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神州,而美国是美利坚,都是一个爱美的国度。

美在中国,往往令人想起皇帝和美人。因为美人的力量无坚不摧,甚至能够“倾城倾国”。但在美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象莱温斯基这样的美人不但不能“倾城倾国”,只是倾倒一个国家元首,却不能使国家为之“倾倒”,甚至还差一点将那个尴尬狼狈的元首赶下台。这就是民主与法治的制度优越之处。莱温斯基事件若发生在中国,后果绝对不敢想象。

美人在美国,不能“倾城倾国”,即使“倾”倒一个总统,还可以根据程序再递选一个。美人的“美”敌不过制度的“美”,文明的价值就在这里得到了充分体现。

当今,中、美两国合作,友好往来,不应仅仅开展科学技术上的合作,还应该开展政治制度和文明社会建立方面的合作。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美国是发达国家,中国也需要象美国一样“美利坚”起来。

台湾问题不过是中、美两国之间的插曲,绝对不会成为主要“障碍”。美国政府是关心美国国家利益的,中国也同样关心中国国家利益的。在这个各自的国家利益面前,两国是平等的。假如没有这个国家利益,恐怕中国还要继续“反美”,美国则是继续“反华”了。

彼此照顾着各自国家的国家利益,两国就可以平等地坐下来谈判了,不是以往所提的“东风压倒西风”,也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因为中国需要美国的支持,美国也需要中国的合作。

中国需要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合作,因为资本主义是有力量的。这一点,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早就指出:“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所以,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本来就是来自西方,而现在我们看到的现代化也是来自西方。都是西方文明,中国不能厚“马”薄“美”,厚古薄今。中国的现代化建设,通过历史检验之后就可以证明,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西方物质文明和西方精神文明。当这些来自西方的文明在中国扎根之后,哪些真正适合中国国情,哪些被证明已经不适合中国国情,我们都应该是有目共睹的,容易辨别的。

眼下,中国国家主席访美,与美国总统会谈,由于中、美互利的需要,包括政治制度、人权、市场经济等在内的很多话题,都有了平等交流的好机会。

作为中国人,我希望这样的会谈能够涉及文明社会所共同关心的基本价值观,如政治体制改革、公民社会建设等,以及美国政体有哪些先进之处,而中国政体又需要有哪些借鉴、引进、补充或吸收等。中国要向美国敞开一个窗口,希望美国也能伸出那属于和平发展的橄榄枝。因为中国需要象美国一样在全世界“美”起来,美国也需要与中国这个人口最多的国家结成伙伴,长期友好往来,进而将来共同“美”起来。

中国和美国共同美起来,以下几点是关键:

1、弃绝人治,全方位实施法治,实行司法独立。何谓人治,中国几千年的皇帝时代,几乎全部是人治。就连今天,我们都不能不承认我们国家的治理,人治的成分还比较大。胡适先生在《人权与约法》中说,“安徽大学的一个学长,因为在语言上顶撞了蒋(中正)主席,遂被拘禁了多少天。他的家人朋友只能到处奔走求情,决不能到任何法院去控告蒋主席。只能求情而不能控告,这是人治,不是法治。”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胡适可谓是反对专制、争取人权、鼓吹法治的伟大人物,而他的伟大头脑之背后,就是得益于来自“美利坚”的文明熏陶。什么时候,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和普通公民一样不得有任何超越法律的“法外特权”,中国的法治建设就得到了根本性改变。

2、开放党禁,人民集会、结社自由,实行宪政,走向共和。国家者,非一党一家之国家;国家者,是天下人之国家。天下人共管国家,就应准许各种党派在宪政所规定的范围内自由活动,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保障公民可以通过手中的选票来决定国家领导人的去留和更替。1949年前后,国民党做不到一党专政到永远,终于在1986年接近尾声。到了1989年,台湾就有14个“合法”政党向当局“内政部”报备核准,成为“合法”政党。这14个政党是:国民党、青年党、民社党、工党、民主党、联合党、民主正义党、中华共和党、新社会党、民众党、中和党、中国统一党、中国统一民主党和民主进步党。以上除迁台以前即已成立的国民党、青年党、民社党、中和党和新社会党外,其余九个政党都是台湾开放党禁后于1987年11月至1989年2月间先后成立。台湾最大的反对党、现陈水扁执政的“民主进步党”,早在开放党禁前的1986年就已经在台北宣布成立了,后迟至1989年4月29日才正式向当局“内政部”办理备案手续(1989年5月13日中国民革中央《团结报》)。国民党开放党禁,终结国民党一党专政的历史,使民主进步党有了执政的机会。这就是共和的力量,更是现代化社会不可阻挡的文明之美的力量。

3、言论自由,让民意之路畅通无阻。言论自由,开启民意政治,是一个国家政府稳定的基石。言论自由,可以使公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民意通过舆论反映出来,可以形成纠正政府错误的力量,使政府不得不对人民负责。阳光政权,没有什么不准人民讨论的,没有什么可以向民意封锁的。人民能够自由发表言论,反对或批评他们的政府,这是50多年前共产党《新华日报》就已经提出的世界文明政府的标准,现在的中国应该比那个时代更加进步。一个民意不能得以体现的政府,一定是一个专制而不能长治久安的政府。没有民意的参与和监督,任何政府都是一个腐败的不稳定的政府。民意监督政府的目的和后,果从来都不是也没有从根本上动摇、推翻一个民主国家的制度和社会稳定,而是相反,促其自我调节、改革,使之避免任何混乱和不稳定因素,使这个国家更加稳定和更好地健康发展。

4、建立国防军,保障国家的军队全力保卫国家,忠于国家。一个国家的军队,必须是人民的军队,国家的军队。这样的军队,惟一忠于的对象是国家,也就是国家的主人。国家的军队就是国防军,防御外敌。除防御外敌之外,不得干涉内政和国内事务,使国家的军队真正中立于各政党和各国家部门、利益集团之外,不得经商,不得用于处理非国防、非军事方面的任何事务。

5、爱国是公民的天职。任何公民,都是国家的主人,公民爱国自然是天职。但是爱国决不是爱这个国家的执政党,也不是爱这个国家的经由公民投票或不是经过选票而决定出来的领导人。领导人当然是国家的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但不能因为他是公仆就自然成为国家的主人,公民也不能依据普通公民的标准要求他,而是更加严格地要求公仆,使公仆的收入、财产、政见、承诺与责任得以一一公开在阳光下,使其不得有任何私心杂念,使其恪尽职守,当国家真正面临地雷阵、面临万丈深渊的时候,他敢于为国家为人民利益说到做到,牺牲自己,一往无前,义无反顾。这样的公仆,才能是真正的对国家和人民负责的公仆。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