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六四与韩国518,很相似,都是民主运动、当局开枪。韩国借1988年汉城奥运机会,迫独裁者下台,推进民主。我们也应利用2008北京奥运机遇,推进自由、民主。中共当局害怕海内外抵制北京奥运,提出建立“和谐社会”,真要和谐,必须停止政治迫害、信仰迫害,平反冤案,实行民主,才能顺理成章。

(一)韩国518光州学生民主运动

1980年5月18日韩国爆发学生运动,光州市30万学生上街,抗议镇压民主运动。结果遭到残酷镇压,史称“518”运动或“光州事件”,据韩国官方报导当时造成群众191人死亡,122人重伤,期间,逮捕了几千名运动参加者,700多名新闻工作者被迫退休,连续六年每年都有很多大学生因为政治诉求被学校开除。

(二)美国干预,金大中死刑改无期

民主运动的领袖人物金大中,被加以“内乱阴谋罪”和“光州事件的幕后操纵者”的罪名,判处死刑。

“美国政府对金大中被判处死刑做出了有效的反应,即将卸任的卡特总统把金大中事件向即将上任的里根总统作了交代,里根总统的国家安全助理立即告诉全斗焕,里根总统反对处死金大中。如果全斗焕政权想要取得美国政府的支持,就必须免除金大中的死刑,最后全斗焕与里根总统达成协议,以免除金大中死刑为条件,换取访问美国的机会,与里根总统举行首脑会晤。

1981年2月,金大中被宣布免除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宣布改判的第二天,全斗焕就飞赴美国与里根总统会晤。“(注1:《韩国四总统合传》何牧着P295)

以后“518运动”平反正名后,金大中1997年当选为韩国总统。

(三)1988汉城奥运成韩国民主契机

1988年举行汉城奥运会在这之前,韩国民众利用时机再次发动民主运动。

当时韩国政治斗争的焦点是民主派要求总统直接选举,迫使独裁者全斗焕下台,当局则坚决反对。1987年4月13日,全斗焕发表搁置改宪的特别谈话。

1987年6月百万民众走上汉城街头,表达政治诉求,要求修改宪法,实行总统直选,政府惧怕国外制裁抵制汉城奥运,也为了改变自己的政治形象,迫于国内外的压力和世界潮流,不敢贸然镇压。

(四)美国支持韩国民主化,全斗焕下台

当时美国“明确表示反对韩国当局采取军事行动。1987年6月27日,美国参议院以七十四对零票一致通过促进韩国民主化决议案,支持韩国人民的民主化运动,要求韩国当局举行自由公正的选举。1987年7月1日,美国众议院以四百二十一对零票一致通过促进韩国民主化民决议案。并且此时韩国如果朝野对抗,政局不稳,到手的奥运会主办权就可能丧失,这对韩国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这样全斗焕当局在对抗不利,镇压不能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全面妥协。于是全斗焕当局通过民主改革,给予政治反对派以合法的地位,韩国终于实现了从权威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注2:《领袖悲剧教训集》桑玉成主编P163)

韩国军人独裁总统全斗焕下台,韩国初步实现民主体制,这既是民众示威游行奋起抗争的结果,也是美国政府大力支持的结果。

(五)518运动最后平反正名

1988年,光州518事件被国会重提,1993年第一位非军人总统金泳三上台,承诺为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1997年签署518特殊法令,正式为518运动平反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镇压518事件的前总统全斗焕,被以内乱罪判处重刑。

韩国518运动敲响了军人独裁统治的丧钟,推进了韩国的民主化运动。

(六)学习韩国借奥运争民主、平反六四

中国的六四晚于韩国的518事件9年发生,回顾历史,纪念六四,不忘中国民主化。

韩国518与中国六四尽管背景有差别,但总体上有很多相似,都是民主运动,都是当局开枪镇压。韩国的民主派借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机会,迫使军人独裁者下台,推进了民主。我们也应该利用2008北京奥运的机会,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中共当局惧于海内外可能抵制北京奥运的压力,提出建立“和谐社会”,为此必须停止政治迫害、信仰迫害,平反冤案,实行民主,这才顺理成章。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詹小洪先生,利用2003——2004年到光州的朝鲜大学讲学的机会,对518光州事件进行了实地考察、座谈,写了文章,“韩国光州518事件25年祭”(《炎黄春秋》2005年第七期)该文值得一读,现摘录附后。

