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迷楼

叙事,在古汉语里亦称序事,最初指按照一定顺序安排事物。《周礼·乐师》:“……掌其序事,治其乐政。”唐贾公彦疏云:“‘掌其叙事’者,谓陈列乐器及作乐之次第,皆序之,使不错谬。”[1]这里的序事或叙事已包含了古老的结构意识。常常“缘事而发”的古乐府诗多以歌、行、曲、引、吟、谣来命题,如《孤儿行》、《西洲曲》、《白头吟》。其中,“述事本末,先后有序”谓之引,多指向时间的流转;而行是“步骤驰骋,疏而不滞”[2],侧重于人物在空间上的移转。无论引还是行,其叙述序列基本是线性的,按照时间的自然顺序推进的。这是中国古典叙事诗的一般特点。

中国古典叙事诗还有另一个显著特征:崇尚简约。这既是诗歌本身的要求,也与中国的叙事传统有关。这一传统最早是在史学领域形成的,在史家看来,简约最能体现叙事之美。唐刘知几《史通》卷六“叙事”:“夫国史之美者,以叙事为工,而叙事之工者,以简为主。简之时义大矣哉……文约而事丰,此述作之尤美者也。”[3]中国发达的史传文化的主流性,使得这一叙事风格深刻影响着包括叙事诗在内的其他叙述活动。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