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末,我来美国探亲半年,其间大多生活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女儿所居住的小区,除了在网上与国内的朋友保持联系,与旅美的谜友以及流亡的老友们或网络或电话不时联系外,我既不会开车,又不懂英语,很少出门,因此有了很充裕的时间,12月完成了《当代百家字谜精选》的选编,年初写了几篇与海外灯谜游子相关的回忆,应邀写了一篇《谜话天水》。4、5月间环美旅游时,触景生情写了几篇短小的谜话,虽然数量不多,但累积起来觉得很有纪念意义。其中部分谜话已在《谜也者》和台湾《谜萃》刊登。

来美后有时间浏览了游子吟谜社在美国编发的《谜径通幽》社刊,从1994年创刊,至今恰好20周年,我曾建议几位在美的灯谜游子编一期纪念刊,可惜因种种原因,他们大多淡出了谜坛,愿望很难实现。我却由此产生了搜集、整理、编辑海外华人灯谜作品的构想,此举得到了海外谜友的大力支持,便立即付诸实施,我借助身在海外联系的便捷,除美国外,更广泛联系了其它国家谜友,征集海外谜友灯谜作品,同时邀请部分国内谜友参与撰写谜评,开始编辑《当代海外华人灯谜欣赏》。考虑到当代海外谜友在美国的数量最多,联系最方便,为配合本书的编纂,就与海外中文门户网站“文学城”闲趣谜语论坛合作,发起举办了首届“谜也者”杯旅美华人灯谜创作赛。目前,《当代海外华人灯谜欣赏》已经脱稿,该书共收入美加英法德新马泰菲日及新西兰等11个国家50余人谜作欣赏,另汇编了其它50余位作者的谜作,合计逾百人,赏析近200篇,已交出版社编审,预计到年底可问世。

旅美华人谜作是《当代海外华人灯谜欣赏》主要部分,出单行本会很有意义,也不枉我旅美半年。遂欲将其中美国部分抽印,名之为《旅美华人灯谜欣赏》,与我所写的谜话合编为《旅美谜话》。一位30多年前的老友旅居纽约,目前从事文化事业,在纽约时,他带我去了法拉盛几家中文书店看谜书。听了我的想法很赞赏,表示愿意为我联系美国的中文出版社,将本书在美国出版。6月初回国,我赶着将《谜也者》编印发行后,便全力以赴,完成了《旅美谜话》书稿。

本书是以繁体字编排的。谜话中的《谜意写在脸上》在台湾谜刊《谜萃》刊登时,就已发觉繁简字体转换后的变化,甚至会影响到谜作的扣合。该文中硅谷和旧金山转为繁体,按台湾的译名为硅谷和旧金山,“街心碰头欲前来(美国地名)硅谷”如,转换为“硅谷”便不成立了。记得台湾谜友徐添河先生曾多次对大陆的简体字不以为然。我是从小就学的简体字,习惯了本没觉得什么。在校对本书书稿时,才发现繁简字体对灯谜交流的负面影响竟如此之大,才体会到许多台湾谜友为何对大陆的一些谜作难以理解了。本书中谜作的“注”,排成繁体,怎么也觉得“注释”的“注”比“注水”的“注”看得顺眼,看得舒服。

本书的灯谜作者大多是留学来美的,与我一样都是使用简体字作谜的。如今一下全部转换为繁体字,谜作是否扣合还须一条条核对。字谜是核对的重点,例如:“半部旧约有看头(字)的/刘迟冰”,转成繁体“旧”无法成谜,其它一些以拆字手法作的词语谜,同样存在问题,例如:“守身如玉终难掩心中苦(电子商务名词)支付宝/徐福东”,全部转为繁体会令人莫名其妙。即使会意谜作,也难免会有阻碍扣合的,例如:“音和韵洽,共享良辰(成语)叶公好龙/翁宏元”,只有“叶”才能扣合“音和韵洽”,转成“叶公好龙”则行不通。不得已,本书繁简字并用,需要简体才能扣合的,仍保留简体,不影响扣合的,排为繁体。

本书或许是第一部由美国出版的中文谜书,第一部由大陆人编辑的当代繁体字谜书,舛误在所难免,恳望海内外谜友指正。

感谢旅美谜友对编辑本书的支持!感谢Dakeshen兄为本书的出版作出的大量工作!

2014年7月24日 于一一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