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文:患癌女教师被开除再次折射中共体制的“冷血性”

Share on Google+

%e5%88%98%e4%bc%b6%e5%88%a9“据央视新闻9月26日报道,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董事会日前决定,同意陈玲辞去院长职务。今年8月,该院原教师刘伶利因癌症及并发症离世,生前在治疗期间被学校以长期旷工为由开除,原院长陈玲签字同意该决定。”

似乎是尘埃落定,但从2015年1月19日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开除了32岁患癌症女教师刘伶利、 2015年5月、10月法院经过一审、二审之后判决博文学院开除刘伶利的决定无效、2016年 8月14日刘伶利因为癌症并发心脏病去世、8月23日被党喉舌央视称为“冷漠如刀”的博文学院的党领导集体来到了刘伶利的家中,向她的父母道歉并给予相应的赔偿的系列事件,中国有不少民众愤怒责问道:“难道这就是依法治国、以德治国,有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吗?难道这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建立和谐社会等多年的成果吗?!”

的确,在当今习核心的极权意志统治越来越膨胀的社会里,草根阶层的刘伶利之死是一个多么可悲的残酷缩影啊!她身患卵巢癌,不仅得不到来自该学校的半分关爱,还被该学校以连续旷工为由开除。她的老母亲曾找学校人事处长哭诉,哀求学校给孩子买医疗保险,但人事处处长是如此回复的,“不要给我哭,我见这样的事情挺多的”并予以拒绝, 这种种的恶行能不让中国的民怨沸腾吗?!

当央视也不得不对此事件给出一句“冷漠如刀”的评论时,我要问:

——这把“刀”宰杀的是什么?

——冷漠,更确切地说“冷酷的心”是怎样熬成的?

一.这把“刀”宰杀的是什么?

中国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诗人屈原,在其作品《离骚》中,有这样的诗句: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这句诗的意思是说:我长叹一声啊,止不住那眼泪流了下来,我是在哀叹那人民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

而上下千年的中国,“她”的历史的时空岂不是一直在震荡着屈原的哀叹吗?

当2016年8月14日,刘伶利在冷漠和绝望中去世后,她的骨灰按着习俗也不能保存。当日,就在兰州市青白石乡的吊桥上,被悲痛欲绝的父母撒入了桥下的黄河,黄河的水在刹那间就变成了父母的泪水,无力怒吼;只有默默流向不知名的远方。

黄河为什么无力怒吼、只能承接眼泪呢?因为与其说32岁刘伶利是死于癌症并发心脏病,还不如说她是被“冷酷之刀”所杀害的,这把刀宰杀了一名普通中国公民的基本民生权利;这把刀宰杀了中国大众阶层的人格尊严和生命的价值!

难道不是吗?

1984年出生的刘伶利一直是家人的骄傲。2012年,她以兰州交通大学外语专业硕士生的身份,来到兰州交大博文学院工作,成了一名大学教师。她一直是阳光女孩,想凭借自己的劳动和奉献来孝顺父母、回馈社会;与世无争地活着。然而,在博文学院辛勤工作了3年,即2014年6月她却不幸患上了卵巢癌。

但她在遭遇人生劫难时,她的基本权益保障却被她的学校完全切除了。

从2014年7月刘伶利接受治疗起,学校就再也没有给她发过工资。刘伶利,这位大学老师被开除后其医保也断了,她就像一件毫无使用价值、完全损坏的工具一样被抛弃了。

她与家人去和学校据理力争,但等待她们的就是一张冰冷的开除决定、一句冷血的表态,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如同无形的利刃之刀,刺杀着她脆弱的心脏;无疑也在催生着她体内的癌细胞的扩散!为了减轻家中的经济压力(为了给她治病,这个普通下岗工的家庭各样费用用了50万,她的爸爸也是癌症患者),她放下了一个大学老师的尊严,坐在轮椅上摆地摊卖衣服,然而这也要遭到城管们恶语相逼、冷血动物要吃人般地追逐!

最终,在盛夏酷热的8月,刘伶利在世间的冷漠、冰冷、无情之中,32岁的她带着痛苦,带着耻辱,带着怨恨离开了人世。她是死于癌症,更是被“斩于冷酷的刀下”,这把刀高高的举起、重重地砍下,杀掉了一名普通中国知识分子所有的生命存在的权利!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二.冷酷的心是怎样熬成的?

“法盲、缺德、冷血、人渣、利欲熏心、一只披着羊皮的母狼!”诸如此类的网民唾骂的口水把顶着“中国最具社会责任教育家”、“感动中国十大民办教育人物”、 甘肃省立法研究会会员光环的陈玲淹没了,因为她就是博文学院的院长,在开除患癌女教师刘伶利的文件上正式签字的校领导负责人。

对于一个毫无同情心、无视教师合法利益的“中国最具社会责任教育家”,社会不断在向她发出一片谴责之声!

而她自己对开除癌症老师一事,回应就是:不知道 不知情

请看她的原话:“我们学校一直不知道刘老师得癌症这件事,我本人也是18号看到新闻报道才知道,非常震惊……”“起初我对整件事也是不知情的,……”对此,现场有记者问:“一审判决下来时也不知道吗?”

