前……

膜蛤族指出,二十年前中国曾经有一位思想开明、有人情味、对西方友善的领导人;这话里的意思是现在的习近平不是那样的领导人。

怪不得当局把这种对前领导人的怀旧视为危险。江泽民90岁寿辰官方媒体没有报道。他已经数月未公开亮相。就连在网上搜索他的名字或者“膜蛤”都被封锁,祝他生日快乐的贴子被删除。

生活在较宽松政治环境中的人们看来,这种查删或许显得心胸狭隘、琐碎鄙俗;但是在中国,政坛精英们对1989记忆犹新,当时正是民众哀悼一位去世的领导人引发了天安门广场的民主示威。

膜蛤崇拜即使讽刺意味满满,仍不失为一个挑战。这一点谁都知道,膜蛤族对这一点尤其清楚。

他们最喜爱的蛤语录名言之一是“太简单、太幼稚(too simple,too na?ve,网上较多见的另一版本是”图样图森破“,too young,too simple)。这是江泽民被记者饵诱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几个字。

中国政治既不简单也不幼稚。那是一个蕴含着浓厚文学和历史寓意的含蓄的空间。

在习近平的中国,公开谈论政治变得很危险,寓言故事成了唯一选择。

那么,正确的寓意是什么呢?我经常思索这个问题。膜蛤崇拜是个青蛙王子的故事吗?亦或是白雪公主的故事,故事里住着七个小矮人的森林木屋变成了上海附近一处带工作人员的别墅?习近平的中国更像《爱丽丝漫游奇境》还是《1984》?

魔镜、魔镜,告诉我……

《白雪公主》里那个妒火中烧的皇后问墙上的魔镜,谁是世上最美的人,答案不合她心意,于是令猎人把那个美艳惊人的继女带到林子里杀死。

作为统治者的习近平也许有嫉妒心,但他处理对手的做法是腐败案审判和监禁,而不是暴力手段。如果自然规律也服从北京的勒令,90岁高龄的江泽民不久也将自动从尘世的政治舞台消失。

与此同时,习近平团队力所能及的就是把江先生困在《白雪公主》的林中小木屋里,在周围竖起高墙,通过反腐案来消除他的政治盟友–他的“七个小矮人”,从而更彻底地孤立这位前国家主席。

江泽民不是唯一被噤声的革命前辈。我最近尝试着找门路获准采访另一位退位的领导人,但被告知这类采访没有可能,因为拟采访对象被“关在金丝笼里”。

从某种意义上讲,与长者们的金丝笼冷酷平行的是最近“获释”的王宇和浦志强等人权律师享有的极有限的自由。法庭告诉我们,他们出狱了,但他们不能自由旅行,自由约见想见的人,不能自由倾吐心声。

那他们的“自由”都包括些什么呢?从这里我们就拐进奥威尔的《1984》了。

真正膜蛤者面临两难

不过,还是回到《白雪公主》,皇后的“魔镜、魔镜,告诉我”恰似共产党的宣传机器。

鉴于媒体垄断的威力令人敬畏,这面魔镜挂在普天之下每一壁墙上,循环反复地吟咏着曲末叠句–习主席是“世上最美丽的人”。

这又把我带回到谄媚奉承文化(toady culture)。

这里指的不是膜蛤族(toadies),那些人只不过是通过对一位戴眼镜且挺个大肚子的前国家主席表达喜爱之情来隐喻讽刺当前的政治体制,而是真正的奉承谄媚者,那些出于政治生存动机而成群结队地对当权者溜须拍马表忠诚的人。

正是这种谄媚文化,且经由恐惧而得以强化,决定了对前任的90寿辰不得提及只字。

年龄也是中国另类政治中一个惊人荒诞的一面。

惊人地离奇的并非膜蛤族穿的T恤衫上和手机罩上印着朝气蓬勃的切格瓦拉,而是缺点令人感到亲切的九旬老人,他在教训记者,夸耀自己的成就,穿着泳裤戴着泳镜仰泳,还当着西班牙国王的面掏出梳子梳头发。

他也不是唯一一位负有使命的九旬老人。

北京盯着的还有一群老党员,他们突然被排挤出了自己料理了数十年的历史杂志。

《炎黄春秋》出版人杜导正90多岁了,是这本杂志的骨干之一,另一位骨干人物李锐已经100多岁了。然而,在习的中国,年龄无法抵御不忠的指控。

不清楚他们的主要罪过是敢于有信念,还是长寿,在区分史实和虚构时拥有如此高龄所赋予的可畏的权威。

爱丽丝镜中奇遇

说到这里,便感觉这事不太像《1984》或《白雪公主》,而更像超级荒诞离奇的《爱丽丝梦游仙境》,故事里的王后对任何胆敢违背她旨意的人大吼“斩首”,而国王突然发明了第42条法规:“身高一英里以上者必須退出法庭”。

好了,“膜蛤族”,我不希望惹恼你们中那些真正的信徒,但现在到了直面青蛙王子的时候了。

一个吻把青蛙变成王子,这肯定就像戴着玫瑰色眼镜看世界。

面对现实吧。江泽民在位时挺虚荣、利己,他任期内贪污腐败爆发式蔓延,他退位后他安置的亲信阻挠继任团队的改革努力,向改革的车轮扔沙子。

当怀旧能把这一只青蛙变成王子,那不正是令人头脑清醒地衡量出真正的政治忠诚的缺乏程度吗?