2006年5月24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韩国光州518事件25周年祭(作者詹小洪)

(一)“518”事件来龙去脉

1980年5月18日,韩国爆发了震惊世界的“光州事件”。……

1980年4月中旬,全国爆发了工人及学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5月初全斗焕政府公布了戒严令,宣布在汉城取消一切政治活动,禁止集会游行。但民众示威浪潮随之更扩大,要求撤销戒严令和全斗焕下台。5月15日,约10万名大学生在汉城集会,向军政府示威。5月6日光州也有3万名学生与市民示威。……

1980年5月18日凌晨,全斗焕调数万军队组成戒严军分六路包围了韩国全罗南道(相当于中国的省)首府光州市,……戒严军与学生发生了第一次冲突,军队打死学生数人、逮捕多人。激动的光州学生和市民奋起抗争,聚集于全罗南道道厅(相当于我们国家的省政府)前广场,拉开了“光州518抗争”序幕。……

5月20日晚,20万人在道厅集会、示威。市民组织了200多辆出租车、公共巴士突破戒严军封锁线到道厅助威。戒严军切断了光州与外界的联系,担心失控,21日凌晨向示威人群开火,造成54人死亡。21日,多达30万的老百姓来到道厅。……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众抗争本部”,进行长达一周的有组织有系统的对抗活动:

组织市民军,与戒严军武装对抗。

他们从警察局和军队那里抢夺了部份武器,与军队开展了街垒战,占领了道厅。市民军迫使戒严军一度撤回到郊外。整个抗争期间,还训练市民使用枪械。由于有武装冲突,所以后来也有历史学家称作“518暴动”或“518起义”。

成立市民收拾对策委员会。与政府当局谈判:让死者家属认领抗争者尸体、戒严军释放被捕的民众并撤出道厅及市中心、市民军交出武器。

组织救援、发动募捐、提供后勤保障。

为抗争人士提供食物及日常补给。医生、护士全力抢救受伤者,连娼妓都为伤者献血。

23、24、25日连续三天晚上数万市民在道厅广场召开“守护民主市民大会”,决心与军政府对抗到最后一刻。

突破军政府新闻封锁,向全国说明光州事件真相。

政府控制的光州各媒体不仅不客观报导事件的进展,还歪曲事实。市民纵火焚烧几家电台和报社,并自己编发了《民主市民会报》,向全国发布光州抗争消息,如实地揭露戒严军的暴行。……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教会在整个“518”运动中起了积极的作用。正是5月18日这一天,学生们在天主教会大楼前举行了首次静坐示威。整个抗争期间,天主教会设立了广播站,向全国揭露了戒严军滥杀无辜的暴行,颂扬了市民们的正义行动。光州事件被镇压后,持续报导“光州五月事件”。光州基督教医院、红十字会医院等教会医院组织了对受伤者最及时的救助。

据官方报导,光州事件造成了191人死亡,122名重伤,730名轻伤。直接经济损失为2200万美元。但间接损失无法统计,导致了韩国战争结束后,政府实施经济增长计划以来的第一个负增长年。

光州518事件平息后,全斗焕政府在全国疯狂地镇压民主运动,白色恐怖笼罩着韩国。5月28日逮捕了几千名参与民主运动的市民,并以“光州事件的幕后操纵者”的罪名判处金大中死刑。1980年——1983年,有700多名新闻工作者因要求新闻自由而被政府勒令退休。1980——1986 年,每年都有相当多的大学生因政治诉求被开除。

“518”运动的正名。

“518”运动被镇压后,摄于政府高压,韩国新闻媒体只得选择沉默。政府在提到这个事件时,只轻描淡写说是“光州事件”或“光州暴乱”。韩国争得1988年汉城奥运会举办权,大大推动了民主化进程,为“518”正名迎来了曙光。这时,反对党的改宪运动如火如荼,特别是1987年6月,百万人走上汉城街头要求改宪。军队已经无法再压制民主运动。韩国军政府在内外压力下,也为了改变世人对自己的政治形象,被近接受宪改方案,采用总统直接选举制,独裁统治在韩国终结。全斗焕下台后,紧接着,1988年,光州“518”事件很快就被国会重提。1993年第一位非军人总统,金泳三上台,承诺为518运动死难者建立国家公墓。1997年,他签署“518”运动特殊法令,正式为“518”运动正名,为死难者家属支付赔偿金。对镇压“518”事件的元凶两位前总统全斗焕、卢泰愚以内乱罪课以重刑。不过后来又对他们实行了赦免。