(注:2015年5月刘伶利就自己被学校开除一事向榆中县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2015年10月20日榆中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双方恢复劳动关系。但在长达近一年的时间,直到刘老师学去世,学校一直未履行判决! 并且学校不服一审判决,还上诉至兰州中院,但二审仍然认定劳动关系解除无效。)

尽管如此, 陈玲表示还是不知情。在这里我们请问“中国关心成长卓越贡献人物”的陈院长,你到底关心了谁?你对学校的教职员工‘卓越贡献’难道就是把一个个生病的老师开除吗?(注:患病后被博文学院开除的教职工并非只有刘伶利一人)然后再推卸责任吗?据一位曾在博文学院人事处工作过的人士坦言说,事实上学校的人事和财权都归院长陈玲一个人掌控,“如果陈院长不发话他们不可能被开除”。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陈玲,无论你头顶多少全中国甚至国务院机构的光环、又巧言善辩地为自己开脱,不断地换“马甲”,但这一切都无法掩盖住你那颗冷漠、冷酷的心!

当舆论媒体在一件件揭穿陈玲的荣誉称号大量存在注水、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学历涉嫌造假、陈玲涉足教育前是房企老总,她是如何从商人到院长的,应该查个究竟的时候,我却在想一个问题: 从2008年就当上博文学院院长的“商人教育家”,那颗冷酷无情的心是如何熬成的?

陈玲曾向记者说:“签署解除和刘伶利劳动关系的文件上,确实是我的名字,……但做这个决定我们是开会讨论过的,处长正职以上的干部就有二三十个,是集体的决定。”

好一个中共集体决定的体系,这就说明了癌症女教师刘伶利被一无所有地开除,绝非是一个院长冷酷、冷漠导致的;而是学院组织领导成员的共识!那就意味着学校领导们共同觉得为了不影响全局的经济创收利润,必须把癌症女教师刘伶利像甩包袱那样处理掉。

众所周知陈至立自1998年任教育部长后,执行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指示,实行〝高校扩招〞和〝教育产业化〞的祸国殃民的政策后,整个中国的教育事业变成了产业化,导致了高校成了变相的“企业”。管理人员、校长都把自己的职业生意化、企业化了。而追逐利润是企业的天性,在陈玲这位“商人大学校长”的眼中,毫不留情地解雇生病的员工比起人文关怀则更能降低自己的人力成本,使企业化的学校不受经济牵累。

因此,尽管刘母的眼泪在人事处长面前快流干了,求学校给予女儿医疗保险,但人事处长说那么一句:“你不要在我面前哭”有错吗?因为她是为了维护党领导们的集体决定。

所以,若要问博文学院的陈玲院长、江处长那冷漠、冷酷的心是怎样熬成的?答案就是:她们长期依附于中共的体系之内,这几十年中,在“党妈妈”那一切向钱看的“狼性冷血思维”的鞭策下,她们渐渐扼杀了自己的人性,所要维护的只有“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经济利润,哪有保障劳动者权益的观念?

如今,博文学院为了洗掉自己的恶劣名声,给了刘家50万元的赔偿,在陈玲带领下,一班领导集体在刘老师的父母面前又是流泪又是道歉…… 可有一位记者对此写了一句:“这一切就能让陈玲实现自我救赎吗?”

而我更想说的是:“兰州博文学院以陈玲为首的领导集体对年青的重病老师做出如此冷血失德的事,事实上只是中共冷血体制下侵害人民的基本权利的一个小小缩影。”中共为了维护一党之私,所制造的一件件冷血无德的罪恶还少吗?

从他们所折腾出来的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之至“计划生育”,哪件不是中华大地上千古未有的冷血惨剧?

特别是中共执行了三十多年一胎化的计生生育政策,令多少的农村妇女同胞们的身心健康与做人尊严都饱受了非人的摧残; 近两亿多胎儿无辜冤死……

这一切难道又不该道歉赔偿吗?可是他们敢面对人民吗?又拿什么去实现“自我救赎”呢?

当央视把博文学院的陈玲之流说成是“冷漠如刀”时,难得说了一点正面的话。但是,事实的真相永远在路上!因为他们不敢说在中共的体制内对中国百姓“冷漠如刀”,正是中共的一贯的、根深蒂固的传统。陈玲只不过是在中共冷酷体制中培养出来的千千万万名所谓“最具社会责任教育家”中的一员。我相信在当下的中国类似开除癌症女教师、侵犯人民基本生存权益的事件依然在继续上演着,因为在党的“集体领导、一票否决”的独裁统治下,普通的中国大众百姓只配牛马地位,一但不臣服与他们的权势,猖獗的党性就可以令其或像刘晓波、胡石根那般投进大牢之中,使其失去自由;重则就让其死无葬身之地!

2016年8月14日,一位年青的大学教师刘伶俐已经沉默在黄河那涛涛水花之中了,她的确是太微不足道了、太没有分量了;那代表她曾经生存于世32年的骨灰,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不久这个名字也就将渐渐被人们忘记……

可是我们不能忘记,只要冷血的中共统治不结束,屈原的悲歌“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就一直会在中国大地上哀鸣;对此,我们一定要大声呐喊说:“中共统治必须结束,中国人的民主、民生、民权必须得到保障”!

阅读次数:1,2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