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近来“遵旨”热烈讨论“八荣八耻”,其内容是否皆“真问题”,结果会如何,时下还不到预言或放言的时机。窃以为,“将计就计”,只要真正联系实际准以“言者无罪”地自由讨论,可能还是会有所裨益的。比如,眼下就可增加一条:建议各级官员们以“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为耻,以中国平民皆能正常治病、上大学为荣。

据新华社报道:“4月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证实:截至2006年2月底,GDP只有日本一半的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8537亿美元,首次超过日本,位列世界第一。”许多官人对此喜形于色,因为近年每次国家“政府工作报告”,总是以自豪的语调宣布:我国的外汇储备已达到多少多少,增长多少多少倍,给人一种“雍正执政13年使国库存银由几百万两增加到五千万两”的伟大成就感。殊不知,外汇储备并非等于国库存银,并非越多越好。中国近年外汇储备的高速增长,乃是一种“伪现代化”的严重病态。

我所谓“伪现代化”,是指一种打着“共同富裕”的旗号破坏共生生态的言行不一之虚伪。

一国之外汇储备,“是指一国货币当局所持有的、可以用于对外支付的国外可兑换货币”,即国际货币,可以在一定程度表示一国之财富实力,但若来源结构失调,则可能是带来严重通货膨胀的一种可怕隐患。因为外汇储备一般由两个来源构成:一为债务性资本(即外资存款在你这儿,随时可取走),一为债权性资本(由国际贸易顺差实得,这一部分才是自己的“真钱”)。今日中国外汇储备的来源则是:小部分来自国际贸易顺差,即“中国制造”产品应换回的外币,属于债权性质(债权性资本),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中国的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大部分来自“国际投资带”,尤其是自2002年“人民币升值论”兴起后,大量“热钱”以各种方式入境转化为外汇储备,属于债务性质(债务性资本),这一部分借债根本不能代表中国的经济实力。近年来,中国的债务性储备无论在总量还是增量上都要大于债权性储备,实际上中国真正可以自主使用的外汇储备(即债权性储备),只占总额的29.2%(以2002年至2005年4年间,中国共累计实现贸易顺差1899亿美元推算)。今日中国的外汇储备8537亿美元中的实际“真钱”,大约只有2500亿美元左右。

国家统计资料表明:1978年,中国外汇储备只有16亿美元,1983年达到89亿美元。但当时的中国工人、教师,基本上都有全额报销的公费医疗,农民也有“合作医疗”凑合。那时虽然没有实现“九年制义务教育”,但城乡平民大都能轻松应付孩子的教育经费。然而,当中国外汇储备猛增到2500亿美元左右时的2006年,中国工人农民却在遍地疾呼“看不起病!上不了学!”其中奥妙何在?

故乡(湖北省)的“天沔刁民”说:这是“守着干鱼吃寡饭”的结果,好比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河南信阳官员们守着装满粮食的国库,眼看着当地农民成千上万地饿死!——“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官人有粮不救民”的三年人祸!河南信阳官员们只所以要守着堆满粮食的国库,任凭当地农民一村一村地全部饿死,除了“一切唯上是从”的愚忠党纪须遵守,“党和国家利益第一,百姓个人生命次要”的昏庸法规威慑,还有一个重要的既得利益原因:再饿也不会饿死官员!我亲眼所见,“三年自然灾害”时,洪湖县的县长们皆吃“有鱼有肉的小灶”,午餐时还有鸡蛋糕吃!

史料证明,胡耀邦任总书记、赵紫阳任总理的几年里,一直认为国家外汇储备过多不是好事,一番调整后,“中国外汇储备遂在1986年下降至21亿美元,此后,也多年维持在一二百亿美元的水平。”但到得1994年,新一届党和国家领导人似乎突然认为国家外汇储备高是一种类乎“雍正新政”政绩显著的标志,于是多项“改革”力促中国外汇储备迅速增长。“至1997年底,中国外汇储备余额由1993年的211.99亿美元增长到1398.90亿美元,短短三年增加了5.6倍。”然而,正是在这些年中,中国平民的医疗费、教育费成倍猛增,“九年义务制教育”形同“虚拟社区”——而今一个广东小孩上公立学校一年级,一年的正规学费也要近三千元——这就是今日的所谓“九年义务制教育全部实现”!

可以说,今日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8537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一,不仅是牺牲中国自然环境保护,盲目“勇当世界工厂”的结果,更是牺牲10多亿中国平民正常看病上学等等社会主义福利保障,通过将政府应负担的社会福利转嫁百姓,挪出钱来狂热制造“政治形象工程”的恶果!

一个一再宣称要“以民为本”的政府,为什么要守着2500亿美元左右的可用外汇储备不用,眼睁睁看着10多亿中国平民不能正常看病、上学?固然国家外汇储备有预备促进国际收支平衡之专责,但它也更有“当国内宏观经济不平衡,出现总需求大于总供给时,可以动用外汇组织进口,从而调节总供给与总需求的关系,促进宏观经济的平衡”之重权。今日中国已出现平民正常看病上学的总需求远远大于现有供给能力,政府为何还不从2500亿美元左右的可用外汇储备中拿出一半或一部分来应急——如拿出一千亿美金,该可新建或补贴多少学校、医院?

自然,如此藏富于民,不若守着“中国的外汇储备世界第一”那么让官员有成就感,但可不要忘记,当年守着满仓粮食的国库,任凭几百万农民全家饿死的信阳官员及其高层支持者,最终是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不耻于人类的“伪现代化者”!

今日既然大讲“八荣八耻”,“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岂能空谈胡扯,不知“以‘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为耻”?

以史为鉴,方知荣耻。君不想资治通鉴?

(注:本文所引资料见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的外汇储备”专题,可网上查核。)

2006年4月7日于深圳“早叫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