可以说,是光州“518”运动敲响了韩国军人独裁统治的丧钟,加速了民主政治的到来。

(二)“518”运动对韩国社会的深远影响

笔者于2003年至2004年来到光州这座韩国人引以自豪的“民主之城”的朝鲜大学讲学一年,在这期间,得以寻访“518”事件发生地,多次上“518”国家公墓凭吊死难烈士,与当年518运动的参加者、现在我的同事、朝鲜大学的教授们座谈“518”运动的意义。……

光州城有许多地方以“518”命名:如“518”民主广场(就是全罗南道道厅门前的广场)、“518”纪念公园,“518”自由公园,“518”陵园,“518”公墓等。“518”公墓是1997年落成的,那时才得以将分葬在几处的烈士遗体归葬一处。每年的“518”这天,韩国总统都要来这里发表讲演,缅怀长眠此地的烈士们对韩国政治民主化的贡献。

2004年5月18日下午,两个学生驾车陪我到达墓地,公墓坐落在光州的东南角,占地数百亩。最引人注目的是其主体建筑,位于墓地中央的是“518”民众抗争追思塔。下面数百座坟墓的碑文上写着死难者的姓名、生卒年月。大多数是1960年前后出生的大学生,死时仅20岁上下。公墓内还有一座“遗影奉安所”,供奉着“518”事件中死难者的遗像灵位。更使人震憾的是公墓内还有一个资料馆,周而复始不停地播放着“518真相”的录像片,长达一个多小时。几乎是原汁原味地再现了那段血淋淋、惨不忍睹的历史。可惜我一句也听不懂解说词。因为这些录像中不时有英语、日语的解说,显然是当时在现场的外国记者摄录下来的。那天的公墓现场,被数不清的花圈、挽联覆盖着。前来悼念的人络绎不绝。2004年5月18日上午卢武铉总统来发表了重要的讲演。笔者目睹了许多死难者亲属跪在坟头悲痛欲绝的惨景。听一个韩国朋友说,从市中心通往墓地的一条主路被称作“眼泪之路”,每年来此扫墓的市民没有不痛哭流泪的。

每年的“518”前一周,整个韩国都在纪念“518”运动:电视有专门报导,报纸有专栏。大学校园内满是五一八主题的各种报告会。光州市中心的道厅门前广场(现在叫“518”民主广场)连续几天有纪念“518”运动的大型晚会。整个锦南大街(正对道厅,是光州最繁华的大街)都布置成当年“518”的场景。马路的两边挂满了当年的照片;有随着坦克开进城的头戴钢盔的士兵、有士兵闯进当年学生运动中心全南大学搜捕学生会领袖的恐怖、有市民支援学生的场面,有市民军与戒严军对峙的场面。大街上扔满了被践踏的小幅美国星条旗,市民以示抗议在1980年“518”事件中,美国充当独裁军政府帮凶,镇压了这次学生民主运动。

当年“518”运动的参加者很多今天已经是韩国政坛的核心人物。近几年,韩国政坛有个“386世代”的说法。“3”指的是他们的岁数,这个群体大都三四十岁年龄,“8”指的是20世纪80年代,正是这个群体的人上大学时期韩国独裁统治转向民主政治的动荡年代。“6”指的是20世纪60年代,他们是这个时期出生的。“386”人士大多积极参加了当年的“518”运动。他们思想左倾、主张社会正义,代表社会进步的力量,而与亲美的保守势力针锋相对。卢武铉说“386一代人是改革的核心力量”。在2003年卢武铉上台时,总统的参谋班子(指青瓦台的秘书们)大多数是“386”世代人。而卢武铉总统、李海瓒总理及政府很多部长在“518”运动时期多是激进民主运动的律师、劳工运动专家、民主运动领袖人物。他们当年正是为被捕入狱的学生(后来的“386”世代人)辩护而名声大噪,或与“386”世代人有师生之情。他们上台后重用“386”人士也很正常。不过,金融危机后,韩国经济一直不太景气,保守派批评道,这与金大中、卢武铉两届左翼政府重用“386”世代人不无关系,他们只会玩政治,不会弄经济。攻击他们这些运动圈人士,只会搞革命,不会搞建设。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