那么,如果你是中国共产党党员,这个周末就对着墙上的镜子,问一问自己究竟是个马屁精、谄媚客(toady)还是“膜蛤族”(Toady)。

如果你年轻、聪明,对自己的国家富有想象力,不妨问问自己……即便只是在自己脑子里……是否应该有空间让人在上述非此即彼之外还能再作别的选择?

▲德国之声(DW)8月20日发表署名白信的评论文章:客座评论:偶然、反讽和团结——中国的膜蛤文化

过去两年间,中国的“膜蛤”文化突然间引发了外界关注。这个独特的文化存在,到底具有怎样的性质,是去政治化的粉丝结社,还是单纯的搞笑?或者反映了中国怎样一种复杂的权力斗争图景,抑或新兴的新媒体政治框架内一种“静悄悄的反叛”?)

(德国之声中文网)就在这周,8月17日前后,膜蛤指向的中国前总书记江泽民的90岁生日那天,一些国际媒体报道了中国的膜蛤现象和“蛤丝”群体。

中国当下,各种各样的怀旧情绪弥漫在社会,有自由派知识分子和党内老人们对1980年代的怀旧,他们以《炎黄春秋》杂志的20万订户和数百万读者为代表;还有当年的红卫兵和造反派、1990年代的下岗工人们对毛时代的怀旧,他们在薄熙来的重庆时代尤为活跃,其中很多就是所谓的“毛粉”;还有一些年龄层各异却缅怀民国时代,他们多是业余的现代史爱好者,在中国当下也创造出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民国风文化。相比之下,对1990江泽民主政年代的怀旧情绪可谓最新的,也是经过胡温时期的僵化和后任习氏政权的紧张,而对江时代由开明技术官僚统治所保有的政治宽松、“闷声大发财”的怀念。

只是,根据笔者的经年跟踪和观察,蛤丝文化的兴起却属偶然。只是因为一、两位业余研究者对江氏“大人物、小故事”的不懈收集和解读,通过互联网悄悄的传播,因为中国微信新媒体的结社左右慢慢形成。甚至连“膜蛤”的蛤蟆,最初也是江任内全力打压的“邪教”组织法轮功长期建构的符号,却被蛤丝们取用,只是政治立场大不相同。而占据蛤丝文化核心的“蛤三篇”和身份认同,他们把江氏的著名语录改成日常生活的切口,十分私人化,也暂且不顾时局紧张或者更严肃的异议分子、更苦难的维权运动的正义诉求,而充满了以娱乐达成反讽的意味。

如果再考虑到蛤丝群体的构成,主要以北上广大都会的文化青年、IT创业家、以及海外青年知识分子等为主,他们恰好也是习近平最新统战政策的目标对象既所谓新社会人群,一群有着鲜明自由主义色彩的社会活跃分子,不能不说,膜蛤文化的形成非常符合已故美国哲学家理查德。罗蒂的名著《偶然、反讽和团结》一书所建构的现实图景。他们,蛤丝们,代表着中国一个新兴的文化群体,也是罗蒂所定义的:私人主义者、非理性主义者和感受主义者。他们亲历剧变中的中国社会,深刻感受着社会和政治转型带来的压力和乐趣,却无法效仿或者跟随那些伪装理性的“公知”群体,同时作为活跃的新媒体用户群也与各种正义运动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姿态,这后一点尤其受到貌似坚持“苦难正义”群体的抨击。

重要的,这一自发群体的偶然选择,似乎也继承了90年代王朔风格的反讽,就像王朔剧在最近两年中国青年群体中重新受到追捧,而在更广泛的文化自觉意义上产生了各种对当下政权与江时代两种威权主义统治对比的反讽话语,堪称真正的犬儒主义,颇类古希腊时代的第欧根尼,也代表着中国北上广政治中心城市里最有活力的一部分人群的情感的共情。他们有着几乎相同的美剧和王朔剧的趣味,也站在中国文化创造力的前沿,然后创造了一个只属于他们自己的膜蛤话语体系并且相互联结,不属于任何一个现实政治力量或者任何一种商业性、追星式的粉丝文化,最典型不过地实践着罗蒂意义上的自由、非暴力的情感自觉。

在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蛤丝群体和他们的膜蛤文化,几乎就是捷克1970年代“宇宙塑料人”乐队的集体版,颓废、犬儒,政治性和娱乐性参半,形成于2013年的新威权主义开始,或许将终结于未来的时代巨变前夜。然而,一个真正有中国特色的文化自觉和情感自觉的窗口已经打开,一种新的团结的可能,这或许是中国当下充满紧张、撕裂和暴力的城市和互联网文化当中最别致、有趣、乐观的一面吧。

白信为政治学博士、北京独立政治观察家。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8/20/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